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砥砺前行十七年
——记河南省虞城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赵海亮

执行活动中,他总是冲锋在前,时时处处敢为人先;工作生活中,他与战友患难与共、并肩作战,带出了一支能征善战的执行队伍。他就是河南省虞城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赵海亮。

2002年,赵海亮从审判岗位上调任执行局副局长,如今,他已经在执行工作岗位上默默坚守了17年。从事执行工作17年来,赵海亮兢兢业业,依法执行,廉洁办案,被群众赞誉为“办案件比当事人还操心的执行法官”。他办理的案件多,执行效果好,堪称执行战线的“老黄牛”,特别是2016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赵海亮作为执行局副局长更是身先士卒,3年来执结案件1054件,办案数量、质量均名列前茅,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坚决如期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任务的决心和信心。

敢于碰硬 专啃“骨头案

2018年6月,全市法院“夏季雷霆”专项执行活动如火如荼进行中。虞城县法院执行干警在执行某公司与王某民间借贷纠纷案时受阻,由于该案件牵涉人员重多,社会敏感度高,院领导指派赵海亮带队统一执行。

赵海亮在执行现场指挥时,该案被执行人的亲戚邻居以及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把执行干警围了个水泄不通,强行阻止案件的执行,并恶语相向。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赵海亮沉着冷静,没有与闹事人员发生激烈冲突,而是反复宣讲法律,在稳定了众人的情绪后,赵海亮对带头闹事不听劝阻的人员果断采取司法拘留措施,最终使案件得以顺利执结。

执行办案中,赵海亮经常提醒干警,作为一名执行法官,遇到不明真相的群众谩骂、围攻,是执行工作中平常的事,我们不能激化矛盾,必须保持克制,冷静对待,还要讲究方法策略。对于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义务的“老赖”及妨碍执行的人,坚决予以打击,决不手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破解执行难题。

“夏季雷霆”专项活动期间,仅赵海亮办理的案件,司法拘留“老赖”36人,其中,移送公安机关6人,逮捕2人,刑拘4人,其他24人慑于法律威严,被迫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

我做起 身先士卒作表率

在基本解决执行难“凌晨突袭”行动中,赵海亮总是第一个来到法院,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带领全体执行干警一起开展集中执行。

2018年9月份,在执行会战中,由于超负荷工作,加上饮食作息不规律,赵海亮得了口腔溃疡,诱发咽喉发炎,一度高烧不退,头疼不止,但当他接到电话,得知一位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申请人病情严重,因迟迟得不到赔偿而面临断医断药的困境时,已经下班回到家中的赵海亮,只吃了一片退烧药,便急忙回到法院带领法警奔向被执行人家中。该案的被执行人余某长期隐匿外地,多方查找无下落,家属又不配合工作,案件执行进展缓慢,为了早日结案,赵海亮曾多次找到被执行人家属释法析理,但是收效甚微。这次得到余某从外地回到家中的消息,尽管身体不舒服,但赵海亮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在余某门外“争执”了近半个小时后,终于将刚回到家中不久的余某拘传到了法院。

在执行局办公室,赵海亮耐心做余某的工作,对余某释法明理,并将申请人的特殊困难讲给余某,百般劝说促其履行法定义务。最后,在当地村干部的见证下,被执行人余某委托家人、亲戚和朋友送来了12万元,并答应余下的分期付清。

当赵海亮把12万元的执行款送到申请人的床前时,申请人及其妻子感动的热泪盈眶……此时,天已经全黑,赵海亮的高烧还在持续。

讲究方法 信任架起沟通桥

赵海亮在办理执行案件时,经常主动与申请人联系,通报案件进展情况,用信任驾起沟通的桥梁。他常常对干警们说,作为承办法官,如果一两个月都不与申请人联系,人家肯定认为你消极执行,如果案件不能执行到位,申请人难免会产生不满情绪,甚至引发信访案件。

2018年12月,赵海亮办理的一起交通肇事案件,法院判决被执行人赵某赔偿申请人医疗等费用40多万元。赵某长期在新疆务工,通过电话可以联系到赵某,但赵某拒不告知其具体务工地点,执行难度较大。赵海亮经常与赵某打电话沟通,劝其主动履行还款义务,但赵某一直表示自己没有履行能力。

赵海亮始终没有放弃努力,时不时与赵某打电话,不但聊案件,也聊一些生活琐事,让赵某逐步对他建立了信任。赵某在电话中反映,其妻子和父亲接连患病,花了不少钱,自己也想还钱,但暂时没有还款能力。赵海亮抓住时机,告诉赵某可以与申请人协商,分期支付执行款。

