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时讯
打印本页
浙江:“赛马机制”激励106名法院院长解决执行难

  3月31日下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2021年第一期“院长论坛”,全省106家法院院长围绕“坚持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主题提交书面交流文章,提措施做法、亮成效经验,交流向“切实解决执行难”迈进的路径办法和实战案例。论坛采取“赛马机制”,择优确定10家法院院长交流发言,浙江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魏新璋作点评。

  破解执行难是一项系统工程。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唐学兵、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蒋卫宇、宁海县人民法院院长石坚强、桐乡市人民法院院长许邦清都认为,必须完善党委领导下的综合治理格局。绍兴中院打造贯通立审执破全过程的“三自两驱”闭环工作体系、推进执行“一件事”改革,丽水法院建立“市区一体、市域统筹”的执行模式,宁海法院打造综合治理执行难“三个一”工程,桐乡法院与公安、银行、税务等10余家单位建立执行协作机制,均是坚持党委领导、部门协同联动综合治理执行难的有益实践。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院长叶青、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院长张军斌、永康市人民法院院长楼常青提出,“切实解决执行难”要从过去的末端治理向源头治理转变,强化法院内部立审执破各程序精准衔接。镇海法院首创“自动履行正向激励”,永康法院将“执源治理大推进”纳入该市“一月一镇平安大会战”,均着眼于源头治理,狠抓矛盾前端化解,形成“自动履行为主,强制执行为辅”的局面。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徐亚农、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院长徐乐盛、龙游县人民法院院长祝志昌提出,要以改革创新的办法攻坚克难。温州中院创新完善执行审计、执破融合、执行信访等工作机制,迭代升级“在线执行”为“智慧执行”,黄岩法院自主研发财产处置监督系统,打造执行“数字驾驶舱”,龙游法院运用信息化手段编制执行地图,探索深度清理、区块攻坚的集中执行模式,均是以创新的方法探索“切实解决执行难”的有效路径。

  魏新璋对10位院长的发言进行点评,认为各法院介绍的经验做法和取得的成果,很有针对性、创新性和实效性,浙江高院将加以归类梳理、培育总结、适时推广。关于切实解决执行难,魏新璋提出要求:

  全省法院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把执行工作与党政工作大局结合,融入到社会治理中,着力构建完善“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联动、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格局;必须坚持源头治理,抓前端、治未病,处理好司法被动性与能动性的关系、强制和善意文明的关系、立审执破各程序之间的关系、正向激励和失信惩戒的关系、线上与线下的关系;必须坚持驰而不息,久久为功,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向“切实解决执行难”的目标迈进;必须坚持创新驱动,数字赋能,打破法院内外网数据壁垒,建立与协作单位互联互通的应用平台,落实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不断深化、拓展、完善智慧执行内涵,在更高水平上实现切实解决执行难。

责任编辑:任喆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