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扣车小王子”传奇
——记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黄文民

 稿内图.jpg

稿内图1.jpg

黄文民(右一)在执行直播活动中向观众介绍法拍车的情况。

11.jpg

黄文民(右二)和同事们对陷入路沟的路虎车进行扣押。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自2012年考入法院起,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黄文民主要从事执行工作,至今已有10个年头。从揪出躲藏在衣柜中的“老赖”,到雷霆拘传多次失信的被执行人,再到跨越几百公里追踪截停涉案的被执行车辆……在办理一个个执行案件的过程中,黄文民逐渐从一名初出茅庐的“执行新手”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行家里手。

  因办理执行案件时扣押涉案车辆数量多、速度快、拍卖成交率高,黄文民被称赞为“扣车小王子”,越来越多地被人们熟知。“这个称呼很早以前就有了,一开始就是法院的同事调侃我,没想到后面竟然越传越广。”黄文民腼腆地笑了。

  当被记者问及如何看待大家称呼他为“扣车小王子”时,黄文民郑重其事地给出了回答:“我是一名执行法官,这么称呼我,表明了大家对法院执行工作的高度认可。我不抗拒大家叫我‘扣车小王子’,因为我希望社会公众能够从中看到执行法官的平凡与不平凡,给予法院执行工作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迂回追踪20多个小时他惊险截停“路虎”车

  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为有效破解被执行车辆扣押难题,江南区法院加大与交警部门联动查控力度,建立起“‘天眼’布控+地面拦截”的新模式。执行法官们以决战决胜的精神状态,掀起一场场声势浩大的执行专项行动。

  清晨出击、风雨兼程,黄文民参与了一场又一场的集中执行行动,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田间地头,让“老赖”无处遁形。“执行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决不能让法院判决成为‘空头支票’。”黄文民坚定地说。

  为解决车辆查封难题,黄文民多次到车辆管理部门协商解决系统对接及软件兼容问题,全力推动“警E通”车辆协查系统上线运行,助推江南区法院成为广西法院首家通过网络即可对涉案车辆进行查询、查封、解封、过户等操作的法院。

  2019年10月10日10时许,随着一辆在车辆协查系统登记在案的“路虎”车被截停,一场历经20多个小时、跨越300多公里的执行追踪终于落下帷幕。“这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扣车经历。”说起当时的情景,黄文民仍心有余悸。

  原来,路虎车被截停的前一天上午,江南区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接到线索,一辆用于抵押贷款的被执行车辆出现在河池市金城江区惠文路某生活小区。经分析研判,黄文民等执行干警立即赶赴现场开展扣押行动。

  当天下午,黄文民一行3人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了该小区地下停车场,然而此时车辆已经离开。经过多方摸排,终于在某工厂内找到了该车辆。

  “驾驶员韦某了解到我们的来意后,假意将车辆靠边,却突然提速,不管不顾地往外逃窜。”黄文民说,当时本想以警车堵住去路,没想到韦某仍毫不犹豫对着警车冲过来,避让之下路虎车得以脱逃。扣车行动遭阻,黄文民决定先继续追踪车辆行车轨迹,等韦某停车后再采取行动。

  第二天早上,发现韦某驾车行驶至都安瑶族自治县高岭镇的一个村庄,执行干警当即启程。“狡猾的韦某以为将车牌拆除后就能安然无事,不仅大摇大摆地将车辆开出村庄,在路口遇上执法车辆时更是加速逃离。”说起韦某恶意对抗法院执行的行为,黄文民感到很愤慨。

  正当韦某即将逃脱之时,其行车前方的公路上出现了一块大石头,他在避让时车辆意外陷入路沟,遂弃车逃离。见状,黄文民决定暂停对韦某的追踪,先将涉案车辆扣押。一次与被执行人斗智斗勇的追踪告一段落。

