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江苏启东:巧做“加法” 答出执行工作“高分”

启动.jpg

2021年12月16日,启东法院公开集中宣判6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

“诚信是商业的基石。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把打击拒执犯罪作为树立司法公信的重要举措,下足功夫、做实文章。相信在司法的有力引导下,诚信风尚必将在东疆大地蔚然成风!”1月12日,江苏省人大代表、江苏神通阀门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吴建新在启东市第十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为法院执行工作点赞。

近年来,启东法院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执行难题,加强内外联动,巧做“加法”,以实际行动交出了一份“切实解决执行难”的高分答卷。2021年,该院共执结各类案件4935件,执行到位金额12.51亿元,主要质效指标位居南通法院前列,相关工作经验获江苏省综合治理执行难评估工作组肯定。

■执行+刑事

打击拒执步履不停

拒执犯罪作为不执行法院生效裁判的最严重表现形式,不仅导致胜诉权益无法得到有效兑现,而且极大地损害法治权威。近两年,启东“两会”上,代表委员们提的很多的、反映很强烈的都包括了打击拒执工作。

“民有所呼,我必有应。”启东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吴勇军在该院重点工作部署会上强调,“人民群众急难愁盼之事就是我们的工作重点攻坚项目。”于是,一场以打击拒执为重点的“执行风暴”向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的被执行人们席卷而来。

外部,积极争取支持。在启东市委政法委的牵头下,公检法联合,定期召开拒执罪案件办理情况专题会商会;内部,执行局和刑庭协调配合,规范线索移送流程,提高移送线索的成案率。内外“双循环”让启东法院打击拒执工作迅速脱颖而出,2020年年底,南通法院打击拒执工作现场会在该院召开。

有了优势开局奠基,后续发展势头更加迅猛。2021年年初,启东法院审结南通首例打击拒执刑事自诉案件,开启打击拒执公诉和自诉“双擎时代”。

该院联合司法局出台《关于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刑事自诉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实施意见》,由司法局为拒执犯罪自诉人指派律师提供专项法律服务,由律师代为调查证据、提出控告、起草自诉状、出庭指控犯罪等,为以自诉方式打击拒执犯罪创造了有利条件。

2021年3月24日,启东法院依照该实施意见,就龚某某“拒执罪”案向法律援助中心发出了第一份申请专项法律服务的公函。同日,法援中心指定律师为自诉人提供专项法律服务。3月26日,承办律师在充分了解案情的基础上,为自诉人申请立案。4月27日上午,启东法院对该起“拒执罪”自诉案进行公开宣判,依法判处被告人龚某某拘役五个月,缓刑六个月。

律师的有效参与极大地提升了工作效率,该院拒执犯罪自诉案件平均审理周期缩短至17天,被执行人庭前全部主动履行义务。2021年共审结拒执犯罪案件18件18人,继续领跑南通。

■执行+破产

破解执行不能困局

“公司不行了,几个月的辛苦眼看要打水漂,感谢法院想方设法帮我们讨回血汗钱!”南通某食品有限公司的26名职工拿到拖欠的工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因经营管理不善,南通某食品有限公司濒临倒闭,职工和供货商纷纷向法院起诉追讨工资、货款。案子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李兴冲发现,该公司名下财产仅有一批机器设备,根本不足以清偿所有的债务。

执行难,最难难在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早在2013年,启东法院就开始探索通过启动破产程序一次性了结涉债务人的全部执行案件。时年12月,该院受理南通贸联公司执行转破产案,一举化解69件执行积案,打响了江苏法院“执转破”工作的头炮。该院“执转破”工作入选最高人民法院破产审判方式改革试点,经过多年的不断探索实践,已经形成了“衔接流程规范、内外协同联动、简易高效审理”的成熟工作模式。

根据该院《关于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相衔接的若干意见》相关规定,李兴冲驾轻就熟地将案件移送清算与破产庭审查,并最终通过破产程序穷尽追索破产企业财产,顺利追回股东欠缴的出资款100万元,该公司26名职工工资得到全额偿付。

近三年来,启东法院共通过“执转破”程序受理案件37件,有效化解执行积案439件,涉及执行标的额超10亿元。

■执行+网格

精准执行提质增效

2021年5月20日上午,吴勇军与启东市寅阳镇主要负责人签订了“执行进网格”试点合作协议。这是该院继与南阳镇建立“执行+网格”联动机制后,又一突破进展。

“我们网格员大部分都是村干部,地头熟、人情广,不仅找人容易,而且可以利用乡风民俗帮助法院执行案件、化解矛盾。”寅阳镇政法委员曹圣伟表示。

当天,启东法院梳理出寅阳镇范围内未执行到位的涉民生终本案件和被查封未扣押到位的车辆推送给镇网格中心,接到任务的“铁脚板”们迅速行动起来,一条条关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下落及车辆行动轨迹等信息汇聚至法院。

根据“执行+网格”联动机制,试点乡镇网格员将协助法院送达执行法律文书、协助调查被执行人财产和下落、监督见证强制执行、督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协助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见证当事人双方履行义务等。

“乡镇是一个熟人社会,在这种社会结构中,一个人如果上了失信名单,家里人都会觉得丢面子、抬不起头。”启东法院执行局局长周喜春介绍,此前该院通过“执行+网格”联动机制,将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张贴至其所在村居公示栏、推送至居住地网格微信群,形成了有力舆论震慑,成效明显。

常年跟执行干警玩“躲猫猫”的被执行人范某主动来信,报告自己的财产。范某是多起劳务合同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共结欠15名工人工资款16万余元。被申请强制执行后,范某一直隐身外地。启东法院将其列入失信“黑名单”,失信信息在他家门口、村委会公告栏等处张贴,一时村民们议论纷纷。范某家人承受不住压力,督促其履行义务。

如今,“执行进网格”工作正作为当地市域社会治理的一项亮点工程,向越来越多的乡镇推广,启东法院正在与市域治理现代化指挥中心沟通对接,力争将网格员协助执行工作融入网格化社会治理智能应用平台,让执行干警与网格员对接更便利、更高效、更直接。

责任编辑:史梓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