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浙江法院执智能改革释放强大效能带来三大转变

“一窗受理”简化司法拍卖买受人办理手续流程,“一网通办”“一次办结”全部司法拍卖相关事项,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拍卖用时减少40%。

一天向遍布全国的17万名当事人发放案款17亿元,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涉众案款发放平台“一键操作”无一出错。

“执行+共享法庭”,东阳市人民法院司法触角向末端延伸促进执行再增速……

聚焦人民群众急难愁盼问题和执行办案的难点堵点痛点问题,浙江法院高度重视智慧执行系统迭代升级,选育了41个数字化应用子场景,由点及面,全省法院系统执行“一件事”综合集成改革正乘风破浪。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占国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说,近年来,浙江法院认真落实最高人民法院“智慧法院”建设和省委数字化改革部署,按照“平台+智能”顶层设计,通过平台化整合、无纸化应用、智能化赋能“三步走”,大力推进“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内网外网共享协同、有线无线互联互通”的“全域数字法院”改革,建成“浙江法院一体化办案办公平台”,上线执行“一件事”多跨协同应用模块,有效解决了执行工作查人找物难、财产变现难、跨部门协同难等问题。

党委统领综合治理破解执行难

执行难成因复杂,本质上是社会治理的综合性问题。解决执行难,必须采取系统方法,加强综合治理、源头治理、多方协作。2020年3月,浙江全面依法治省委出台《关于加强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实施意见》,全省各地在党委领导下,强化责任担当,狠抓工作落实,形成强大合力。

数字化改革引领撬动多部门协同联动驶入快速道。

2020年4月,诸暨法院协同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综合行政执法局、税务局等10多个部门,实现不动产司法拍卖“一门联审、一窗办理、一网通办、一次办结、一链服务”。以往司法拍卖从拍下房产到过户办出产权证平均需要二十几天,如今已压缩至最快当天即可办理过户并办出产权证。

试点成效令人欣喜。

在诸暨法院试点经验基础上,浙江省高院在全省推出执行“一件事”综合集成改革,将不同部门办理的“多件事”,按照执行协同事项推进过程整合为同一平台办理的“一件事”。

经过两年多摸索,浙江逐渐形成一幅“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执行难综合治理“鱼骨图”。

浙江省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魏新璋告诉记者,这张执行难综合治理“鱼骨图”以党委领导下综合治理从源头解决执行难为主轴主线,以数字化改革为牵引,以执行高频事项多跨协同场景应用为“鱼刺骨”,每一根“鱼刺骨”都是一个具体的执行“一件事”多跨应用场景,协同部门横向到边、纵向到底,贯通省、市、县、乡镇街道、村社、网格六级,共同推动形成跨地域、跨部门、跨层级、跨业务、跨系统的协同联动,前端多元化解、中端协同联动、末端有效衔接的现代化执行新模式。

目前,智慧执行2.0系统执行“一件事”模块已与省市县三级自然资源、税务、综合执法、银行、保险等1000多家协作单位联接。

瞄准急难愁盼提升群众获得感

“您好,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于8月18日依法扣押被执行人徐某名下的小型轿车。如被执行人不履行债务,本院将依法对扣押财产进行处置变现。”一执行案件申请人林某在手机上收到了这样一条消息。

这样的实时公开得益于平阳法院探索的“云执车”模式。

该模式实现了机动车司法查控处置全流程在线办理,车辆查控、扣押等流程节点将自动生成信息,线上向申请人同步推送,做到全程留痕公开,帮助申请人及时掌握案件动态。

魏新璋告诉记者,官司打赢了却拿不到钱是老百姓反映强烈的问题,实践中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的现象仍然比较严重,转移、隐匿财产的手段日益多样化,给执行人员查人找物带来重重困难。

“首次执行案件实际执结率提升5.38%,法定期限内结案率提升10.54%,结案平均用时缩短41.44天……”这是东阳法院推进执行“一件事”集成改革后交出的成绩单。

东阳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贺利平介绍说,东阳法院通过多途径创新服务机制,特色化处理执行难,充分展现司法关怀。下一步还将继续依托改革带来的“红利”,凝聚合力,丰富、完善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工作格局。

为当事人实现胜诉权益是执行工作核心要义,而善意文明执行理念,则对被执行人多一份温情。

王女士因经营不善被债权人起诉至法院成为被执行人,在归还了一部分欠款后,每月工资被纳入执行范围。传统模式下,为保障被执行人的基本生活,法院往往需要定期冻结、扣划并分配被冻结的工资,相应的,被执行人需要等法院对账户余额扣划分配完毕后,再来法院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程序较繁琐,耗时往往较长。

近日,余姚市人民法院与银行协作,实施薪资账户“活冻结”改革,实现薪资账户在线协查、资金定额冻结、费用限额支取、余额一键流转等功能,王女士无需到法院办理手续提取生活保障金,而是每月前往银行任一营业点便可提取。

数字赋能提速构建执行新模式

“对方把房子卖给别人现在正在过户,再不去查封就来不及了!”近日,在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执行事务接待中心,申请执行人余某焦急不已。

执行法官核实情况后,当即在线向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起查封事项请求,协作部门工作人员即时在线接收司法文书。几分钟后,执行法官在线接收到反馈材料——房产已查封。

房产查封半个小时后,执行法官接到了被执行人王某的电话,说立马就来付清欠下的款项。

以往,执行人员办案往往要到各地、各单位“登门临柜”查人找物,效率低下,还会经常遇到被执行人下落不明、隐匿财产、规避执行、不协助执行等问题,严重影响执行工作质效。

魏新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浙江全省每年有十几万起不动产司法查(解)封,每一起查(解)封都需要两名法院工作人员到窗口办理,粗略估算每年此类执行行为就有20多万人次的工作量。依托执行“一件事”改革,可以优化配置司法资源,缓解案多人少矛盾,提高执行效率。

而浙江执行“一件事”改革的优势在于全域数字法院建设打下的扎实基础:2018年以来,浙江法院整合了原来84个业务系统,建成统一的“浙江法院一体化办案办公平台”,建立“智慧执行”办案系统,实现执行领域8类案件、100余个流程节点信息、20余类涉执财产信息全部在线归集,每年全省近60万件执行案件在同一平台全流程线上办理,打通了法院执行所有服务事项、所有办事流程、所有办案要素的数据通道。

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建设“被执行人资金流水分析”应用,运用算法自动分析被执行人海量相关数据,实现“一键秒算”,报告“一目了然”。

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跨域司法一体化平台”中研发上线“跨省域执行一件事”功能,实现申请法院与执行协作机关的线上协作互通,打通跨省域执行找人难、查物难、控制难的难点、堵点。

执行“一件事”综合集成改革带来了三大变化:执行办案由求人求部门办事到“相关部门依法履行司法协助义务转变,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由单部门经验决策向全社会大数据决策转变,办案责任从一人包案到底向数人分段集约同时办一案转变。目前,浙江已逐渐形成“全域协同、繁简分流、事项集约、权责清晰、运行高效、管理精准”的执行新模式。

责任编辑:史梓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