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天地之法 执行不殆
——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白云良

222.jpg

4月29日,《辽宁法制报》08版以《天地之法执行不殆——记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先进个人白云良》为题,整版报道了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白云良甘于奉献、勇于担当、身先士卒的执行事迹。

白云良,研究生学历,现任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三级高级法官。先后在沈阳基层法院、沈阳市委政法委工作,在沈阳中院先后任民二庭、民三庭、民五庭副庭长、庭长等职务。

被评为辽宁省人民满意政法干警,荣获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沈阳市委二等功、沈阳市市长特别奖、沈阳市劳动模范称号,四次荣立三等功,2018年被辽宁高院荣记二等功,2019年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最强执行干警”,2020年1月被评为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先进个人。

器欲尽其能必先得其法

“我如果接起这个电话,你这一上午可就白来了。”记者对白云良的采访,从不间断的电话铃声中开始。聊起执行工作,这个浓眉大眼的东北汉子的表情渐渐丰富起来,热情和执着是其中最突出的两种。

“执行干警的精神面貌、素质和能力,都能决定促进执行工作还是阻却执行工作。沈阳法院执行工作迎来崭新面貌,是从人开始、从队伍建设开始的。”

2013年,白云良调任执行局局长,秉承着“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的他,到任后即开展了两项重点工作:随机抽查案卷、亲自接待信访,短短半年,他摸清了执行工作的“缺口”,“单个法官办案缺乏威慑力、效率不高,执法办案过程不够公开透明,暴力抗法事件时有发生。”2013年12月,白云良首次向沈阳中院党组提出构建执行工作新模式——团队化办案,1个月后,沈阳中院执行局开始实行执行长(法官)、执行员(法官)、执行助理、书记员、法警集体执行制,打破传统的分案和办案模式。

2016年1月,白云良向院党组正式提交起草的执行改革方案,由执行长或法官对案件负总责,其他人员履行好各自职责,既有利于形成合力,又有利于监督和追责。警务力量的参与提升了法律的强制力和威慑力等详细内容一一加入。

据了解,2014年以来,沈阳中院执行局多次进行人员整合,一批懂业务、爱执行、作风好的人员被选拔到执行工作岗位,共形成12个执行团队,每个执行团队6-8个人组成。

“改革是人民法院发展的动力!”提及7年来如何通过建章立制重塑团队,白云良告诉记者,寻准了“入口”之后,他找到了很多个“出口”:组织起草了号称全国执行工作“最长”实施办法的《关于“基本解决执行难”实施办法》,提出153条具体举措,对执行的各个环节提出操作性极强的指导性意见;组织制定了《执行工作考评办法》《关于规范指定执行、提级执行、协同执行的实施办法(试行)》《关于加强廉洁执行的规定》等数十个规范性文件,积极理顺内设机构职能、健全工作考评、探索规范化管理等改革举措随之先后落地,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执行队伍就是这样锻造出来的。

铁腕治军、铁面无私、立下的规矩就是铁板钉钉。执行局里,有很多人背地里称呼白云良是“三铁”局长,可在采访中,白云良却向记者反复重复这样一段话:“‘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三年来,沈阳两级法院的执行干警们加班加点工作,在个人生活、家庭生活中做出了非常大的牺牲,希望各级组织和领导能够更加关心执行队伍,从长远上保障队伍的健康发展。”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你猜猜,我办过的执行案件,最大标的额是多少?”白云良突然发问,“几千万?过亿了吗?”记者毫无头绪地猜道,“24个亿!你好好想一想,这牵扯了多少人的利益?这背后又有多大势力?”白云良的眼里透出深意。

“有过害怕的时候吗?”记者追问。

“不害怕是假的,我担任执行局局长以来,收到的敲诈勒索、威胁恐吓信件不下百封,还有不计其数的恐吓电话。但恐惧没有动摇我的信念,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我不但要把执行工作干到底,我还要跟这些恶势力斗一斗!”白云良说。

