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地方法院
打印本页
浙江玉环:住在石头屋里的她说“再难也一定会把钱还上”

17-1-1.jpg

一场交通事故后,她身受重伤,丈夫不幸身亡。面对丈夫留下的20多万元债务,还在病床上休养的孙某并没有摆出“弱者有理”的姿态,而是承诺“这笔钱我不会赖的,再难也一定会把钱还上”。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日前执行终结了2起案件,孙某作为受害者和还款人的双重身份,令执行人员唏嘘不已。

一场车祸一死一伤

孙某是颜某的第二任妻子,两人感情不错。两夫妻平时做海鲜买卖,总是起早贪黑。2017年10月11日凌晨,夫妻俩像往常一样开着三轮摩托车去菜场买海鲜,不料迎面撞上了醉酒的王某驾驶的小轿车。颜某当场死亡,孙某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

王某因未取得驾驶证,酒后又不听劝阻开车肇事致人死亡,玉环市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3年6个月,同时,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王某要赔偿孙某以及颜某和前妻的儿子颜某斌30余万元,另外赔偿孙某医疗费7万元。

然而,王某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庭审结束后,他的家属东拼西凑也只履行了10.8万元。孙某和颜某斌两人随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亲戚起诉讨要借款

屋漏偏逢连夜雨,孙某重伤未愈,颜某的姐夫潘某又对孙某提起了诉讼。原来,早在2015年,颜某因做生意缺少资金,两次向潘某借款共计22万元,本息均分文未还。因此,在孙某住院期间,潘某叫了一帮人把孙某家里的财物都清空了,想要以物抵债。

“欠钱的确是我们不对,但他也没有顾忌什么亲戚的情面,我们的衣物、项链还有一台刚买不久的冰柜都不见了。”孙某说,“欠账我肯定会还的,但之前做生意亏了,现在丈夫去世了,我自己又受了重伤,目前确实没有能力还钱。”

在审理过程中,双方自愿达成和解,潘某在利息款中扣减4000元以补偿冰柜损失,其余本金和利息在3个月之内还清。

尽管达成了和解协议,但由于孙某和颜某斌尚未对之前的赔偿款达成分配协议,孙某依然无力还钱,最终还是成为了这起民间借贷案件的被执行人。

执行员在进行现场走访时,一家人的表现也十分令人唏嘘:孙某卧病在床,颜某斌作为继子和她并没有什么感情,而潘某一心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钱,三方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仿佛一座火山,随时可能喷发。

“这笔钱我不会赖的”

不久前,2起案子的执行干警又和潘某一同来到孙某的住处。穿过一条曲折的乡间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幢用石头砌起来的矮房,那是颜某留下的老房子。

低矮的屋檐下是一个很小的门,执行干警只能低着头通过。进入房内,空间显得更为逼仄,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轮椅,满满当当的。行动不便的孙某躺在床上,身材瘦小,头上满是银丝。

面对这样的孙某,执行法官也觉得太难了,一旁的潘某也表示很无奈,“当初因为是亲戚才借了那么多钱,好歹也要还一点吧,我也不容易的啊!”

“这笔钱我不会赖的,王某那里拿回来的钱,我可以先还你一些。”孙某啜泣着说道,“但我自己也很困难,治我的腿还要钱,之后如果我治好了能去干活,一定会把钱还上的。”

在小小的房间里,执行干警长时间地进行调解和劝说,“你们本身也是亲戚,颜某人不在了,他也不希望看到现在这个样子……大家就一人就退一步,有话好好说。”

由于之前孙某和颜某斌没有对肇事方王某缴纳的10.8万元进行过分配,此次在执行干警的调解下,孙某和颜某斌达成协议:3万元给颜某斌作为父亲的死亡赔偿金;7.8万元给孙某作为医药费和部分死亡赔偿金;剩下的3.6万元给申请人潘某。

这件纷扰的家务事暂时告一段落,法院对2起执行案件进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也就是说,如果以后孙某又有收入,潘某作为申请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要求孙某继续偿还民间借贷的债务。孙某也多次表示,自己不会赖这个钱,等身体恢复就打算去打工挣钱。

离开前,看着孙某有些落寞的身影,执行干警在心中为她默默祝福,希望她将来的生活能慢慢好起来。

责任编辑:杨智源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