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手记
打印本页
执行道阻且长 但行则将至

入冬的第一场雪给北方的小城带来了寒意,早晨就下起了大雾,警车里的暖风开到了最大,执行法官老李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还不忘叮嘱我一句“慢点开,别着急,这大雾对面看不见人,安全第一”。

我打趣的说“放心吧,这条路,闭着眼睛我都走不错。”这条是去往被执行人薛某家里的路,走了快30个来回了吧!每次下乡路过这里,都会捎带脚儿的去薛某家里“看看”,希望能有所“收获”,我看到老李又使劲裹了裹衣服,眉头也不自主的皱了皱,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再找不到薛某,再执行不到案款,这人心也要凉了!在这样的大雾天,那个年过七旬,被撞伤致残的申请人崔某,也正坐在炕上眼巴巴的望着窗外吧!

时间追溯到了2020年9月份,被执行人薛某正在自家门市修理部修理电动车,由于操作不当,薛某触发电动车启动装置,导致车辆失控,电动车窜过马路撞向路过的申请人崔某某,造成崔某某受伤,后经鉴定崔某某为九级伤残,虽然被执行人垫付了3万多元的医疗费,经法院判决被执行人薛某还应支付11万元的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薛某便下落不明,音讯全无,村干部和邻居也说自从法院判决下来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薛某回过村里,案件就这么一拖再拖,转眼就半年过去了。

警车缓缓的驶入村口,没有再往村里开,老李让我们下车,步行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往薛某家走,大雾看不清楚是谁,但是明显薛某家门口有个人一闪进了院子,我们互相示意了一下,马上心领神会,加快了脚步。

“薛某!”老李喊了一句。

法官老李进了里屋,法警紧跟其后,“出来吧,看见你了。”过了会,被执行人薛某畏畏缩缩的从套间的屋里出来了,老李拿出拘传手续“这个给你准备很久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到了法院的薛某低着头一言不发,整整一上午,我和法警都在接待室干着其他的活,把薛某晾在一边,直到中午,法官老李才到接待室,让我们给薛某在食堂打了点饭,薛某没有吃,几次欲言又止。

“快吃吧,吃完饭去做核酸、体检,准备拘留!”法官老李说完转身要走。

“别拘留,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行吗?尽量凑点钱行吗?”薛某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下午三点钟,薛某的儿子来到法院,面露难色的从口袋里掏出5000元钱,薛某赶紧解释说“我这段时间出去打工就挣回来这么点钱,全拿来了,这下雪天一冷工地上也歇了,就回家了”,我看了一眼薛某的儿子,对视的时候,他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我没有再说话,手里继续干着活。

“哎呀,快都拿出来吧”过了一会儿,薛某开口了,拉拉扯扯的从儿子的口袋里,又掏出了一叠钱放在桌子上,“同志,这是11000元钱,我全拿出来了,真的,这还是从孩子舅舅家现借来的,剩下的钱我慢慢还,我一定给!”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就把法官老李叫过来。

“剩下的钱什么时候能给,能不能随传随到。”

“能,能,肯定能!”薛某一边点头一边笃定的说着。

随后法官老李视频连线了申请人崔某,崔某同意了被执行人薛某的还款计划,双方达成执行和解。

目送薛某和其儿子离开法院,我也早早的发动了警车。

老李冲我笑笑说“还挺了解我!”

“我更了解我自己,今天不把钱送去,恐怕不止我一个人睡不着觉!”

刚走进申请执行人崔某家的院子,就看见老太太在窗户那望着,看见我们进院,笑盈盈的冲我们摆摆手。

“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把钱送来了,这大雾天开车多危险。”崔某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人们常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大娘,这钱不送来,我们不踏实呀!”

望着那一沓执行款,老太太泪眼婆娑几度哽咽,老伴也在一旁摸着眼泪,我们安抚了几句,没有过多逗留。

从崔某家出来,天色渐晚,车灯打在马路上,也就只能看见几米的路,白茫茫的深不见底。“明天又是周一了,新的一天又开始喽!”老李感慨到。

是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执行的路还有多远,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必将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作者单位:河北省永清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史梓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