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合肥高新区:豪宅执行 斗智斗勇6小时

稿图1.jpg

  图为执行干警当场制作执行和解协议。

  “程法官,我们看到尹老板了,正在车库里,请你们快点来。”

  “一定要看住人,别让他跑了。”

  1月10日8时,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102件拖欠农民工工资及企业欠薪案开展集中执行行动。28名干警兵分五路直奔目的地。警车刚驶出大门,法官程永就接到了申请执行人欧之荣的急报,立即请司机疾速赶往合肥政务区某高档小区。

  程永简要介绍了案情:被执行人尹某自2013年起拖欠两个包工头工程款,2018年的生效判决确认其应支付合计110万元以及利息。尹某只付了几万元,之后办了离婚手续,名下没有任何财产,卖掉身份证上的住房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尹某从不使用银行卡、手机支付,限制高消费和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等措施对他都没起作用。2022年底,对欠薪案进行梳理后,执行法官通过公安机关协查发现尹某前妻的住处,就建议申请执行人可以关注此住处。

  程永的手机大声播着导航,警车七拐八弯进入小区负二层,欧之荣已在车库入口挥手,一脸沮丧地对法官说:“我看尹老板准备开车走,就喊了他一声,谁料他撒腿就跑。”

  “这两辆豪车都是他的。”守在车前的工友说。

  “又不是他名下的车,看住车子不管用,必须找到人。”程永说。

  “法官,咋办啊?我们找了他5年多,要不是公安机关协助查找,哪能知道他就住在这富人区。”包工头臧金文急得直跺脚,“我们五六个人轮流在车库里蹲守了10天,好不容易撞上他,现在该咋办?”

  问清被执行人才跑5分钟和逃跑方向后,执行局局长张友国当即下令:“抓紧上他家里!”

  这栋楼两户两梯,刷卡才能乘坐。执行干警在物业保安的协助下直达高层,敲开门进家后,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眼前的巨大客厅豪华如宫殿。这套大平层370平方米,是合肥房价最高的小区之一。

  “尹某在家吧?尹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长期逃避执行,今天我们依法上门传唤他。”程永出示执行公务证。

  “这是我的房子,我和尹某早就离婚了,你们到我家来干吗?”身穿家居服的谭某手拿手机,面露慌乱,故作镇定。

  谭某母亲及做保姆的姨娘都过来帮腔。

  这时,谭某的手机响起铃声,程永瞟见屏上显示“老公”二字,厉声说道:“我们正在依法执行,你现在接听电话,叫尹某立即回来。”

  谭某边接电话边嘟囔:“他说他今天有事,明天就去你们法院。”

  张友国接过她的手机,对尹某说:“我们是高新区法院执行法官,你长期逃避执行,没有一点诚信,现在必须回来,今天必须还款。”

  尹某挂断了电话,再回拨已关机。欧之荣拨打了尹某另一个手机号,铃声竟在家里响起。这时,法警发现这套房子侧门还有一个入户电梯。谭某不肯打开家中监控记录仪,让执行法官查看尹某是否刚刚出逃。

  “现在,依法对这套住房内属于尹某的物品进行搜查,这是搜查令。”张友国宣布,“执法记录仪全程记录搜查过程。”

  当地派出所两名警员应邀赶到,协助法院执行。

  执行法官在尹某居住的房间里搜出了名牌香烟、公文包和装满衣柜的四季服装;书房里摆放着他和谭某的婚纱照以及全家福,高档电脑里存着他新近的工程资料。

  当打开客厅酒柜,执行干警很是震惊:5个落地酒柜摆满了茅台、五粮液为主的名酒。

  谭某承认除了一酒柜红酒是她自己喝外,白酒都是尹某的。

  “如果尹某再不回来,我们将依法查封属于尹某的酒水。”张友国告知完毕,发出一连串指令:“执行四组已经执行到位了?好,马上赶到我们这里,两位女同志都过来。”“后勤组,联系搬家公司,准备来搬运扣押物品。”

  听到要运走酒柜里的酒,谭某的母亲跺脚拍掌,往地上一坐,叫喊道:“是尹某欠的债,你们找他,凭什么运我女儿的东西,你们敢动,我就死给你们看!”

  这时,尹某的女儿身穿睡衣散着头发,从房间里出来,大声说:“你们态度不能好一点吗?是尹某欠钱,你们该去找他,到我妈家干什么?”

