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时讯
打印本页
安徽肥西:寒风不减执行温度 通力化解执行难案

  一场交通事故,彻底改变了两个家庭的命运,一边是含辛茹苦、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半边天”,一边是家破人散、惶惶不得终日的“老赖”。历时弥久,两位法官勠力同心、抽丝剥茧,异地寻人找物、查控资产,一朝化解执行难案。

  道路千万条 安全第一条

  2014年3月的深夜,驾驶小型客车的董某某迎面撞上驾驶重型货车的彭某某,致董某某当场死亡。董某某醉酒逆向行驶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彭某某未定期进行年检且超速承担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董某某的父母、配偶、子女作为共同原告将彭某某诉至安徽省肥西县人民法院,该院一审依法判处彭某某赔偿26万余元。

  历久弥坚 执行路漫漫

  由于彭某某家庭并不富裕,董某某一家的维权道路坎坷又艰辛。2014年,事故发生时彭某某仅支付2万元的赔偿作为丧葬费;2015年,即便法院处置了彭某某名下的货车,扣除了评估费、停车费后也只剩下的1万多元;直至2018年,彭某某才支付了1万元赔偿款。2019年5月,法院干警前往安徽省六安市叶集镇调查彭某某名下回迁安置情况,并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其名下安置房进行了查封。2019年年底再次约谈了彭某某,虽然承诺了春节支付2万元,但直至2020年10月也只到位了6000余元。

  面对着年过七旬的老人及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遗孀一遍又一遍的哭诉这些年的艰辛与苦闷,执行员杨霄亮暗下决心,“人已经不在了,也只有法院的强制执行到位,才是自己对死者及家属最大的告慰。”

  躲避债务“假离婚” 明断是非“强执行”

  经过调查,2017年1月彭某某与陈某某协议离婚并进行了公证,约定房屋归女方所有,无共同债务、各自债务各自承担。面对明显偏袒一方、对赔偿款只字未提的协议离婚,执行员杨霄亮起了疑惑,于2020年11月底着手开展了摸排。

  首先是通过电话联系陈某某,询问生活现状、工资收入、子女抚养、交通事故赔偿等问题,并制作记录。随后前往民政部门查询现在的婚姻状况,发现二人均未再婚;在户籍地银行查询陈某某、彭某某账户余额及往来明细,得知陈某某名下银行存款15万元、每月工资转账2000余元、大额收款的转账附言与回迁、装修有关;便衣走访邻里,打听二人生活近况;到学校询问教师对这家人对孩子的教育情况。种种迹象表明,虽然彭某某、陈某某登记离婚,但二人仍保持密切联系、近期有可能要解决回迁房的选房及装修问题。

  杨霄亮在冻结陈某某银行账户后,便传唤陈某某、彭某某二人到执行局,告知法院的调查结果及已采取的强制措施。面对执行员的分析,彭某某表明自己的现状:“事故发生后,自己也是日夜回想,愿意按照判决来偿还;最近确实是有回迁的选房,这些钱里面有二人的各自借款得来,其中还有别人的分房款,希望法院及时解冻,赔偿款今后按期偿还。”杨霄亮答复道:“这样的协议离婚明显是躲避债务,且法院判决的赔偿款优先执行,若二人愿意共同偿还,法院可以主持,促成双方达成和解,以减免赔偿金额。”二人商议后表示接受法官建议。

  现场调查知虚实 分别调解有奇效

  在了解申请人的执行请求以及摸清了彭某某二人的现状后,该案的执行方案已大致成熟。杨霄亮一方面告知彭某某再筹款3万余元备用;另一方面带董某某父母到六安市叶集镇,实地查看彭某某的生活现状。回到执行局,了解董某某的父母、配偶对这个案件的看法后,杨霄亮提出由彭某某一次性再支付17.5万元以了结此案,三人商议后表示同意。

  彭某某却说无力再支付另外的2万余元。尽管知晓双方生活均不易,但杨霄亮仍给出最后通牒,已经为你方免除近4万元赔偿款,这17.5万元不能再商议,10日内凑齐,否则回迁房不予解封。元旦后,又经过两轮协调,1月4日在朋友的帮助下,彭某某凑齐了上述款项,双方签订协议后,案件最终执结。

  案款分配出难题 司法关怀解纠纷

  面对执行到位的17.5万元,董某某的父母、配偶再次陷入了困局。原本协商均由董某某父亲领取,但由于对孩子生活、教育支出产生争执,董某某配偶提出由于老人对孩子教育花费的不舍,会耽误了孩子的升学,希望能多给子女预留资金;董某某的父母表示钱都要会留给孩子,但自己养老也需要钱。虽然在以往的执行中,一案中多名申请人的案款分配是由申请人自行协商给出方案,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质,杨霄亮决定综合各方意见后,提出折中方案。经过反复协调,最终达成由父母领取5万元,其余均存入子女名下银行账户。

  执行攻坚,让公平正义在“最后一程”触手可及。在执行过程中,肥西法院坚持执行措施既有力度又有温度,坚持强制执行与温情司法多措并举,以实际行动演奏执行的“和谐乐章”,用司法为民之心诠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真谛。


责任编辑:田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