言必行,行必果。

有一次,沈阳中院的执行干警在盘锦地区执行某房产公司时,其法定代表人吕某口出狂言,拒不执行。白云良态度坚定,果断对吕某采取拘留措施,吕某被羁押次日,即主动提出偿还1500万元,余款分期按月履行。然而,吕某之后只履行了两个月,又故技重施拒绝履行。白云良派执行干警二下盘锦,在其公司的财务室搜查出90多张银行卡,内有存款近1亿元,卡主分别为公司的7名财务人员。经突审,7名财务人员均承认卡内款项实为公司所有,目的就是为了规避返还欠款。“吕某被移送到公安机关追究‘拒执罪’才真正老实了,最后全部履行了欠款。”

2016年到2018年,沈阳市两级法院共拘留2021人。

2019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牵头开展的“最强执行干警”评选活动结果揭晓,全国法院共有10位执行干警当选,白云良名列榜首。

“执行局应该是法院最能战斗的队伍,我作为局长,必须给下面人‘打个样’!”“最强执行干警”笑着告诉记者,2018年初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他“获益匪浅”,“黑恶势力被重拳打击,背后的‘保护伞’被连根拔起,这些都间接促进了执行工作的开展,我的恐吓信已经减少到一年几封了。”

担为民之责行利民之举

记者在几家沈阳地区基层院采访时,还听到了这样一件与白云良有关的事。

“在一起系列执行案件中,案件申请人某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申请强制执行,11个案件涉及1000余万元,我们处理起来非常棘手。”沈北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政委鲁进告诉记者,幸亏白云良创新提出沈阳两级法院执行一体化的理念,了解情况后把这个‘骨头案’直接提级处理了,效果非常好。

2016年来到执行局工作的鲁进,在“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三年里与白云良打过不下几十次交道,抛开请教个案解决思路外,平均每年白云良都会带队到院督导两次,“给我们挨条分析27项执行质效指标差哪儿了,该从哪些方面补足,教授我们如何应对规避执行的行为,如何解决送达‘老大难’问题……这些工作都在白局的脑子里,业务精熟,态度还特别认真。”

据了解,2016年以来,白云良多次走访督导沈阳地区的15家基层法院,这个能创新、敢担当的“领头雁”的工作作风被评价为:督导有力度,关怀有温度。

2018年9月21日早,秋风瑟瑟。沈阳中院执行局白云良执行组执行员刘继红、执行助理李佳峰着便装走进位于抚顺市某小区售楼处。两人的目的是对抚顺某置业有限公司可能存放沈阳某置业有限公司财务资料的地点进行摸排,被执行人沈阳某置业有限公司的系列执行案件能否顺利执行,直接关系到申请执行人——400多户业主的切身利益。“这一系列案是房屋开发公司逾期协助办理房屋产权证引发的纠纷,铁西区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沈阳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法定代表人又在国外,案件将成‘死案’。”白云良告诉记者,案件涉及这么多户业主的胜诉权益,绝对不能轻言放弃,他将系列案中的两件提级执行。

通过网络查询、到不动产登记中心和工商部门调查、向申请执行人征集线索,执行干警发现抚顺某置业最有可能是沈阳某置业公司转移、隐匿财产的场所。

镜头切回到9月21日这一天,经过两小时的紧张搜查,执行干警在二楼的办公室以及财务室分别搜出了沈阳某置业公司的公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财务资料及劳动合同等大量材料,均证实两家公司为混同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工作人员均为相同人员。

“妥!大功告成!”看着一桌子真凭实据,白云良信心十足。

为了在国庆节前让业主们顺利拿到执行款,9月22日,沈阳中院将尚未结案的162件系列案件全部提级执结。

“干执行,要对得起法律、对得起申请执行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9月28日下午,白云良在执行款发放现场讲话时,多次响起了掌声,业主纷纷竖起大拇指,更有人热泪盈眶。

不达目标誓不罢休、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就是靠着这股子劲儿,7年多以来,白云良带领执行干警奋战一线、不言苦累,让一份份裁判文书变成了当事人手中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