  执行干警的这份勇敢、执着,让申请执行人深受感动。“无论是从路程上,还是寻找标的物方面,这个案件的执行都非常困难,能收获圆满的结局,全靠执行法官不畏艰险地付出,非常感谢他们。”申请执行人某银行汽车金融事业部南宁分部法务室的负责人黄某说。

  事出之前人抱胆,事出之后胆抱人。回忆起执行过程中的危急情况,黄文民这才觉得惊险万分。因为被执行人被追到穷途末路时,极有可能做出伤害执行人员的行为或是遇到意外。

  “当时我们既害怕韦某在逃跑过程中受伤,也害怕伤及无辜。但如果因为害怕就退缩,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就没法实现了。”他说,每一次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都很不容易,一旦发现就要坚定必胜的信念,对线索穷追不舍,还要讲究执行的智慧和技巧,不能单靠勇气蛮干。

  与一张旧报纸“犟”到底他从衣柜中揪出“老赖”

  一张褶皱、泛黄的报纸为何能成为执行的重要线索?

  一个东躲西藏、行踪不定、逃避执行10余年的“老赖”因何躲在衣柜中?

  一名不幸遭遇车祸的当事人如何能在案件中止执行多年后顺利拿到20万元赔偿款?

  事情要从热心市民提供的一条线索说起。

  “法官,我要向你们提供12年前一起交通事故纠纷案的被执行人行踪线索,我知道这个人住在哪里……”2015年10月15日上午,由黄文民办理的一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赵某在江南区法院履行完判决义务后,拿出一张旧报纸,指着上面一篇题为《帮3岁男孩讨回22万赔偿款》的文章说。

  黄文民接过报纸一看,发现该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2003年10月1日,在南宁市南梧公路鸡村四砖厂大门外,3岁男孩隆锋(化名)被一辆大货车的后轮碾压,导致左小腿严重创伤,虽经住院治疗35天后,仍然进行了截肢手术……

  “从报道上看,法院判决肇事司机甘某向隆锋支付赔偿款。但赵某说,事发后甘某东躲西藏逃避执行,赔偿款一直没有赔付到位,他愿意提供线索寻找甘某。”黄文民回忆道。由于案件并非由江南区法院办理,且报道中的隆锋是化名,亦未写明案件到底由哪家法院审理,线索核实遇到了困难。

  事关当事人的切身利益,黄文民决定与这张旧报纸“犟”到底。他从事故发生的地点分析,推测当时受理案件的法院应该是南宁市某城区法院,当即向该法院提供了这一线索。黄文民还写了一篇《隆锋,你在哪里?——12年前撞你的人找到了!》的稿件,利用新闻媒体和社会公众的力量全城寻人。

  “黄文民是团队里的‘小诸葛’,办案能力强,工作有魄力,无论多复杂的案件到了他手里,他总能想到解决的好办法。”江南区法院副院长苏灵艳说,她在黄文民身上既看到了执行法官依法打击“老赖”的铮铮铁骨,更感受到了执行法官全心全意维护群众利益的丝丝柔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10月19日上午,黄文民顺利找到了隆锋的家人。案件由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江南区法院立案执行,由黄文民负责。该起中止多年的执行案件得以重启。

  根据赵某提供的线索,黄文民找到了甘某的居住地。“他住在前妻家里,其实就是他们离婚前的住宅,是一栋8层楼房,除了自住外,还租给别人开旅馆。经过蹲守,我们认为甘某确在楼里,果断采取了执行措施。”黄文民说。

  听说法院找甘某,甘某的前妻一口咬定他不在家,黄文民发现了蹊跷——有一间屋子的门紧锁。但甘某的前妻以没有钥匙为由不肯打开房门,经再三劝说无果,法官依法强制破门而入。进到房间后,发现四下无人,可刚一打开衣柜,就发现甘某蜷缩着躲在里面。

  “知道为什么找你吗?”黄文民语气严厉地问。

  “知道!”甘某耷拉着脑袋小声回答。躲了12年,甘某自以为每天早出晚归就没人发现,没想到法官还是找上门来了。鉴于甘某明明有能力还钱,却拒不履行生效判决义务,法院依法对其作出司法拘留决定。

