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地方法院
打印本页
广西桂林:孩子上学受限 “老赖”主动 “求还钱”

5月8日,还没到上班时间,被追了将近一年的数名被执行人突然主动现身,忐忑不安的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办公室门前徘徊……  

“法官,能不能把我的名字从失信名单中删掉,我现在坐不了高铁、回不了家,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法官,我支付宝被冻结了,孩子也上不了学,我今天是带钱来的,现在我就是一心一意还钱来的,马上帮我办理吧。”  

“我不想再挂在黑名单上了,朋友亲戚都知道了。”  

同一案件里一直“淡定”的几名被执行人再也承受不了惩戒失信的“紧箍咒”,终于慌了神,不远千里的赶到象山区法院火急火燎地追着法官抢着还钱,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某六、梁某玉、陈某熊诉莫某某、赵某某、莫某某、阳某某土地入股合同纠纷一案于2018年7月6日在象山区法院判决生效后,至今未履行判决书中所确定的义务。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该院于2019年1月17日向四名涉案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责令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涉案的几名被执行人以在外地打工为由既不肯主动到法院申报财产也不愿出面协商,反而规避执行,以为这样可以无限期地赖账,法院通过网络查控系统采取“线上线下”查询,也没有在被执行人名下查到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对涉案的多名被执行人采取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限制高消费等措施,被执行人依然“深藏不露”,案件一时陷入僵局。  

“钱法官,我发现几名被执行人在广州某地打工…..”在接到案件申请人打来的举报电话后,该院雷霆出击,主办法官携带相关法律文书,集结执行干警奔赴广州,对涉案被执行人进行了蹲点、排查。  

为了躲避执行,制造自己无钱还款的假象,被执行人特意将银行卡的钱全部转至自己的“支付宝”账户。  

主办法官在与被执行人当面多次协商无果后,一天,该院查询到被执行人支付宝账户有存款,且存款数额不断变化。为避免被执行人转移存款,在支付宝总部工作人员积极配合下,该院对被执行人的支付宝账户进行冻结并对账户内余额1.7万余元依法予以划扣。  

聪明反被聪明误,失信被执行人自以为是的小伎俩还是没有躲过执行法官的法眼。一个短信通知让他傻了眼:“您的支付宝账户的余额已被象山区人民法院扣划,目前账户余额为0……”  

与此同时,执行法官通过排查核实,发现其中一名被执行人的孩子即将就读一所高收费的私立学校,在教育局与学校的积极配合下,该院对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进行限制,眼看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入学名额要落空,慌了神的被执行人立刻联系了法院要求清偿还款义务。  

通过网上公布失信人名单,涉案的另外几名失信被执行人被身边的朋友贴上了“老赖”标签,由于买不了动车票、飞机票,从而陷入“有家不能回”的尴尬局面。  

迫于失信名单、限制高消费等的压力,在外打工的涉案失信被执行人都不约而同的从千里之外赶到象山区法院。5月8日,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涉案的多名被执行人与案件申请人达成了和解协议,现场将9万余元的执行案款一次性履行完毕。鉴于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当即履行,执行法官将涉案的被执行人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  

禁止失信被执行人或限制消费人员为其子女支付高昂学费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法院的目的在于督促其主动履行法律义务,但其子女的受教育权益是受法律保护的,仍然可以就读公办学校及相关低收费私立学校。  

人无信而不立,“赖”终究不是办法,要想在现代社会立足,还是要讲诚信,诚实才是做人之本。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