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忘我的奋斗精神和无私的为民情怀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陈鸣

  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以来,一批有理想有活力有拼劲有闯劲的年轻法院干警被调整充实到厦门法院的执行队伍,陈鸣就是其中的一员。5年多来,陈鸣始终坚持崇高的法治信念、忘我的奋斗精神和无私的为民情怀,为厦门市执行工作作出自己的贡献。

1-大图.jpg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陈鸣

  专主业重规范,倾力构建规范执行工作机制

  2016年以来,陈鸣先后从事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机构的裁决、综合、实施、保全甚至立案等各个岗位,迅速成长为厦门法院执行工作的全能型业务骨干。在这过程中,他积极推动建章立制,提升执行规范化水平。

  在担任执行裁决法官期间,他起草了《执行程序中租赁合同审查实施办法》《不动产强制腾退实施意见》,着力破解虚假租约干扰执行,不动产腾退难等执行工作难题,于2017年实现了厦门法院不动产拍卖由“现状拍卖”到“净房拍卖”的历史转变。

  在担任实施法官期间,他起草了《终结本次执行要素式文书样式》,加强终本裁定文书对执行实施过程的表述和说明,强化执行措施和执行标的的公开,加强无财产可供执行终本案件的规范化。

  在担任保全法官期间,他起草了《财产保全案件办案指引》80条,从立案、裁定、实施、告知、救济等全流程各环节明确厦门法院财产保全案件的办理规范。陈鸣承办的案件连续三年被评为全市法院优秀案例或典型案例。

  为民生善作为,着力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

  陈鸣永葆入院时公正司法、司法为民的初心使命,尽可能在每一个执行案件中察民情、解民忧。

  陈鸣通过走访社区得知,在一个陈年旧案中,被执行人名下一个私立幼儿园不动产因涉及公益事业规划用地,在拍卖时遇到处置障碍,幼儿园长期空置未开办,当地适龄儿童无法就近入学。为此,他主动协调国土、教育、规划等部门,明确在保证原规划不变的情形下,该不动产可以作为被执行人的责任财产进行处置,彻底解决政策性障碍,促进幼儿园不动产顺利拍卖成交,成为福建省首个成功拍卖教育机构用地的案例,不仅为17个案件债权人分得3000多万元的执行款,还解决当地儿童入学问题。

  在负责财产保全中心期间,陈鸣始终关注在疫情和经济下行情势下对被保全企业生产经营的保障,确立了四个“尽量不”的保全原则,即尽量不冻结企业基本账户,尽量不死封正在经营中的机器设备,尽量不干扰企业生产经营秩序,尽量不保全信用良好且清偿能力充足的企业,同时灵活采取“预保全告知”“解冻后资金归集”“控制下的抵押期限续展”等善意文明执行措施,合理平衡当事人双方利益,得到当事人的好评。

2-大图.jpg

高站位大格局,积极推进执行联动与营商环境建设

  办案的同时陈鸣还主动承担执行局综合性事务工作,5年来先后起草市委、市委依法治市委员会、市执行联动机制工作领导小组文件11份,着力构建解决执行难的工作大格局。在市发改委支持下于2017年推进建设了全省首个市一级的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在市委政法委支持下于2018年开发建设了厦门市公职人员综治惩戒平台;在市国资委和公交、轨道、BRT公司支持下,从2018年起持续打造立体式的执行公益宣传矩阵,对失信被执行人形成强大威慑力;在2021年与厦门市诚信促进会共同打造全国首个失信惩戒公益协作平台。

  为解决执行局案多人少问题,陈鸣主动思考执行辅助事务社会化工作机制的建设,构建“执行+公证”“保全+仲裁”“评拍+司辅”的多元化、全流程、竞争性的执行事务社会化模式,在缓解执行人力资源紧缺的同时减轻执行当事人的经济成本,工作经验被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动态》《执行工作动态》刊载供全国法院借鉴;陈鸣还作为“执行合同”执行部分填报人参加国家发改委对厦门市的营商环境评估,为厦门市连续三年获评“执行合同”标杆城市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苦钻研强素质,努力锤炼过硬专业能力

  陈鸣注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热爱学术研究,在繁忙的工作中认真钻研法学和执行业务知识,孜孜不倦撰写与工作相关的学术论文。

  2018年“基本解决执行难”收官决战之年也是陈鸣博士研究生毕业之年,他咬牙克服工学矛盾,以集体利益为重,毅然奋战到第三方评估完成时刻,才转而投入博士论文的写作当中,并最终获评西南政法大学和重庆市优秀博士论文,实现工学兼顾、工学两全。

  长期以来,他担任厦门大学兼职教师,为厦大法学本科学子讲授民事执行实务案例,担任集美大学校外导师,入选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首批师资库名单,在福建高院“闽法问道”栏目为全省法院讲授《财产保全的理论与实务》,先后在《比较法研究》《民商法论丛》《法律适用》等核心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多次被最高法院指定参与《民事强制执行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起草工作。

  经过多年的历练,陈鸣已经逐渐成长为厦门法院系统有一定代表性的专家型执行法官。

责任编辑:任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