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动态 > 执行时讯
打印本页
浙江湖州:善意执行有温度 保住民生“菜篮子”

占地面积150亩,营业用房6万多平方米,商户600余户,日均交易额7000万元……作为浙江省湖州地区最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浙北农副产品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浙北农贸市场)每天商客云集,热闹非凡。此前,因浙北农贸市场背负抵押,一度面临被司法拍卖的境地。执行过程中,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秉持善意审慎执行理念,保住了浙北农贸市场这个大“菜篮子”的正常运营。

  农贸市场成为被执行人

浙北农贸市场的法定代表人杨法庆算得上是湖州第一代企业家,19岁做贸易白手起家,40岁出头成立浙北农贸市场,细心经营。市场发展走上正轨后,杨法庆依然没给自己留下一点空闲,2004年开始进军钢铁制造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危机发生在2013年。那一年钢铁行业不景气,价格下跌,因为观念落后缺乏资金协调能力,钢铁制造公司陷入经营困境。无奈之下,杨法庆决定用浙北农贸市场做担保向银行抵押贷款,解救危机。出乎意料的是,钢铁制造公司没能救回,最后还欠下了银行2亿巨债。

  2014年11月起,各家银行开始陆续到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归还借款本金和利息。其中一家银行将涉及的贷款作为不良资产转让给了一家资产公司。资产公司在2017年下半年也起诉到了吴兴法院,要求归还本金及利息2600万余元。

  一共14个案子经过判决都进入了强制执行程序,浙北农贸市场成为了被执行人,必须想办法还上。考虑到其作为湖州地区最大的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浙北农贸市场的重要性、信誉和可发展的空间都较为突出,申请执行人自愿与其达成和解——暂缓执行。

  疫情突袭带来危机

今年5月,资产公司向吴兴法院申请恢复强制执行,想拿回执行款进行资金周转。

  “受疫情影响,资产公司本身资金吃紧”,案件承办人娄亚龙陷入两难。申请执行人着急实现债权,可如果贸然处置案涉抵押房产,极有可能会引发其他申请执行人要求启动司法拍卖的连锁反应。浙北农贸市场作为湖州市的“菜篮子”工程,任何变动都会直接影响周边群众的日常生活以及市场内600户商户、2100余人的生存就业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年疫情防控期间,浙江省商务厅要求全省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进行价格公示,浙北农贸市场的批发价全省最低。但这并不是自然形成的。

  杨法庆说,一个礼拜至少有三天,他会在凌晨四点准时出现在市场里。因为市场主要经营的还是批发生意,许多摊贩会在凌晨来进货。如此一来,他便可第一时间掌握整个湖州的菜价。看到有价格飙升的产品,他就会第一时间寻找外地的好菜,管控价格。

  “不说有多大成就,至少也是尽力做点事情。疫情之后芹菜涨到8块/斤,我就发动身边关系找到山东4块/斤的货,牛肉涨到50块/斤,我就立马去找价格更合适的。”杨法庆很苦恼,“如果查封冻结,那真的就没办法了。还有这些商户怎么办?”

  一边是不断催促的申请执行人,一边是关系民生的“菜篮子”工程,这道选择题该怎么做?

  引入第三方转让债权迎来转机

市场继续“存活”保民生?债务如何偿还?面对上述境况,承办人娄亚龙一直在想解决办法,“这对双方都很重要,当事人和民生权益都要保障。”

  经过多方沟通,法院提出了一个顾及双方利益的解决方案:确定由市场寻找第三方企业加入,协调申请执行人放弃部分债权,将债权转让给第三方,由第三方申请变更为申请执行人,原申请执行人债权获得清偿,可及时缓解资金压力。另外第三方要与市场达成执行和解,同意暂缓处置抵押物,保障市场正常经营。

  资产公司同意后在8月成功转让债权。期间,承办人娄亚龙也把这样的解决方案告诉了其他相关申请执行人。截至目前,共三家第三方企业接手了近1亿债权。

  着急的申请执行人和浙北农贸市场负责人都松了口气,市民可以照常买到好菜,“吃”保住了。在市场经营务工的人也不用急着另找出路,娄亚龙和同事们也大大松了口气,“这是多赢。”

  后记:最近,我们在浙北农贸市场见到了刚从上海找好菜回来的杨法庆。61岁的他穿着藏青色Polo衫,黑色双肩包单肩挎着,风尘仆仆。“接下去还是要继续管好湖州人民的‘吃’。”杨法庆微微笑道。

责任编辑:任喆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