  2015年10月30日,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由甘某的儿子作为执行担保人,在支付第一笔赔偿款5万元后,一年内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付完其余赔偿款。

  “陆女士,甘某拿着最后一笔赔偿款来法院了,请你尽快来领款!”2016年10月18日上午,陆某听到赔偿款全部执行到位的消息,兴奋地前往江南区法院。

  接过10万元现金,陆某欣喜万分,激动地对黄文民说:“终于拿到全部赔偿款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谢谢执行法官,谢谢你们!”

  “隆锋事件”终于圆满落下帷幕,看着陆某渐远的背影,黄文民松了一口气。作为整个事件的发起者、参与者以及促成案件和谐解决的执行法官,黄文民感慨良多:“任何有利于兑现胜诉权益的线索都不能轻易放过,不能让申请执行人对法院的判决失望。”

  “黄文民同志做事果断、不怕吃苦、勇挑重担,敢于和‘老赖’硬碰硬,由他带领的执行团队办理的难案多、处置的财产多、执行的效率高,是我们江南区法院执行法官‘执行得了’的榜样。”江南区法院副院长石国付对黄文民的工作能力给予很高的评价。

  自2019年以来,黄文民带领的执行团队共办理执行案件2722件,结案2630件,结案率达96.66%,执行到位金额10.75亿余元。2022年7月,黄文民被评为广西法院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成果先进个人。

  带领网友“云看样”他是执行攻坚的“多面手”

  为破解疫情防控期间拍卖标的物看样难导致拍卖财产成交率低、处置难等问题,江南区法院积极打造网络司法拍卖执行新模式,畅通“线上+线下”双渠道,发挥网络司法拍卖的优势,提升执行案件的财产处置效率,推动执行工作高质量发展。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执行法官黄文民,很高兴再次在直播间与大家见面。今天我将带领大家走进执行现场‘云看样’,并介绍参与机动车网络司法拍卖的流程,解答竞拍注意事项……”2022年5月10日下午,在江南区法院“机动车拍卖专场”网络直播看样活动中,黄文民通过镜头细致地介绍展示被依法查封、扣押的汽车,娴熟地解答网友疑问,让广大网友足不出户就能了解想要竞拍的车辆信息。

  2020年以来,江南区法院先后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网络司法拍卖和执行普法直播活动,通过“云看样”的方式打破时空限制,有效解决了拍卖标的物看样难问题。“部分执行案件财产处置周期长、评估费用高,通过网络司法拍卖,能够加快财产变现,为处置长期不能变现的可供执行财产提供新路径。”黄文民说。

  更重要的是,网络司法拍卖保证了拍品展示公告、报名竞买、竞价过程以及拍卖结果的高效、公开、透明,得到广大竞拍人的好评。2020年至今,黄文民带领的执行团队通过网络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成交标的物615件,成交金额5.3亿元,标的物成交率达97.5%,平均溢价率32%。

  网络司法拍卖还为破解特殊财产的执行难提供了很好的途径,促使执行程序以最快速度向前推进。2020年9月7日,随着一涉黑团伙首要分子的一块巴西花梨红木板以10.4万元价格被拍下,江南区法院“黑财清底”红木家具专场拍卖圆满结束。从挂网拍卖到最后成交仅历时半个月。

  “通过网络司法拍卖高效处置涉黑涉恶案件财产,有利于快速实现对涉黑涉恶财产的‘清底’,彻底斩断黑恶势力利益链条,摧毁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为最大限度实现“黑财清底”,黄文民主动加班加点,和执行团队迅速完成涉黑涉恶案件财产的清点工作,并依法挂网公告拍卖。

