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当年说话都脸红的姑娘用20余年演绎了法律的温度
——记浙江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一级法官刘琰

640-1.jpeg

法学院毕业20年的同学会上,同学们指着她说:你?执行局?

是的,这个依旧在脑后梳一根粗粗的麻花辫、穿长裙的她,现在的身份是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一级法官。

上海大学法学院的同学毕业后大多都在法律圈,无非是体制内还是做律师的区别。但是,刘琰,大学里说话都脸红的女生现在却在系统里对抗性最强的执行岗位,这对比太强烈了。

第一次强腾,老干警一把把她拉到身后“莫慌”

2013年8月,夏季的天光暗得晚,一直等到8点多,杭州城北某化工厂地块中孤零零的那栋宿舍楼才被周遭的黑暗吞没,零星几个窗户亮了灯。

突然,一束束强光照射到小楼,原来是“埋伏”在周边的法院警车在一声令下后齐刷刷地开了车灯。

原工厂经历了一系列改制和被收购后,该地块确定整体拆迁,有人提出宿舍是当年厂方分给他们的,不让拆。收购方所以申请强制执行。

小楼住户所剩寥寥,基本上也都是员工“请”来占位的。晚上是强制腾退好时机。

刘琰跟着执行干警们一起下车踩着齐膝的杂草冲向小楼,没想到,十来条狗狂吠着迎面而来。

她下意识地一退,近旁一位年长的干警一把把她拉至自己身后,“不要慌”!

那是已经在法院不少岗位历练了十来年的刘琰初到执行局参加的第一次强腾集体行动。

转眼,她在执行局也干了7个年头了,职业生涯的诸多荣誉都是在这里获得的。但是她一直记得突临险境时那位老干警拉她一把,和黑夜中那句充满力量的“不要慌”。

裁判之后依旧未了进入执行局的都是“烫手山芋”。要不,就是被执行人确实履行不了;要不,就是碰上老赖了。

离婚官司的抚养权交接,涉案房产的强制腾退,还有一些针对企业的执行,常常会有不明就里的员工被煽动着组成“护厂队”跟执行法官横眉对峙。

这七年,刘琰都碰到过了,她从执行干警一步步做到副局长,她也学会了面对险境跟同事们说“不要慌”,挺身而出“我来”。

比如在2018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年里,有同事岗位调动,剩下的未结案,刘琰说“我来”,在2018年的7月和8月,她办结223件案件,漫长的暑假儿子竟然没见过她。早上她出门时孩子没醒,晚上11点到家儿子已睡,更别提双休日了。

谁来保障拆村建居中那宝贵的10%留用地

城市化洪流中拆村建居是比较容易起纠纷的环节,法律关系也比较复杂,加上作为实践科学的法律总有一定滞后性,这时候解决问题就要靠法理和创新的深入融合。

2016年,杭州某村留用地项目给现行法律出了一道难题。

为了更好地保障拆村建居过程中失地农民的权益,政府往往会留给村集体一块留用地,可以用作开发,但是在合作开发中村民必须持有51%的股权,以此保障村民收益。

但是该村的留用地在合作开发中,村民大会将留用地整体抵押给银行用于贷款融资,后来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开发的商业用楼也烂尾了。

银行要求兑现抵押权。难题来了,留用地做的是整体抵押,如果“完全”保障抵押权那么村民的51%的权益怎么办?一方是保护债权人合法利益,另一方是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政府也为此成立专班。

刘琰和她执行局的小伙伴们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经多方调研和法律论证,最终确定了采取49%公开拍卖和51%由经合社定向回购的拍卖方案。既保障了抵押权的兑现,也通过锁定由村民经济合作社回购的方式保住了村民51%的合法权益。

这件“微创新”使得作为法律人的刘琰进一步认识到法律是社会框架的规则设计,也是解决问题的利器,想游刃有余就要多动脑筋。

她被诚信的被执行人感动到朋友圈打CALL

司法机关工作久了,性格往往磨炼得低调而谨慎,法官们的朋友圈素来更新甚少。

2018年的一天,刘琰发了一条圈:“做执行四年了,难得遇见如此诚信的被执行人(因为我在三个月前告知她三个月后来申报财产变化)。这个女人命途多舛。”

执行副局长被感动到圈里“爆料”,媒体纷沓而至。

这是一起挪用资金案和一起民间借贷案,背后是一个女人痴情人生。

18年前,小杂货店老板娘爱上租住在附近的男大学毕业生。两人走到一起。

18年里男人白手起家,坐拥排屋、农庄、加长版奔驰,后被列入老赖名单,销声匿迹。而她为了他挪用公款入狱,出狱后被债主拉到法院。

女人初中文化,又有“进去过”的背景,只能找到一些两三千月薪的工作。但是每隔三个月她都会主动到法院申报财产,跟承办法官约好还款计划。

这个案件的承办执行法官就是刘琰。

刘琰被她感动,为她打CALL,彰扬诚信,也帮她四处联系给予帮助。

素不相识的我们,生命曾经都是平行线,因为一个案件一次执行有了交叉,“在她身上,我也有习得”,刘琰坦荡荡地说起作为执行法官在被执行人身上的“习得”,正是这样一种出于女性感性的体悟和宽阔的感知力,让当年的单纯少女活出了人生的宽度。

你听到过早上5点的鸟鸣吗,那是幸福的声音

23年,刘琰一直在拱墅法院兜兜转转,民商庭、审判监督庭、立案庭、行政庭、执行局。

她是行政庭那个当判则判的女法官;她是勇挑重担,四处奔波的执行法官;她先后获得杭州市行政审判先进个人、荣立集体三等功两次,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一次;2017年以来,共执结执行实施、异议案件共计1414件,标的到位金额近5.9亿元。

但是,归根结底她还是一个上有老下小中家庭事业需要两头兼顾的中年砥柱。

去年,刚刚经历了夏天如火如荼的破难战役,儿子也开始了住校生活,刚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她,又接到生活战书,一直以来帮她照顾家中的母亲被查出恶疾。

“那一个月,白天工作再忙,晚上我还是没法躺下来,一躺下来就流眼泪。”

好在母亲手术效果非常好,接她出院那一天,母女间的对话是这样的“我们又能听到清晨5点的鸟鸣,何等幸福,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妈妈你赚来的。”

以后的日子,如果晚上不加班,运河边她们会手拉手散步,周末爬宝石山,做老师的母亲会给刘琰讲解“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说的是寻常日子其实都是点滴美好,要珍惜才不致后悔。

就像执行工作,申请人也好,被执行人也好,都是人生踏进囧途,见过女股神江南里豪宅法拍,也见过放债无回踏上天台。措施要上去,情感要下沉,一手是司法的公平正义敬畏心,一手是善意执法的司法温度。法律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从踏进大学法学专业那一刻起,刘琰一直一直在考虑。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