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时讯
打印本页
浙江宁波:守护灯火里的安“薪”年

  时值岁末年初,既是农民工工资支付的高峰期,也是欠薪问题的易发期。浙江省宁波两级法院扎实开展“根治欠薪”专项执行行动,在全社会形成民工工资“不好欠”“不能欠”“不敢欠”的社会风气,努力让人民群众的辛苦钱、血汗钱落袋为安。

  有力度!持续亮剑打击拒执

  根治拖欠工人工资问题,依法打击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行为,事关群众民生福祉,是群众最为关心的“急难愁盼”问题。

  宁波镇海某紧固件公司因拖欠工人工资,被向某某等四人向镇海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经裁决,公司须支付劳动报酬共计23万余元。

  执行过程中,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执行人员向该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多次督促之下,公司既不报告财产情况,也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各种理由拖延履行。

  根据向某某等人提供的线索,该公司虽已停止生产经营,但公司名下尚有部分机器设备可供执行。依法移送拍卖后,工人工资得到全部受偿。同时,因拒不履行生效的劳动仲裁裁决书,镇海法院依法对公司法定代表人处以司法拘留15日。

  在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的一起劳动仲裁案中,公司未按生效劳动仲裁裁决书要求,向王某支付工资、补缴社保。执行立案后,高新区法院迅速通过网络查控冻结公司银行账户,将7万余元工资款执行到位。

  谁知在补缴社保时却遇到了梗阻,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在收到执行通知书后拒绝配合,导致王某的社保未能第一时间完成补缴。案件虽在法院协调下通过垫资再划拨的方式妥善解决,但由于张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最终,法院对其作出罚款1000元的决定。

  有准度!因案施策“执”尽所能

  破产企业大多资不抵债,可用于清偿职工工资的财产往往不足,因此,职工权益保障一直是破产案件办理的重中之重。

  近年来,宁波法院通过强化沟通协调、加快资产变现、加大破产企业财产追回力度等多措并举,千方百计提高职工债权清偿率。

  “还以为公司没钱破产了,拿到工资也没什么希望了,竟然不到一年就全拿回来了!”A公司职工王某激动地表示。

  2021年10月,A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被多家供应商起诉至宁海县人民法院。2022年初,宁海法院裁定受理了A公司破产清算案。经查,A公司银行存款仅8万余元,除了未结清的货款和应收账款外,还拖欠员工工资23万余元。

  承办法官与管理人第一时间梳理该公司的债权债务,优先追回对外债权。在宁海法院的指导下,管理人通过发函、提起衍生诉讼、拍卖公司机器设备等方式,全力追回企业财产。

  直至2022年12月19日,管理人的账户中资金余额已达92万余元,在扣除了破产费用及共益债务后,尚有余款。宁海法院要求管理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先行清偿职工债权。

  2023年1月6日,在完成相关手续后,26名员工拿到了23万余元的现金支票。

  同样的难题也出现在象山县人民法院办理的一起破产案件中。企业申请破产时,尚有近百名职工的薪资久拖未发。象山法院第一时间开通“绿色通道”,一边安抚职工情绪,一边同步开展部门协调和财产调查。当调查发现该公司名下还有一处厂房时,执行人员立即赶赴现场查封,启动司法拍卖流程,最终该厂房以一千多万元的价格成交,近百名职工的血汗钱终于有了着落。2022年12月21日,职工代表喜笑颜开地来到法院,顺利办理了案款发放的相关手续。

  有速度!网络查控一次执结

  薪资无小事,早一天到账,劳动者就多一份安心。宁波法院坚持用足网络查控、线下调查等手段开展财产调查,用好罚款拘留、限高纳失等强制执行措施,跑出执行“加速度”。

  2022年初,宁波某电子有限公司以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为由,单方面解除了与吴某等12人的劳动合同。吴某等人不服,遂以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向余姚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案件先后经仲裁、一审、二审程序后,最终认定公司确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须支付吴某等12人各项赔偿金共计250余万元。

  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为了尽快缩短执行周期,余姚市人民法院执行人员多次联系公司要求主动履行,但对方一直以经营困难等借口推脱。在了解到公司流动资金充足,直接扣划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后,执行人员当机立断,对公司的银行账户强制划扣250万元。历时仅13天,12起执行案件迅速执行完毕。

  有温度!善意执行多方共赢

  还有部分企业,虽有心履行,无奈经营困难,短期无力支付工人工资。宁波法院坚持善意文明执行理念,一方面,用“活封”“活扣”等柔性执行替代,最大限度减少强制措施对涉案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不利影响;另一方面,强化双向沟通,引导双方互谅互让、共克时艰。

  在郑某等29人与宁波北仑某机械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中,因企业需整体搬迁至外地,双方产生矛盾。经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判决,公司需支付工人工资及经济补偿共计67万元。

  到了执行阶段,执行人员发现公司账户余额不足,北仑区域内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公司负责人表示,因为搬厂导致生产经营出现困难,暂时无力支付,希望给予一段宽限期。经过执行人员耐心地说明情况后,工人们同意给予公司一个半月宽限期。

  但到期后,公司负责人仍然没有付款。心系案件的执行人员便每天雷打不动开启煲“电话粥”模式,从公司业务聊到工人工资,从公司法律需求聊到违法制裁,重点强调了不履行义务的后果。

  最终,公司负责人慑于拒不履行的法律后果,也被执行人员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打动,千方百计筹集款项,在2022年10月一次性打款完毕,这起涉及29人67万元工资款的案件终于圆满了结。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