在赵海亮的不懈努力下,赵某让其家属出面与申请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赵某先付5万元,以后每年还款3.5万元,直至全部还完执行款,该案以执行和解方式得以妥善解决。

协议达成后,赵某希望撤销失信“黑名单”。赵海亮表示,撤销“黑名单”可以,但是你得严格按照协议履行执行款,如果违反协议内容,可能构成拒执罪,后果会很严重。赵某表示会尽力履行还款协议。其实,调解协议达成后,赵海亮已经着手办理撤销赵某失信“黑名单”的手续了。   

释法析理 打开心结促执行

2017年,尽管已过立秋,但“秋老虎”的炎热势头丝毫没有减弱。当笔者和赵海亮一起走进稍岗乡黑刘村时,蝉声正响,太阳正毒。今天要去找的被执行人叫王某,执行的是故意伤害造成的赔偿款。

“人家已经服刑一年了,刚从监狱出来,如果再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于心不忍,我的想法是让王某主动履行最好。”在王某的家门前,赵海亮对笔者说。

其实赵海亮对王某一直深表同情,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赵海亮在办案途中多次路过稍岗,做王某的思想工作。

赵海亮推开王某的大门,王某正在午睡。也午是来的次数多了,王某的狮子狗见了赵海亮不停地摇尾巴。

王某让赵海亮坐下,倒上茶水,话也多起来了。

王某说:“我已经进监狱服过刑了,再让我赔他钱,我咋恁冤枉呀。俗话说,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我这连打带罚,我想不通。”

这些话,赵海亮已经听过不只一次了,赵海亮知道,这是王某心中的疙瘩,一直没有解开。

事情的起源于2014年3月12日的那个中午,王某在准备垒院墙时,与王乙因土地权属问题发生争吵,继而谩骂,矛盾升级后,两人发生撕打,王某抄起一根铁棍将王乙打倒在地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后经司法鉴定,王乙损伤程度为轻伤。2015年2月4日,王某被刑事羁押,同年2月14日被逮捕。2015年9月4日王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虞城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16年2月3日,王某服刑期满被释放。

事情并没有因为王某的服刑而结束。2016年7月,王乙又向虞城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某赔偿自己的医疗费、误工费。2016年9月14日虞城县法院判决王某赔偿王乙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9万元。2017年3月4日王乙申请执行。这起难结的“骨头案”落在了赵海亮手上。赵海亮依照法定程序向王某送达了法律文书。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赵海亮多次登门找到王某,向其释法析理地做工作,说明不履行判决义务所面临的后果,试图打开王某的心结,促其主动履行判决义务。

赵海亮说:“你已经服刑期满,大事已经过去了,赔偿款没有支付,这个案件就没有结束,如果因为这1.9万元的赔偿款再进去,那真是因小失大,太不划算了。”

赵海亮还说:“我一直没有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因为我也同情你,你那一棍子也是打巧了,结果酿成了大祸。以后遇到事情可千万不能再冲动了。”

王某的媳妇在一旁说:“赵局长来咱家也不只一次了,大热的天,因为你这个事情操了很多心,也作了不少难,咱也不给王乙那个老头上蹩劲了,全当花钱买个教训,拿了钱咱也是个解脱,不再为这事烦心了。”

“赵局说了,不是不能拘留你,人家也是同情你,如果你再上蹩劲、死拗头,不是给赵局找为难吗。”

王某听媳妇说的句句在理,态度也软了下来。王某最终被赵海亮的辛苦付出所打动,答应第二天履行1.9万元的判决义务。

从王某家里出来,笔者看得出来,赵海亮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赵海亮说:“现在农村许多被执行人抱着‘打了不罚,罚了不打’的心理,以为我已经进监狱服刑了,赔偿款就不给了,其实不是这样,服刑期满后,赔偿款依然要赔偿,服刑和赔偿是两码事。王某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案例。”

此时太阳虽然已经偏西,但风已经很凉爽,警车疾驰在乡间油路上,我们还要赶往下一位被执行人家中去做工作,毕竟还有很多申请人在等待赵海亮的消息……

在执行局工作17年以来,赵海亮没有惊心动魄的事迹,也没荡气回肠的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在执行岗位上勤恳工作、默默奉献和十七年如一日对执行工作的无怨无悔。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