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时讯
打印本页
浙江金华:3个月执行到位1亿余元 助两企业转危为安

  “3个月就拿回了大部分执行款,这真的是没想到!”

  “公司现在恢复正常运行了,之前差点‘破罐子破摔’,感谢法官!”

  近日,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内,金华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和胡某某共同向执行法官表达感谢并握手言和。而3个月前,双方还在因为股权转让纠纷剑拔弩张,胡某某的矿业公司为此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张某某的庆林公司也因此周转不灵。

  前情:昔日合伙人反目

  张某某和胡某某曾是多年的合伙人。2012年,胡某某和另一名股东将武义县某矿业公司的49%股权转让给张某某的庆林公司,双方合作经营了8年。2020年,庆林公司决定退出矿业公司,双方又约定将49%股权重新转让给胡某某,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及相关往来款处理协议》等,确认双方的债权债务。然而在履行协议过程中,大家却对协议中约定的部分款项产生了争议。

  2021年,张某某方将胡某某和矿业公司共同诉至金华中院,法院最终判决胡某某和矿业公司支付庆林公司股权转让款、借款、往来款及违约金共计1.6亿余元。因矿业公司、胡某某未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张某某方向金华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我们现在真的拿不出1亿多的执行款。”

  “那就把你们采矿权强制拍卖了!”

  立案执行后,张某某方立即要求法院冻结被执行人的所有银行账户,并处置矿业公司的采矿权及胡某某在矿业公司51%的股权,双方矛盾非常尖锐。

  纠纷带来“蝴蝶效应”

  从打官司到申请执行,纠纷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给两家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可估量。2022年5月,金华中院执行工作人员到矿业公司了解情况后发现,公司目前仍有80多名员工在上班,而张某某方因急于维护自己的胜诉权益甚至采取了一些偏激手段。

  “他们联系了10多人到矿业公司阻挠正常生产经营,不让其堆在场地的矿卖出。”矿业公司因此无法正常经营,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而庆林公司由于背负着银行的巨额贷款,再加上受疫情影响生意不好,如今也是资金周转困难。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

  “这样下去两家企业都有可能被拖垮,当务之急是要快速化解纠纷,又同时保障双方权益。”执行法官张国军说道,目前胡某某和公司名下的其他财产远远不足以偿还1.6亿余元,若法院直接冻结矿业公司银行账户或处置其采矿权及胡某某的股权,矿业公司随时面临倒闭风险。“一方面我们要保护申请执行人的胜诉权益,另一方面也要考虑作为被执行人的中小企业的现实情况,尽量不让他们因执行而陷入困境,甚至破产。”

  平复情绪共渡难关

  两难之下,该如何破题?

  “其实双方冷静下来理性思考就会发现,强制执行对双方来说都不是好事。”张国军表示,申请执行人最希望的就是尽快拿到钱周转,可无论是处置采矿权或股权,都需要进行评估,且因采矿权、股权是特殊资产,资料的收集整理和评估程序都相对比较复杂,处置进度较为缓慢,难以达到快速实现胜诉权益的目的。而被执行人方也并非不肯履行,更多的是抵触情绪作祟。

  平复双方的情绪后,张国军一边向申请执行人说明利害关系,一边对被执行人开导劝诫,说明法律义务必须履行,若不配合执行则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你要是有意和解,必须拿出诚意,先履行一部分,法院也会为你争取一定的宽限条件。”经过法官多次地来回沟通,双方终于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第一笔执行款9500万元于2个月后执行到位,后续执行款则每月分期履行,于六个月内履行完毕。并将不是本案执行内容但系案涉合同内容的过户及不得阻挠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等事项一并在和解协议中解决,一次性解决当事人之间的其他纠纷。

  目前,第一笔执行款及首期分期款共计1.05亿元已全部执行到位,两家企业的经营危机也顺利化解。

责任编辑:任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