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大家谈 > 我看执行
打印本页
十年执行路

不知不觉间来到法院工作已有十个年头了。十年前,我刚刚迈出大学校门,怀着一腔热情回到了这片我深深热爱着的故土,我坚信法官这个称号是法律人最高的荣誉,抱着为人民服务的理想信念,成为了河北省青县人民法院这个光荣集体的一员。尽管对事业满怀热爱,但数年的工作经历也让我深感法院工作的艰辛:案多人少压力大、财产难找人难寻、诚信缺失老赖多……曾几何时,执行难,难于上青天,为了帮助申请人尽早拿到执行款,干警们几乎每天都要疾驶在乡村的路上。

土路——黄沙漫卷尘飞扬

2010年,我进入青县人民法院工作,“下乡”的经历成为了我初出茅庐时深深的记忆。那时候,“网络”在人们的观念里还是较为陌生的词汇,对财产的查控依靠的是执行法官的两条“泥腿子”,执行法官往往要到当地一家银行接着一家银行的找线索,对那些实在没有查控到财产线索的被执行人,则需要进一步开展实地调查。当年,我所在法庭的辖区较大,村落分布并不集中,交通、通讯也极为不便,通向偏远村落的大都是泥土路,开长安面包车下乡查人找物相较于“前辈们”已经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了。乡村的土路虽说不算太窄,可是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白天还可以行走,如果是夜晚,两边没有路灯,骑车都很难前行。干旱起风的时候,路上总是尘土飞扬,坐在车中嘴巴和鼻孔即使隔着车窗玻璃里也总是沾满灰土。如果下雨的话,路上又会泥泞不堪,脚都没处踩,更不用说开车了,一趟下乡回来两个“小泥人”的脸上就只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由于道路交通的限制,驴车也就成为了有些农村家庭的标配。

记得那时庭里执行了一起村里的侵权纠纷案件。刘老汉干完农活赶着驴车回家,快要进村的时候,同村田老汉骑着摩托车从后面赶来,由于进村的土路很窄,摩托车超车的时候吓到了毛驴,受惊的毛驴把田老汉连人带车撞翻在地。事后,因为医药费的问题,田老汉一纸诉状将刘老汉告上了法庭。经过审理,法院判决刘老汉赔偿田老汉各项损失共计3865.95元。田老汉和刘老汉同村而居,既是邻居又是亲戚,平日里关系也很不错,但这场官司却让两家人不相往来,形同陌路。“人把驴撞了,人还告驴,”刘老汉在村里逢人便说。田老汉不甘示弱:“我是他长辈,我就是争口气,少赔一分钱不行。”面对这个情况,法官为解决这起“驴官司”,来到村里不厌其烦地做起了调解工作。刚开始,两人都有抵触情绪。“法官,该给我的钱他少一个都不行”,田老汉情绪依然很激动。刘老汉针锋相对,“是你撞得驴,要钱找我的驴要去”。法官利用自己多年的执行经验,从家长里短开始,一点一点的化解两个人心头的怨气,并根据两个人年纪比较大,法律知识薄弱的特点,把相关的法律知识掰开揉碎,逐条分析讲给他们听,从交通知识一直讲到责任承担,再讲到法理、情理、邻里的关系。一番努力下,两个人的态度终于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刘老汉愿意赔礼道歉再支付部分赔偿款,田老汉也同意做出让步,双方达成了一致的和解协议,一起棘手的执行案件就被这样解决了。

公路——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近几年,随着经济发展以及县委政府对“三农”投入力度不断加大,清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乡村道路升级改造,路变宽了,道路质量也有了飞跃性的提升,两车道变成了四车道,泥土路变成了水泥路、沥青路,过去只有驴车才能驶过的乡村路,现在无论是大型载重汽车还是高档轿车都能飞快奔驶。同时,我们的执行工作也随着乡村路的升级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曾经通往村里的崎岖土路变成了康庄大道,去到各乡镇执行的时间随着路况的极大改善也大大缩短,过去颠簸一两个小时才能到达的村镇如今只需要一二十分钟,执行效率大为提高。

责任编辑:陈思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