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地方法院
打印本页
河南民权:旅游乘高铁受阻 失信人归来忙还款

10月10日上午,在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王泾达的努力下,被执行人焦某黎履行了全部义务,案件顺利执结。

焦某黎是县城某学校的一名教师,收入稳定。2017年12月8日,焦某黎因购买房屋交首付款,还差3万元,遂向亲戚宋某、郝某提出借款。宋某提出帮其借3万元,但是,需要给人家支付利息。因为急需用钱交纳首付款,焦某黎便同意由宋某出面,帮忙借到3万元应急。并且保证20天后自己连本带利息全部归还。宋某得到焦某黎的许可,便与郝某、焦某黎风风火火地找到同乡辛某,说自己急需用3万元钱办事。之前因为彼此熟悉,辛某也没加细问,便将3万元钱交给了宋某。宋某为辛某出具了借条,约定了20天后归还。在场的郝某、焦某黎两人自愿担保,并在借条上签上了各自的名字。出了辛某的家门,在车上,宋某将钱如数转给了焦某黎。三人便直奔售房处,一切办妥,各自散去。  

20天转眼就过去了。此时辛某不见宋某还款,便找宋某讨要说法。宋某表示钱给实际借款人焦某黎了,让宋某找焦某黎要。于是,辛某来到学校找到焦某黎。焦某黎表示,钱是宋某借的,其与郝某只是担保,如果宋某还不起了,其再还款。后辛某再找宋某,宋某已到外地打工。偶尔电话联系到宋某,还没说起还款的事情来,宋某就以工作太忙为由,挂断了电话。几经反复,辛某很是为难。在热心人的指点下,辛某一纸诉状将宋某、郝某、焦某黎告上了民权法院。2018年4月23日,该院经审理,依法判令宋某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辛某借款3万元。同时,郝某、焦某黎对宋某的3万元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宋某迟迟未履行还款义务,辛某遂于2018年5月24日再次来到民权法院,申请对宋某、郝某、焦某黎强制执行。  

申请人辛某与被执行人宋某、郝某、焦某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转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王泾达及时向宋某等3名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限制高消费令等各种法律文书。每每找到宋某,宋某都以焦某黎是实际用款人为理由,希望法官与其联系,敦促焦某黎偿还借款;找到焦某黎,焦某黎以不是借款人为由,恳请法官找到宋某,由宋某偿还借款。如此这般推脱一番,都不愿履行法定义务。通过网络查找,王泾达也没有找到宋某、郝某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焦某黎名下虽然有一笔存款,但数目较小,远不够3万元的债务。且在每次前往执行时,宋某、郝某都因在外地打工,而见不到人。尽管找到焦某黎,焦某黎因膝下还有一个不到2岁的孩子,也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为惩戒宋某、郝某和焦某黎的失信行为,经院领导批准,王泾达将3名被执行人拉入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2018年国庆节期间,焦某黎和同事结伴到国内某著名景点旅游观光。因无法购买高铁票,焦某黎只能乘坐普通客车前往。一路颠簸,同事怨言颇出,都戏谑焦某黎是个“老赖”。返程时,同事都坐高铁回到了民权县,唯有焦某黎被“晾”在一边,其尴尬地独自一人搭乘普通客车,才回到家乡。这事对其打击很大,谎称生病,一连睡了两天,生“闷气”。  

焦某黎生病请假的事儿被单位同事知道后,同事都明白个中原因。既没有人询问病情,更没有人上门看望慰问。睡,也不是办法,根本问题还是得解决法院“拉黑”的事情,履行义务,免得再节外生枝,造成更大的被动。焦某黎这样想着,最终理智战胜了困惑。经过一番资金筹措,10月10日,焦某黎来到法院,将3万元执行款交到法院,办理了执结手续,并得到了申请人的谅解。至此,辛某与宋某、郝某、焦某黎民间借贷纠纷案顺利执结。

责任编辑:高冰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