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上海松江:微执行 国家项目“大显身手”

res02_attpic_brief.jpg

上海松江法院执行局法官崔宁通过执行移动办案平台与申请执行人联络沟通。张愉欣摄

“这个微信小程序太方便了!”在安徽老家接受隔离措施的申请执行人王先生由衷地感慨,他没想到,自己不用去上海就可以和法官顺畅沟通,更没想到,仅仅一个月,公司拖欠他的伤残补助金等钱款就执行到位了。疫情期间,一位又一位像王先生这样的当事人感受到了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微执行”的厉害。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示范应用

崔宁是松江法院执行局的一名执行法官,王先生是他承办案件中的申请执行人。

在建筑公司工作的王先生因工负伤造成七级伤残,经劳动仲裁部门裁决,建筑公司应当支付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30余万元。今年1月2日,王先生网上申请执行,随后,松江法院通过移动微执行系统向建筑公司发送了电子执行通知等材料。2月5日,崔宁通过“执行互动”与王先生谈话确认了公司付款事项及法院依法执行完毕的结案措施,完成了电子归档。

“只要在微信上搜一下上海微法院小程序,通过身份认证,在首页选择地方特色‘一案一群’,就可以与执行法官连线了。”王先生对“微执行”印象深刻。

崔宁使用的“执行互动”和王先生嘴里所说的“一案一群”都是上海法院移动微执行的组成部分,这是一个基于微信平台的交互系统,不仅可以移动、互动,还与法院内部的案件管理系统关联。

“这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示范应用的结果。”松江法院副院长张永红说。

据悉,松江法院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8年度公共安全专项(司法专题)“全流程管控的精细化执行技术及装备研究”项目的示范应用法院,该项目是最高人民法院为“切实解决执行难”,借助科技部立项联合攻关的国家重点研发项目。2019年年初,项目牵头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函请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松江法院为应用示范法院,松江法院于3个月后上线运行了“执行智能辅助技术装备暨执行移动办案平台1.0版”。

“我们在上海高院执行局、信息处的指导和研发单位的支持下,边试点,边完善。”张永红介绍。

记者在平台上看到,针对当事人通过网上立案发来的电子化申请执行材料,执行法官运用全国法院网络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房产、车辆、银行账户等财产进行查控,并通过移动微执行与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沟通。执行法官可以向被执行人发送执行通知书等材料,申请执行人可以向法院提供财产线索,被执行人与申请执行人也可在互动空间协商。可以说,执行互动中发生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均会自动生成电子档案回传到内网归档。

“今年2月3日上班至今,领导带头,全局执行法官通过移动微执行,结合全国法院网络查控系统,已经办理了1003件执行案件。”松江法院执行局局长李为国做了一次统计。

记者了解到,目前,“执行互动”和“一案一群”所产生的文字交流信息、音频、视频等文件都能实时上传,即时形成电子卷宗归档,系统通过区块链技术对生成的电子卷宗进行分布式存储,每个文件会产生其独有的数值指纹后添加至区块链,文件不可篡改,这为法院的无纸化办案提供了技术保障。

“当然,如果需要纸质材料,执行法官也可以随时打印。”李为国介绍,“现在,对于无须采取司法拘留、强迁等强制措施的执行案件,我们已基本能够做到全流程网上办案。”

“我们准备在执行互动、一案一群中引入人工智能,为当事人服务,为法官减负。”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上海交大金耀辉教授告诉记者,“无纸化、智能化,全程留痕、全程公开、全程可视、全程监管是该系统的目标。”

智慧法院的“防控零接触”

以互联网信息技术助力司法,推动法院立案、审判、执行工作向网上延伸,是智慧法院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过程中,如何做到防控疫情和审判执行两不误,对法院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今年2月5日,我在家里用电脑完成了三起执行案的立案手续,真的非常方便。”律师张碧燕非常赞赏法院通过科技手段方便当事人的诉讼,“我只要通过电脑进入上海法院网,点击‘网上立案’,提交立案信息和材料就行了。”

