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交流 > 执行经验
打印本页
“强制管理+破产管理人”破解小区公共空间收益执行难

2.jpg

  “案件办到一半被执行人任期届满解散了”

  “下一任委员会短期无法成立”

  “财产不具备处置条件,无法拍卖、变卖”

  “财产无人管理,业主权益无人保护”

  ——

  小区公共空间管理是城市社区基层治理关注的重点和难点。公共空间收益可通过出租店铺、广告招租等方式获取较大收益,具有财产价值,但或因管理主体缺位、管理权责不清等因素,给法院在涉小区公共空间收益的执行中带来了挑战,存在着“谁来管理”、“怎么管理”、“收益如何分配”等等问题。

  近日,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在一起涉业主委员案件中,强化执破融合,通过将执行中的强制管理机制和破产中的管理人机制巧妙融合,不但高效化解了小区公共空间执行的司法难题,而且为执破融合机制的深度应用提供了有益探索和创新思路。

  缘起:小区公共空间财产收益执行的两难困境

  苏州某地产公司与苏州工业园区某业主委员会侵权责任纠纷案,经园区法院审理后判决:业委会向地产公司支付20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因业委会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地产公司遂向园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法官通过现场调查发现,该业委会管理着小区商铺、停车场、广告位等收入,且收入金额较大,执行法官遂冻结并提取上述财产的相关收入。但因案件标的金额较大,提取的收入暂时无法清偿全部债务,剩余债务仍需通过上述财产的未来收入进行逐步清偿。

  本案执行工作面临“主体执行难”和“财产变现难”的问题,而如何破解上述“两难”问题,直接关系到小区业主利益的维护以及本案能否顺利执行到位。

  主体执行难:本届业委会任期届满,且业委会未能在任期内组织下一任业委会选举工作,小区陷入无业委会状态。因小区的商铺、广告位合同均系一年一签,停车场也需要专人维护和管理,小区的上述财产陷入无人管理维护、无法提取收入的状态。

  财产变现难:“本案剩余债务金额不大,且财产权属又较为特殊,因此,无法通过传统的拍卖、变卖方式处理相关财产。”执行法官朱文峰介绍。

  破局:执破融合下引入破产管理人机制

  为了尽快实现财产经济价值,避免小区收益继续流失,执行法官决定对上述财产进行强制管理。此外,考虑到案件复杂性和财产专业性,执行法官同时决定将管理工作交由专业管理人负责,但在如何选取强制管理人的问题上却再次犯了难。

  “强制管理适用条件较为严格,立法和司法解释暂未提供具体适用指引,实践中,基层法院也没有相关的强制管理人名单库。”执行法官朱文峰介绍。

  为解决本案强制管理程序适用难和管理人选取难的问题,执行法官决定从执破融合的角度创新本案办案思路。

  园区法院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市场主体“有序退出”和“有效救治”的痛点和难点,着力破解个案处理中债权人和债务人利益、地方利益和全局利益、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难以衡平等问题,积极探索“执破融合”机制,通过执行制度和破产制度的优势互补,有效兼顾效率与公平价值,通过理念、资源、手段、效果的融合,最大限度挖掘和叠加释放两项制度的内在优势,从而实现司法资源、社会资源和市场资源的全面优化配置。

  探索:摇号确定强制管理人

  经多次讨论和筹划,最终决定参照破产管理人遴选制度选取本案强制管理人,案件顺利移交司法鉴定部门进行管理人遴选公告。

  “共有25家管理人机构在报名截止日前提交了申请。”审管办副主任申慧君介绍。首次强制管理人的公开遴选,并没有因为方式上的“陌生”而降低管理人参与的“热情”。

  为提高本次遴选的公开性和透明性,执行法官邀请园区检察院检察官全程参与、观摩本次管理人的摇号工作,并且在线上公开直播摇号全过程。

  最终,本次强制管理人遴选,通过摇号确定一家正式管理人机构和两家备选管理人机构。

  落地:管理人顺利接管资产

  执行法官在接到第一顺位管理人管理承诺书后,向其送达了强制管理裁定书和委托管理决定书,将本次强制管理的工作正式移交管理人。

  “非常有幸能够成为首家公开遴选的强制管理人,园区法院强制管理和破产管理人的融合,不但丰富了破产管理人的执业内容,而且实现了执行手段和破产技术的高效融合,为执行和破产工作提供了新的思路。”江苏衡鼎(苏州)律师事务所丁伟律师介绍。

  目前,原由该小区业委会管理的商铺、停车场和广告位等财产,已全部移交强制管理人进行管理,因续签、新签订的租赁合同和合作合同取得的收入也已全部汇入指定账户。

  法官寄语

  “强制管理作为一项重要的执行手段,因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实施方法,使得该项措施的应用价值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未能得到充分发挥。执破融合为强制管理的适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路,为强制管理的具体应用提供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参考和借鉴,使得该项执行手段的具体实施更加趋于成熟和健全。”朱文峰法官介绍。

  “近日,公布了《民事强制执行法(草案)》,草案中对强制管理的适用条件和程序进行了详细阐述。本案中,执行法官决定将强制管理工作交由专业管理人员来负责,既与草案中强制管理的内容相契合,又反映了强制管理方式开始向规范性和高效性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执行理念的变革。”园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曹亚峰介绍。

责任编辑:田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