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人物
打印本页
法徽闪烁下的绿色背影

路再远,总有几步是踩在心坎上的,迟早转身,总会发现,那些深深浅浅的脚窝里早已经草长莺飞成为人生中最美的风景。8月1日,一个特殊的节日,在这一天会重温当兵的荣光。  

在这一天值得铭记的故事太多太多,一床绿军被,絮着家乡的思念载着万家的平安,早也叠晚也叠,在你的手里活活叠成了父亲的一方土,叠成了妈妈的一方园;一首队列歌,饭前饭后唱训练间隙唱,一唱就是三年,一唱就是一辈子;一个小靶位,连长趴过班长修过,等到你来,靶台已经被额头的汗滴滋润得锃亮,亮得能映出老班长注视的目光。军旅生涯难忘,难忘的是铮铮铁骨,难忘的是铁汉柔肠,难忘的是战友情谊,难忘的是那些年,你我一同走过的岁月荣光,今天,我们跟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转业军人的步伐,陪他们再穿一次军装,重温当兵的点滴,回望法徽闪烁下的绿色背影。  

申诉审查庭赵则强  

二十年前的事历历在目。  

“有人冲击哨位!”民警认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口头批评了事。之后,闹事者家属又到办公区闹事。  

“让四连指导员过来,他法律学得好。”  

团长一声令下,把我叫到作战值班室。我迅速起草一份《法律意见书》,据此,公安机关将冲击哨位者拘留。  

团长在全团军人大会上表扬我自学成才。正是这次鼓励,让我走上依法带兵之路,以后,走上团职领导岗位,成为全国优秀律师,都得益于团长的鼓励! 

服务中心王书海  

2003年7月的一天,某军事院校正在举行盛大的阅兵活动,但是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大雨,不过就算下起了大雨,这次活动还是按时举行,阅兵在大雨中一切照旧,《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响了起来,噼里啪啦的雨点声瞬间被方队铿锵有力的步伐所淹没,方队官兵整齐划一向前进,展示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誓言和信念。  

当时,还是一名学员的我很荣幸参加了这次活动,雨中阅兵画面历历在目,终身难忘,硕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我感觉到冰冷异常,身体微微颤抖,当军歌响起的一刹那,我身体热血沸腾,身上的雨点仿佛被瞬间蒸发,我感觉到了一种力量,叫军人力量。  

难忘峥嵘岁月,难忘军旅生涯!  

服务中心孙杰  

回顾军旅生涯,记忆中印象最深刻、最难忘记的是新兵连晚上的紧急集合训练了,紧急集合不提前告之,而且大都安排在晚上大家熟睡的情况下,按照不同的战备等级携带好装备到指定地点集合,要求是“快、静、齐、全”。  

漆黑的夜里,可恶的班长吹响了急促的紧急集合哨。从睡梦中惊醒的我们,没有了训练时的麻利劲儿,全班战友手脚全乱了。虽然睡前都按顺序摆放好了鞋袜、衣服,但由于忙乱,穿秋裤时想着穿上衣,结果秋裤只穿上一条腿;穿鞋子想着打背包,结果只穿一只鞋,背包像馒头花卷一样……大家终于在一段手忙脚乱之后来到操场上,有的还用手抱着被子,有的用手提着裤子,完全是溃不成军的样子。  

新兵连紧急集合是终生难忘的,只要有战友们聚会,都会谈起新兵连时候的紧急集合训练。  

民二庭黄骏  

由于单位的工作性质,我们外出执行任务时,需先将装备经铁路运至任务地,为保证装备安全需人全程押运。  

我有幸在夏天执行过押运任务,吃住均在货运车厢,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天气酷热,晚上伴着火车轧铁轨轰隆隆的声音极难入睡,加之蚊蝇滋扰,更加难受;其次卫生问题难以解决,火车停下第一件事就是找卫生间解决内急并冲凉;最后火车遇站就停并重新编组,但往往需要等上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再次出发,无尽的等待更让人心焦。  

虽然辛苦,却更是难忘!  

民三庭任永军  

回忆起军旅生涯,思绪总会回到那个魂牵梦绕曾经战斗过的地方:雪岱山。  

它位于祖国东北边陲,因一年中有半年雪花飞舞而得名。几十年来,官兵们以山为家,以苦为乐,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将青春和热血洒向了皑皑白雪,化作对祖国的忠诚,对人民的奉献。  

如今,虽已褪去戎装,但转业不转志、退役不褪色,我将继续像“雪岱山”一样顶天立地,不忘初心,公正司法,用自己的行动真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民六庭张鹏  

部队这个大熔炉,就是淬炼精钢的地方。即使90后、00后的青年,一旦进入部队,立马变身成为绿色的钢铁铸石。  

梦想着扛着钢枪的战士孙沐阳,没想到来到部队却扛起了铁锹,整天和钢筋混凝土、工程机械打交道。施工中最紧急、最难啃的任务就是卸水泥。孙沐阳这样的战士别看身板单薄,五十斤一袋的水泥扛在肩上就跑,来回三四十趟,老兵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小孙笑着说:“咱起码也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这点活不算啥”。任务完成了,小孙和老兵们瘫在地上看着天空中闪亮的星,小口嘬着烟。  

有一次,连长带队用钢板铺苫基坑,黄土高原施工,基坑深达八、九米。连长加孙沐阳六人一组,抬着一块钢板往作业区域移动,走了几步,孙沐阳不见了。连长急的连声喊:“孙沐阳、孙沐阳……”没有回答。连长走到附近的基坑,蹲下来又喊:“孙沐阳、孙沐阳……”,基坑深处传来声音:“连长,我没事……”听见回答,连长双眼涌出了泪花。  

那床被,那些歌,那个靶位是你此生永远无法抹去的绿色胎记;那座山,那条河,那座营盘,是你此生梦里都不可能走失的故乡,向二中院全体“老兵”致敬。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