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手记
打印本页
一个眼神,一盏明灯

  秀阿姨是我执行的一起健康权纠纷案件的申请人。2018年6月18日早上,我第一次见到秀阿姨。当时她拄着拐杖,由儿子搀扶着进了我的办公室,约莫五六十岁的年纪,羸弱得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她见到我,用低沉而又近乎沙哑的声音对我说:“法官啊,你帮帮我,我都不想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抬头注视了一下她,只见她眼眶里满是泪水,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我娘以前是挺爱说笑的一个人,因为这件事,她现在时常躲起来默默流眼泪,我看她这样也挺难过的。”秀阿姨的儿子说道。

  2016年12月8日早上,秀阿姨像往常一样去菜市场买菜,然而命运弄人。正当秀阿姨准备进肉店给孙女买点猪肉包饺子的瞬间,一块150多斤的铁板从天而降,像一道晴天霹雳,彻底地打乱了她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因二楼施工过程中安全措施的纰漏,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多发性肋骨骨折、胸椎压缩性骨折并横突骨折、锁骨骨折、脑震荡、头皮挫裂伤,一连串的专业术语背后,她承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伤痛。

  因这个事故,秀阿姨只能常年在家休养,家里收入本来就微薄,如今少一个劳动力,多一个人长期吃药,令这个家庭不堪重负。秀阿姨也因此落下病根,每到阴雨天,多处伤口便会复发,如刀割一般疼。除了身体上的痛,秀阿姨还有块心病,虽然赢得了官司,但被告潘某从此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纸判决书成了法律白条。她想不通,为啥自己受到这么大伤害,对方却能这么心安理得。一向开朗的她,从此变得沉默寡言。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给你执行到位的。”我坚定地回答道。就在眼神对视的那一刻,我便在心里许下一个承诺,我要为她执行到底!

  送走了秀阿姨娘俩,我立马开始了“围猎”行动。按照判决书的地址,我找到了潘某的老家,但村里人反映,潘某常年不在家住。回来后开始查银行卡、车辆、房产、工商登记……一网下去,收获寥寥。一叠财产查询反馈表,只有银行卡里几十块的余额和一辆豪爵牌摩托车。我有点垂头丧气,加上办案期限将至,秀阿姨的案子又属于可终结本次执行的范畴。没有办法,我上门找到了秀阿姨。

  “阿姨,真不好意思,你这个案子我尽心了,目前没找着人也没找着钱,按照我们的规定呢,你的案子可能要走终本程序。不过你放心,终本的意思不是不管你的意思,你这个案子我还会继续查找到底的。”我怀着一丝愧疚的心情说道。

  “敖法官,该配合的我会配合的,你们也难,我能理解。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秀阿姨回答道。

  回去的路上,我想到秀阿姨这么理解和配合法院的工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也不是一无所获,不是还查到一辆摩托车么,查监控!”突然,我脑子里灵机一动。

  说干就干,回去开好介绍信,我开始去市里的各个派出所查监控录像。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排查全市街道各个路口的监控录像,我发现原来潘某没有走远,他骑着那辆摩托车,早出晚归,经常出现在新余市白竹路附近。虽然断定潘某就在白竹路附近,但是因为路上的监控并不是无死角,我还是没办法准确判断他的具体住址。

  “既然就生活在这一块,总会留下痕迹!”我心里想。

  果然,经过我再次撒网式的寻找,排查白竹路附近各社区的水、电、气、宽带等生活缴费记录,终于锁定潘某的准确住址。经过蹲守,潘某终于现身,案子打开了缺口,不久潘某便履行了义务。这个案子终于执结。

  时隔两年,秀阿姨那个眼神依然恍如昨日,时常浮现眼前,它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执行的路。

  (作者单位:江西分宜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任喆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