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交流 > 执行研究
打印本页
法院扣划的执行款如何确定分配的节点

  内容提要:执行工作更应该讲究工作的时效性和准确性,执行的时机稍有怠慢即瞬间消失,被执行人财产的不及时控制和处置都有可能带来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再加上近几年为了规范执行行为,执行异议程序和执行分配的广泛适用,规范执行的同时也增加了执行程序的繁琐,一些当事人利用执行异议、虚假诉讼故意拖延执行、参与分配、稀释债务,执行财产处置的随意性和不规范就不能公平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体现不出司法的正义和权威,所以对我们的执行节点的把握和规范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严格明确执行时间节点不仅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而且更符合执行效率、执行公平和善意文明执行的要求。本文主要针对具体案例的剖析和法律的相关规定的适用,论述法院扣划的执行款如何确定分配的节点,以达到更高效、公平、快捷的执行,最终减少信访,解决社会矛盾纠纷。

  基本案情

  关于简某某与李某民间借贷纠纷案,执行法院于2016年7月5日向某县国土资源局送达了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提取权利人在诉讼中保全的被执行人李某在某县国土资源局的土地保证金171.2万元,某县国土资源局于2016年7月19日将简某某申请执行的案款171.2万元汇入法院账户。

  在法院提取的李某保证金款汇入到执行款专户当日,案外人某公司即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对扣划的171.2万元主张所有权,案款暂停支付。执行法院于2016年9月2日裁定驳回案外人某公司的执行异议请求,案外人某公司又提起异议之诉,经执行法院审理作出异议之诉判决,驳回案外人某公司诉讼请求,案外人某公司未上诉,至2016年12月13日该案判决书生效。简某某案件扣划的171.2万元款项,于2018年3月5日全部支付完毕。

  在此案外人某公司提出异议的同时,另外权利人侯某某、鲍某与李某民间借贷纠纷分别于2016年7月11日、12日申请立案执行,两异议人分别于2016年10月30日和11月3日向执行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参与简某某案扣划李某在某县国土资源局的案款分配。执行法院于2017年11月13日作出裁定书,认为执行案款到达执行款专户,即应视为该执行行为终结,侯某某、鲍某的参与分配申请在该案款执行终结后提出,不符合参与分配的规定,裁定驳回侯某某、鲍某的参与分配申请。侯某某、鲍某不服提出执行异议,后向江苏省高院申诉,撤销了一、二审法院不予分配的裁定。

  本案中就涉及到法院扣划到的执行款如何确定分配节点问题,是在案款支付前还是在案款扣划到账前,对此双方争议较大,法院审判人员之间对此也有较大的意见和分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零八条之规定:被执行人为公民或者其他组织,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其他已经取得执行依据的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参与分配;第五百零九条:申请参与分配应当提交申请书,申请书应当写明参与分配和被执行人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事实、理由,并附有执行依据。参与分配申请应当在执行程序开始后,被执行人的财产执行终结前提出。这里就确定了当事人提出分配的时间节点为“被执行人的财产执行终结前”。但什么是财产执行终结,如何定义或者如何确定“财产执行终结”?

  一般来说“财产执行终结”是指人民法院处分执行标的所需的所有法定手续全部完成之前。一种观点认为对于不动产和需要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动产或者其他财产权,是指协助办理过户登记的通知书送达之前,如当事人自行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是指实际变更登记之前;对于动产或者银行存款类财产,是指交付或者拨付给申请执行人之前或者分配完毕之前。本案中,侯某某和鲍某分别于2016年10月30日和11月3日,对简某某申请执行李某一案执行到的款项171.2万元申请参与分配,该款虽于2016年7月19日已汇到执行法院执行账户上,但此时款项尚未处分完毕,不应视为被执行人的财产执行终结。因此,认定法院执行中以侯某某、鲍某超过申请参与分配时间节点为由,驳回侯某某、鲍某的参与分配申请于法无据。同时认为允许异议人参与分配,是出于公平保护债权人利益的需要,不仅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而且更符合执行效率、执行公平的要求。

  但笔者对此有不同意见,笔者认为“财产执行终结”不是案件执行终结,是法院执行被执行人具体财产的执行行为终结,财产的执行应分为货币类财产执行和非货币类财产执行,如果被执行人非货币类财产通过拍卖、变卖或者以物抵债等方式的,应为拍卖、变卖或者以物抵债裁定书送达(生效)之日为财产执行终结;对于货币类的被执行人财产,应为货币到法院执行款专户或者当事人账户之日为财产执行终结,更严格来说是人民法院划拨、提取之日为财产执行终结。根据最高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金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划拨、提取被执行人的存款、收入、股息、红利等财产的,相应部分的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计算至划拨、提取之日;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财产拍卖、变卖或者以物抵债的,计算至成交裁定或者抵债裁定生效之日;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财产通过其他方式变价的,计算至财产变价完成之日。从此规定中可以看出,划拨、提取之日和裁定生效之日就代表被执行人已经履行完义务,不再支付迟延履行金或债务利息,执行法院对财产处置执行行为的作出即完成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的执行,意味着被执行人财产已经执行终结。所以本案中被执行人的保证金在执行法院扣划、提取裁定后即完成了财产执行行为,视为被执行人已经履行完义务,之后即便协助义务人没有按规定完成协助执行义务,造成的损失(逾期的利息等)也应由协助执行人来承担,所以在提取裁定后其他债权人提出参与分配申请即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分配节点,应不予参与分配。

  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2月27日修订的《关于执行款物管理工作的规定》第六条规定:被执行人可以将执行款直接支付给申请执行人;人民法院也可以将执行款从被执行人账户直接划至申请执行人账户。但有争议或需要再分配的执行款,以及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的,应当将执行款划至执行款专户或案款专户。从此规定亦可以看出扣划的执行款从扣划、提取之日即视为被执行人的财产已经执行终结。本案中,被执行人保证金在诉讼中即被保全冻结,没有任何案外人提出异议,执行法院在扣划时完全可以按照上述规定,将执行款直接扣划至申请人账户,亦视为被执行人已经履行完义务,财产执行已经终结,即使扣划至法院执行款专户也只是暂存款,后期案外人再提出执行异议暂停支付或者其他债权人申请参与分配均不影响案件的履行完毕。

  本案之所以没有及时支付给申请人,就是因为在执行法院扣划案款到账之日案外人即提出了执行异议,接着又提出执行异议之诉,致使案款暂停发放,后又引来其他债权人的诉讼和分配申请,致使案款一直不能发放。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法院扣划、提取裁定生效后,被执行人财产即执行终结,被执行人义务及视为已经履行完毕,该案款应明确属于申请人所有。之后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亦应属于财产执行终结后提出,执行法院应裁定不予受理,对于案外人的恶意异议和诉讼而造成的损失,申请人完全可以用过诉讼另行主张权利。

责任编辑:任喆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