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浙江玉环:被执行人晕倒了 法官力求“最优解”

res02_attpic_brief (1).jpg

申请执行人将货物搬上货车。 张 辉摄

一边是一再失望却未曾放弃的申请执行人,一边是看见法官就血压升高无法站立的被执行人,面对争议颇大的双方,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张辉选择善意执行,达到“最优解”。

执行遇瓶颈希望似在前

2017年,李某向郑某购买生产材料,欠下9万余元货款未还。随后双方经调解达成协议:李某分七期进行支付,若有一期逾期,郑某可就未履行款项申请强制执行。玉环法院确认该协议有效。

然而,李某连第一期都没履行,郑某便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查控,除了一套无法处置的农村老房子以外,李某名下并无其他财产,而他本人也一直联系不上。

“法官,他家有很多货,估计值点钱!”5月,郑某向张辉提供了一条财产线索,并表示愿意带着他一同前往位于路桥的李某家。

玉环至路桥途中,张辉有些担忧:未曾谋面的李某遇到强制执行会是什么态度,会不会强硬抗拒?李某家中的货物怎么处置,能否达到这件案子的执行标的额?

标的起争议身体出问题

车子停在李某家门前,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占地三间的两层楼房,李某占中间一间,半是作坊半是住宅,门前凌乱地堆积着货物和原料。

看到车,有人从房间里迎面走出来。“就是他,这个就是李某!”在一旁的郑某按捺不住叫出了声。随后张辉向其出示证件表明来意。李某无奈地摇摇头,表示妻子前几年生病去世,花去了大量的医药费,自己身体也不好,的确没有履行能力。

“这么多货不都是你的吗,拿来抵债绰绰有余了!”郑某针锋相对。“法官,这些货物有些不是我的,是别人放在我这里的啊……”听到法官要查封这些货物时,李某突然站立不稳,手扶身旁堆积的杂物几乎要倒下。

“我爸身体不好,他应该是看到你们有点激动,血压上来了,能不能让我先带他去一下附近的卫生室?”李某儿子在旁有点慌了。

思考片刻后,张辉同意了李某儿子的请求,并开始清点堆积在屋旁的货物。临走前,李某颤颤巍巍地指着一堆货物说道:“我的那部分你拿去好了,可别人的货物不要动啊!”

病床前谈判协议终达成

李某的货物在暴雨中被装上了货车,随后郑某要求把其他的货物也拉走。是相信李某的话只处理一部分,还是全部查封等待案外人提出异议?

此时,附近村民慢慢向此处围了过来,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起来——李某确实因病致穷、经营不善、负债累累。村里看他可怜,就让他和儿子在家门口的空地搞了一个制作遮阳棚的临时小作坊。

“看来不是故意‘赖’,的确是遇到了一些困难。”张辉开始思考怎样让这次雨中执行有些温度。在征得郑某的同意后,张辉带着一行人到了卫生室,组织双方进行了一场病床前的协商。

“把这些货物都执行了吧,这样应该够还我的钱了”“欠你钱是我的不对,但你也要讲道理,这些货物真的是别人的……”双方各执一词,谈判陷入僵局。

此时,张辉将郑某拉到一边,对此事进行了分析:“货物我们可以全部查封,但如果后续有人对这些货物的权属提出异议,会拖很多时间。或许你可以等,但李某等不了,货物查封后他的小作坊就要倒闭了,以后拿什么偿还债务?”

“再说,如果查封的那批货物最后认定不是他的,你就啥都拿不到了。所以我建议你先把那批确定的货物拉走抵偿一部分债务,剩下的让他缓口气再分期偿还。”最终,郑某同意仅对部分货物进行执行。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李某自己的货物作价3.1万元折抵部分债务,其余未履行债务分期履行。

看着躺在病床上签下协议的李某,张辉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虽说案件没有最终执行完毕,但这应该是目前的“最优解”。申请执行人郑某不虚此行,拿到部分货物抵债,被执行人李某的身体没有出现大状况,经营的生意应该不会受到特别大的影响,分期履行也有希望。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