  “我们找你爸找了5年多,没想到他说离婚了,你们一家住着这么豪华的大房子,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臧金文说,“我们做牛做马三生三世,也住不上这样的‘宫殿’,你们家一个角落就够还我们的钱。”

  一番话触动了她。“是不是我爸把钱还清了就没事了?”得到法官肯定的答复后,她转身回房打电话。

  法警发现原来敞开的储藏室门锁上了,要求谭某打开。但谭某赤脚坐在地上,拒不开门。

  张友国和程永判断储藏室内有保险柜,当即通知开锁公司来人。

  “人不能毫无诚信毫无底线,这个尹某就是富人逃避执行的典型,执行太难了。”张友国对记者说。他曾经从事过司法宣传工作,2022年8月担任执行局局长。高新区法院司法管辖合肥两大国家级开发区,共有各类市场主体18万家,欠薪案数量比较大。执行局只有2名员额法官、3名执行员、20名执行辅助人员。去年受理执行案件8864件,执结8661件,执结率97.71%。其中执行涉农民工工资、企业欠薪案件1315件,申请执行标的额7900多万元,已经为1000余名员工讨回薪资5041万元,执行到位率63.53%。“我们365天如一日地执行,就想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张友国说。

  这时,一个留着小胡子、手戴粗金链的中年男子突然闯进执行现场,自称是谭某的哥哥谭某某,盛气凌人,高声叫嚷着要执行干警立即出去。

  张友国亮出执行公务证,严正警告他:“高新区法院正在依法执行,无关人员不要阻止执行。”

  谭某某打开手机向110报警:“有一伙身份不明的人,闯进我妹妹家,私闯民宅,无法无天,你们110赶紧来!”

  执行四组干警和开锁技师几乎同时赶到。“如果你们再不主动打开储藏室的门,现在就强制开锁。”张友国对谭某下了最后通牒。

  见“救兵”已到,三个女人哭叫着冲破两位女干警的劝阻,关上书房门,用身体挡住。谭某某则在一边猖狂地叫嚣。

  110警员赶到,就是之前当地派出所派来协助执行、后赶去其他地方处警、暂时离开的两位警员。

  “出示你的身份证,没带?报身份证号也行。你明明知道人民法院在依法执行,还乱报警、报假警,可以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你进行处罚。”谭某某对民警的话不以为然,继续嚷着要求民警让法官停止执行。

  “现在强制开锁!”张友国下令后,被干警拉到一边的三个女人又冲进书房,躺在储藏室门口拼命干嚎。

  “妨碍人民法院依法搜查,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张友国再次发出警告。

  谭某某对执行法官又推又拉,民警和法警同时出手,将其制服。

  程永已查明尹某和谭某是协议离婚“净身出户”,归谭某的所有财产中不包含酒水,可以确认谭某家中的名酒是属于尹某的财产。

  法警大队长赶来增援,在书房门口拉起警戒线。张友国再次警告三个女人:谭某属于协助执行义务人,如果继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执行人员进入执行现场,致使法院执行无法进行,将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谭某不想高级门锁被撬坏,乖乖地打开了储藏室门。

  所有执行干警都惊呆了:储藏室里全是整件整件的名酒,数量超过客厅5个酒柜里的总和,其价值足够偿还两个申请执行人的欠款。柜子里还藏着一只大保险箱。

  “准备清点登记,全部运回法院扣押。”张友国刚说完,尹某的女儿从房间里出来,说道:“叔叔,是不是我爸把钱还清就没事了?他让我舅舅全权代表他办理。”原来,她在房间的衣帽间里断断续续打了两小时电话,说通了父亲。

  此时已经是中午12时。谭某某溜到边上打完电话后,主动喊执行法官和两名申请执行人在客厅的豪华沙发上坐下来,开谈如何付款。

  谭某某开口就说他只能代尹某一次性支付50万元了事。

  “你们可以拿我们当猴耍,但你们不能拿法律、拿法院当猴耍。”欧之荣、臧金文断然拒绝,“我们这5年一直借债付民工工钱,十几万利息可以不要,但你们拦腰砍一半,这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没有结果。张友国说:“既然尹某毫无诚意,先把酒水扣押。尹某属于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要依法追究。”

  谭某某又躲到一边打电话,回来继续讨价还价。就在张友国再次下令扣押酒水后,谭某某说:“今天先支付50万,三天后再付30万,我把我价值180万的路虎车开到法院抵押着,可以吧?”

  已经下午1时许,两个申请执行人环顾客厅里10多位执行干警,6个小时没人喝一口水,更没人提吃午饭。

  “张局长,你们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勇气,维护法律权威的正气,让我们感动,今天把案子彻底了掉。”欧之荣说。

  谭某某又提出,让两位申请执行人承担3万多元诉讼费。“我们赢了官司,还要输钱,天理不容,绝对不行。”两人毅然拒绝。

  就在法官起草执行和解笔录时,谭某某嚎啕大哭起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要不是为了妹妹和老娘过个安稳日子,我被尹某搞得倾家荡产了。”

  谭某某当着大家的面和尹某通了电话,用手机转账,几次都没有成功,又提出缓缓再转。

  程永和法警一起将他带往银行。一个小时后,传来消息:谭某某自愿一次性付清了80万元。

  18时,张友国给记者发来微信:当日拘传6人,执行完毕41件,执行到位金额733.27万元。过几天继续行动!

责任编辑:江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