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地方法院
打印本页
江西萍乡:亲舅坑外甥签合同 畏惧法律立还款

人在广东东莞,从来没到过江西萍乡,但却被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究竟是法院弄错了?还是失信人故弄玄虚?  

2016年12月9日,叶某与“熊某”签订了一份《风管制作安装合同》,约定叶某将萍乡某游泳馆除湿机风管、空调新风管通风管道项目工程承包给“熊某”,承包总价格为36万元。2017年7月4日,叶某与“熊某”又签订了一份《结算清单》,确定“熊某”尚欠叶某4万余元。因“熊某”没有主动支付该笔欠款,叶某遂将“熊某”起诉至法院。判决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遂将熊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这样子看,熊某被列为失信人并不冤枉,但面对法院的生效判决,熊某仍然坚持认为其没有到过萍乡,也没有跟任何人签订过《风管制作安装合同》。铁证如山,为何还喊冤,执行法官考虑到事情有点蹊跷,赶紧把诉讼案件的诉讼法官找来核实情况。  

诉讼法官回想起当时案件审理过程中的情况,他们按照当事人提供的送达地址和电话,与“熊某”取得联系,并将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等文书送达给“熊某”。但是庭审时,“熊某”没有到庭,法院遂依法作出缺席判决。诉讼法官又赶紧给“熊某”打电话,把“熊某”叫到法院来。“熊某”到法院后,当着外甥和法官的面,把实情说了出来。  

原来,2016年,熊某的舅舅莫某趁着帮熊某办理身份证的机会,留存了一份熊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后来,莫某冒用熊某的名义与叶某签订了《风管制作安装合同》在萍乡承包工程,因工程款结算问题,引发纠纷。  

对于给外甥熊某造成的不便,莫某也比较尴尬,当即将全部执行款4万余元履行完毕,法院也依法将熊某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