据了解,目前,上海法院线上立案一般采用三种方式,一种是网上立案;一种是通过手机微信客户端关注上海法院12368,随后进入诉讼服务界面,填写相关立案信息并上传起诉材料,然后提交立案申请;还有一种是通过随申办市民云的“诉讼服务”平台,进入上海移动微法院进行办理。

“这三种立案方式都可以使用,当事人提交申请后,立案庭的法官会依法进行审核,符合条件的立案受理,不符合立案条件的,则要求当事人予以补正或不予受理。”松江法院立案庭庭长陈建英告诉记者。

以张碧燕在网上申请立案的三起执行案件为例,松江法院的立案法官通过网上立案操作平台,查看张碧燕上传的执行立案材料,发现缺少部分必要材料,于是法官在该案详细办理页面点击“补正”选项,并详细写明补正要求,随后,通过“申请人信息”处显示的律师联系方式,法官电话告知其网上立案已审核,但需补正。十几分钟后,张碧燕完成材料补正,立案法官通过操作平台完成补正的消息提示,重新进入案件办理,确认符合立案条件后,当场完成执行立案,整个流程还不到30分钟。

“根据上海高院的要求,我们正在大力推广线上立案,春节假期结束后上班以来,我院已通过网上立案4023件、邮寄立案2809件。”陈建英说。

记者看到,在松江法院办理的一批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双方当事人网签合同已经办理,钱也交齐,但房产公司没有将房产过户到购房人名下,购房人提起诉讼,后经法院主持调解,购房人与开发商达成了调解协议。

可想而知,像这样涉及人数多、范围较广、金额较大的案件,如果众多当事人一起前往法院申请执行,将带来极大的疫情风险。松江法院通过线上立案和移动微执行信息区块链存储实现了“零接触”。

现代科技在“战疫最前线”

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兴起,标志着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为代表的现代科技新技术与各领域的融合发展已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
记者在走访松江法院的过程中了解到,近年来,上海法院将智慧法院建设作为一场深刻的自我变革,不断将信息化成果应用于审判执行和法院管理的各个领域,目前已取得显著成效。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执行领域被广泛应用,为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带来了执行工作的历史性变革。”张永红感叹。

此次松江法院牵手上海交通大学,借助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全流程管控的精细化执行技术及装备研究”,经上海高院指定,在全国率先开展执行移动办案平台的示范应用。

目前,平台的效果已逐渐显现,这个基于微信平台的交互系统具有关联、互动、移动三大特点,通过移动APP和微信小程序,以具体执行案件为平台,将办案人员与当事人在互联网空间联系起来,实现执行案件办案全程公开、全程留痕、全程可视、全程监管,以提高执行质效、规范执行行为。

在实际运用过程中,松江法院将执行移动办案平台与上海法院网上立案系统、电子归档系统建立关联,打通案件执行的“前端”和“后端”,实现执行案件全流程网上办理。

此外,该平台还率先运用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对执行过程中产生的文字交流信息、音频、视频等文件实时上链、进行分布式存储,同时依托全国法院网络查控系统、社会化协助执行网络,实现了财产查控、协助执行等具体执行措施的“零接触”和“无纸化”。

可以说,在将大数据、人工智能运用于执行工作的过程中,松江法院以“执行移动办案平台”为突破点,以点连线、以线带面,形成了立体式、网络化的线上执行办案模式,方便了群众办事、法官办案,也提高了案件执行的效率。

“以现代信息技术助力司法,推动法院立案、审判、执行工作向网上延伸,实现全业务网上办理、全流程依法公开、全方位智能服务,是智慧法院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松江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荚振坤说。

在荚振坤看来,这次新冠疫情从某种程度来说,是对该院历年来智慧法院建设成果的一次“检验”。

“应该说,我们初步通过了考试。同时我们也看到,移动互联网等现代科技新技术是社会发展的潮流和趋势,因应这种趋势,我们要将智慧法院建设当作一项长期的战略性任务来抓实、抓好。今后,我院将继续按照最高人民法院、上海高院的要求,立足实际,不断强化信息技术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推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荚振坤对“微执行”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