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交流 > 执行研究
打印本页
司法专门化在行为执行领域的延伸
——评贾汪法院家事行为执行机制升级工程

司法专门化是现代法治和司法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客观要求。贾汪法院对家事司法专门化的改革探索一直走在全国法院前列,从正式设立全国第一家独立编制的家事审判庭,到“亲情弥合八步法”被最高人民法院转发推广,再到创新冷静期疏导、反家暴联动、多元化调解、访帮救温暖等工作机制,形成了契合婚姻家庭法律关系特殊性,且兼具专业化、社会化和人性化特点的一整套有别于普通民商事审判的争议解决方式,取得了良好效果。随着家事审判机制的日益成熟,贾汪法院并没有停下改革探索的步伐,而是将改革从审判领域向执行领域进一步拓展深化。

当前,理论界、实务界对家事执行工作的关注并不多,导致家事司法专门化在进入执行领域后戛然而止。虽然大量家事案件在审判阶段得以和解,但实际上仍有部分案件未能实质性化解而进入执行程序。以贾汪法院为例,该院约有7%的家事案件进入执行,约占执行首执案件的2%。比例虽然不高,但家事执行案件特别是其中的行为执行案件所造成的执行难题却不容小觑。家事行为执行案件中,身份利益、财产利益、人格利益、安全利益、情感利益等交织,金钱、财物与行为等执行标交错,案件当事人之间矛盾由来已久且往往互负义务,往往导致家事行为执行案件需要执行人员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而且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家事纠纷,简单地强制执行往往更容易激化矛盾、引发次生纠纷,强制执行在这里面临着英雄无勇武之地的尴尬局面。这些案件,成为挡在破解“执行难”道路上的拦路虎,极大地消耗着有限的执行资源,迫切需要推进行为执行专门化的探索。

同时,探索家事行为执行工作机制的意义还不仅限于此。行为执行广泛地存在于家事纠纷、物权纠纷案件中,涉及婚姻家庭、邻里关系等日常生活领域,与百姓安居乐业息息相关,与社会和谐稳定密切相连,不仅要妥善解决当下的问题,更要着眼长远理顺长时期内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行为执行的真正目的绝不是机械地完成执行依据的内容,而是在执行阶段进一步化解社会矛盾,其解决的不仅仅是法律问题,同时也是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纵观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执行立法现状,都针对行为执行程序予以特殊规定。如台湾地区《强制执行法》设置独立章节规定了行为执行的内容;德国虽没有单独的强制执行法,但在其民事诉讼法典中对行为执行作了细致规定。而在我国,目前还缺乏明确的法律规范,在积极推进《强制执行法》立法的进程中,几次《强制执行法草案》以及各类《强制执行法专家意见稿》也都对行为执行内容列专章规定。贾汪法院以家事行为执行案件为切入点探索专门化的执行工作机制,对行为执行程序的改革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推进行为执行专门化,贾汪法院提出了修复优先理念和“行为执行八步工作法”,并取得了执行效率高、强制措施用得少、实际执结效果好的初步成效,对行为执行专门化建设具有重要的启发借鉴意义。

1.执行理念专门化。新理念引领新发展。修复式司法是刑事司法中的概念,借用在此,主要指社会关系修复,即在一定的法律原则下,对因矛盾纠纷所破坏的社会关系进行修复治愈,以达到修复社会关系的目的。相比审判中的修复式司法理念,在执行领域除了关注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修复外,更侧重引导当事人回归理性和秩序,更侧重人与社会公共资源之间、人与社会公共秩序之间的关系修复。在修复先行理念的引领下,少年家事审判中的“柔性司法”方式,行政领域的“比例原则”都可以在执行中加以借鉴。其宗旨就在于以消除对立、修复关系为导向,突出司法过程的柔性和程序的弹性,注重利益平衡,减少冲突和对抗,将强制执行控制在合理限度内,在执行目的与执行措施之间,各方当事人利益之间保持合理的平衡,以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

2.执行团队专门化。 行为执行案件的特殊性对执行人员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要具备丰富的专业知识,还需具有体察人情民意的人文关怀,不仅要善于从情理法的角度予以释明引导,更要善于审时度势用好执行方法和技巧。贾汪法院在家事审判庭的基础上成立家事执行团队,是一项有益的探索。一方面,确保了在办案人员、司法理念、方式方法上的延续性,充分利用已经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依赖,继续做好疏导引导工作。另一方面,确保了办案力量的多元化。除了一般的法官助理、书记员、警务人员等辅助人员外,家事审判团队中的家事调解员、家事调查员、心理疏导员等“三员”队伍也能够顺势引入执行团队中,充分发挥其在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方面的知识经验,扩大其司法参与度。

3.执行机制专门化。行为执行在工作机制上的特殊性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立审执协调机制。加强对行为时间、地点、方式等执行依据的细化明确,对达成和解、调解的案件注重对义务人即时履行义务的教育和督促。特别对于金钱、财物、行为等多执行标的案件,注重财产申报等执行机制在立案阶段、审理阶段的先行适用,为后期行为执行减少阻力。二是执行联动机制。注重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在行为执行领域的拓展,借助基层治理网格,充分利用网格员、人民调解员、乡贤能人等熟悉当事人、熟系社情民意的优势,有效提高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的意愿。三是行为执行“一次有效执行机制”。不同与针对金钱债权类简单案件的快速执行机制,这里的“一次有效执行”是特别针对行为执行案件执行周期长、反复执行率高的问题而提出,意在通过一次成功的执行,把法理情理讲透,把社会关系修复好,避免后续履行进入执行环节,促进矛盾纠纷实质性化解。

4.执行方法专门化。行为执行体现出低强制性的鲜明特征,贾汪法院的提出的“行为执行八步工作法”充分体现了这一特点。一是说服教育优先。把说服教育挺在前面,通过心理疏导、释法析理,充分运用传统美德、善良风俗等传统文化进行疏导规劝,理清思想症结和问题根源,引导各方当事人回归理性、化解恩怨。二是执行和解贯穿。准确把握各方当事人的心理变化和需求变化,把调解、和解工作贯穿执行全过程。在这里要充分借助村(居)委会、工作单位、群团组织等社会各界力量,把行为执行与社会治理紧密融合。三是强制执行托底。低强制性并非去强制化,强制性的托底保障是提升执行效果、维护司法权威的重要基础。行为执行中的强制性可以采取邀请亲友参与、邀请媒体报道、向基层组织或工作单位曝光失信行为等柔性方式开展,而避免采用拘留、罚款等常规的高强制性措施,着重对被执行人心理产生压迫,而非将矛盾激化扩大。总之,综合“多对一”力量,用好刚柔并济、软硬兼施的执行措施,打好行为执行“组合拳”,促进矛盾纠纷在执行领域彻底实质性化解。

责任编辑:孙欣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