  作为执行普法的“播音员”,黄文民在不断加大执行力度的同时,不忘通过直播扣车、直播看样等直播活动,对如何报名竞买、竞拍成功后的步骤、竞拍注意事项等内容进行详细介绍,并对观看直播的网友提出的法律问题进行解答。

  “黄文民对执行工作满怀热忱,他敢说敢干,办案时雷厉风行,在直播普法中又让人感觉很亲切,吸引了很多网友的关注。”作为曾经共同开展执行直播活动的搭档,江南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谭倩漪说,黄文民总能以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对专业的法律问题进行解答,提升了网络司法拍卖的公众知晓度,扩大了司法拍卖的受众面。

  不断加强业务学习全力兑现胜诉权益

  盛夏八月,时暑赫晞,青翠繁茂的行道树掩映出一片片荫凉。2022年8月12日,经过一上午辗转奔波,黄文民带领执行团队顺利完成了2处涉案房产的查封勘查工作。警车穿过婆娑斑斓的光影,穿过热闹喧嚣的街道,平稳有序地返程。

  “当事人记错时间,以为是今天组织调解,现在已经到法院了,该如何是好?”

  “早上的工作已经办好了。我们现在就赶回去调解,不能让当事人白跑这一趟。”

  返程途中,临时收到一起承揽合同纠纷案件的当事人已经在法院等待的消息,黄文民当即决定将调解提前。最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被执行人表示愿意积极履行法院生效判决,将以分期履行的方式支付执行案款。

  在“六稳”“六保”及“邕城风暴”等专项执行活动中,黄文民采取“苦干+巧干”“线上+线下”的执行方式,不仅为劳动者追索到了薪酬,维护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为辖区汽车金融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执行回款数千万元。

  2020年6月,南宁市某木材加工企业拖欠数十名员工劳动报酬数月,案件经过劳动仲裁后,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接到案件后,黄文民立即对该企业进行了走访调查,并传唤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向其释明法律规定,促成该公司主动到法院缴纳216万元执行款,员工们被拖欠数月的薪酬得以追回。

  “执行工作琐碎又繁杂,要不先等雨停吧,要不先等配好钥匙吧,要不然改日再去吧……虽然总有千万理由阻碍执行工作开展,但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这一条,让我信心满满、不敢懈怠地坚持到底,全力做好执行工作。”黄文民说。

  在工作中,黄文民不断加强业务知识的学习,切实提高自身综合素质。2016年底,黄文民被抽调至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参与办理了一系列重大疑难案件,参与办理的“印象·刘三姐”破产重整案,入选为2018年度“全国法院破产十大典型案例”;他还参与办理了某房地产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创新运用网络司法拍卖处置财产的方式拍卖股权。

  为克服财产变现过程中被执行人、案外人恶意提出执行异议导致拍卖工作阻滞的问题,黄文民积极探索“继续执行责任保险”制度,助推江南区法院与保险公司签订合作协议,让生效法律文书在执行异议期间得以继续执行。

  为解决扣押车辆停放及拍卖的难题,黄文民积极推广法拍车“线上+线下”一体化平台的运作模式,让涉案车辆扣得住、管得好,让竞买人对想要竞拍的车辆看得见、摸得着,让法拍车成交后过得户、用得了。据统计,该模式自2020年12月运行以来,黄文民及其执行团队共查扣、拍卖车辆192辆,车辆经拍卖后执行到位金额超2250万元。

  黄文民认为,每一名执行法官在其职业生涯中都要办理成千上万执行案件,但每一起执行案件对当事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事关切身利益的,做好执行工作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承诺。

  《小王子》一书中写到,“如果有人钟爱着一朵独一无二的、盛开在浩瀚星海里的花。那么,当他抬头仰望繁星时,便会心满意足。”在黄文民心中,每一个当事人都是他钟爱的、全心全意守护的“玫瑰”。

  “全力以赴满足群众对胜诉权益兑现的期待,始终与人民在一起,就是我前进的方向。执行工作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这最后一公里是坚决不能后退的!”黄文民坚定地说。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