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地方法院
打印本页
最强强制执行措施路落地 浙江杭州法院执结到位1.99亿元

5月1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强化强制执行措施的若干意见(试行)》正式实施,被称为“史上最强强制执行措施”。《意见》落地后,战果如何?来看杭州法院!  

5月1日—13日,杭州两级法院共拘留被执行人281人,罚款200人,以涉嫌拒执罪移送公安4件,执结969件1.99亿元。  

欠了4万多工资款不付 公司老总被罚了5万元拘了15天  

2017年,江某与俞某在杭州S实业公司(以下简称S公司)工作9个月后离职,因劳动纠纷申请劳动仲裁。  

经仲裁,裁决S公司支付江某、俞某工资差额。S公司以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仅与S公司法定代表人存在劳务关系为由,向萧山法院提起诉讼。  

经审理,法院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S公司需支付相应劳动报酬。S公司不服,上诉至杭州中院,被驳回。  

判决生效后,S公司仍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江某与俞某向萧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通过信件、电话、短信、浙江移动微法院等多种途径,传唤S公司法定代表人颜某到庭接受执行询问。但S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诿履行,一会要求执行法官直接联系律师,一会推说未收到相关执行材料,一会告知颜某远在国外不便处理……在此期间,还不顾法院执行,将厂房迁往上虞。  

近日,经当地公安的协助,萧山法院将颜某拘传到庭。面对苦口婆心的劝说,颜某不为所动,推说不知晓案件,不会轻易付钱,还摆出一副撒泼打滚的架势。  

执行法官对此早有准备,拿出各类送达回证,严正告知:“撒泼打滚在这里没有用!拿出你的手机,把12368发给你的短信一字一句读出来!”  

读完短信的颜某泪眼婆娑问执行法官:“法官,这上面说要罚我5万元,还要拘留我,这不是真的吧?这两个案子加起来也才4万多块钱啊,我马上就把这钱付掉,你放我走吧。”  

此时的悔恨为时已晚!最后,颜某履行了4万多元工资款。尽管如此,因颜某拒不履行法院判决,且以各种手段躲避执行,被萧山法院处以罚款5万元、司法拘留15天的强制措施。  

领取高额拆迁款 私自做主拆迁户涉嫌拒执被移送公安  

拆迁后有336万余元补偿款,他不仅没联系法院主动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债务,还自己作了分配,让6个人以债权人名义领取。近日,淳安法院以被执行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案子线索移送公安立案侦查。  

被执行人方某在淳安法院有5起执行案件,拖欠的案款本金合计400余万元。执行中,执行员发现方某名下仅有1套房子,但因是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很难处置变现。虽然房子无法拍卖,但由于千岛湖镇政府对房屋所在的这片区域征迁,2018年7月8日,方某与镇政府签订《非住宅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2天后,336万余元的拆迁款打入了方某及相关人名下账户。然而,方某没有主动联系法院履行债务,而是自己做主进行了分配。  

2018年7月13日,执行员得知方某有拆迁收益,立即前往征迁办调取证据材料,同时找到征迁办工作人员进行调查。果然,调查结果显示,方某将总计336万余元的拆迁款分为了6份,其中5份由胡某等5人以债权人名义分别领取,总额为242万余元,最后一份由委托人杨某领取,数额为92万余元。  

经法院调查,胡某等5人及杨某与方某的债权债务关系还没有经过法院诉讼确认,法院无法确定这几笔债权的真实性。也就是说,胡某、杨某等人是不是真实的债权人还不能确定。  

淳安法院认为,方某通过与千岛湖镇镇府签订协议及通过案外人代领拆迁款的形式将所有拆迁补偿费全额领走,执行案款却分文未付,导致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为依法维护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处力度,淳安法院以方某的行为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受理并进一步侦查中。  

逃避阻碍法院执行“老赖”“帮凶”双双被拘留  

被执行人吕某系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主债务人,从事美发行业。  

执行立案后,富阳法院多次传唤,但吕某一直避而不见,对法院发出的执行文书也置若罔闻。执行员第一次前往被执行人吕某经营的美发场所时,吕某表面应和执行员,会在帮顾客理完发后前往法院说明情况,后借故逃脱。2018年7月,经申请人举报,富阳法院强制传唤被执行人吕某,后双方达成和解,鉴于被执行人存在拒不申报财产的行为,富阳法院对被执行人吕某采取罚款1000元的强制措施。  

达成和解协议后,吕某仍未履行,申请人无奈之下于近日向法院执行举报。执行员赶至被执行人经营的美发场所,强制传唤被执行人。但被执行人吕某以各种理由推脱,拒绝配合,店员刘某也参与阻碍执行。经多次警告无果后,执行员强制传唤被执行人吕某及案外人刘某到院。  

由于被执行人拒不申报财产,案外人阻碍法院执行,富阳法院对此二人采取了司法拘留15日的强制措施。  

最后,送给还心存侥幸的“老赖”们一首打油诗:  

失信老赖莫道不知晓,  

执行最强措施实施了。  

昨宵灯红酒绿快活好,  

明朝限制消费难买票;  

昨宵房子车子名下有,  

明朝查封腾退被拍卖;  

昨宵东躲西藏匿行迹,  

明朝身戴手铐悔当初。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