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规范化是评估法院执行工作的首要维度

2020年4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法治指数研究中心发布了浙江湖州法院执行规范化指数报告。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法治指数研究中心受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研发并发布的全国首份执行规范化指数报告。

报告指出,执行工作可以从多个维度进行评估,而规范化是评估法院执行工作的首要维度,这是由司法工作的性质、破解执行难的需要、维持执行队伍廉洁、建立执行长效机制决定的。规范执行是依法执行的应有之义,是考察法院在办理执行案件过程中是否遵循相应执行程序的硬性指标,更是赢得当事人信任、捍卫司法权威的重要体现。

规范化是司法执行工作的本质要求。执行案件的办理要遵循法定程序,执行过程中的法律行为,要遵循相关的制度要求,如批准、签字、对当事人的告知、送达等。虽然,“处处留痕”有过度追求形式而备受诟病之嫌,然而法院案件的办理比其他任何公权力行为都更强调“案卷排他规则”,处处留痕既有助于回查案件,又有助于倒逼案件办理过程的规范化。不合程序要求的执行活动有时可以换来真金白银,但更多情况下可能会由于权力失控而导致当事人权益遭遇损害,换来对法治的破坏。宁可走过所有程序一无所得,绝不可为了一部分案件的债权实现而违规违法操作。通过执行规范化切实推动法院应为必为,必将推动执行工作回归执行的基本规律。

规范化是应对执行难题的现实需要。执行难是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叠加交织的集中体现,是内因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内部原因看,过去一段时间,执行规范化水平不高、执行人员力量和能力不足、执行工作管理不够规范不同程度存在,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现象时有发生。从外部原因看,社会诚信水平不高、财产登记和监管制度不健全,执行案件数量激增、执行法律法规滞后、对逃避执行的反制手段有限等因素制约了执行工作的发展。与审判工作相比,由于统一的执行立法缺失,加上部分干警素质不高,执行不规范的现象较为突出,解决执行难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消除这种执行不规范的现象,做到应为必为。因此,规范化不仅是司法工作的本质要求,更是法院治理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的现实需要。

规范化有助于打造廉洁的执行队伍。在以往执行实践中,由于执行不规范,当事人需要联系执行人员才能推进执行案件的办理,“吃拿卡要”现象不同程度存在,腐蚀了执行队伍的廉洁性。执行规范化就是要求执行人员在分到执行案件之后按照法定的程序在法定的期限内进行财产的查询、控制、处置、案款发放等,合理规范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的边界和尺度,既无需申请人反复联系执行员催促进度,也不给被执行人留有逃避执行制裁的空间,避免执行人员的随意操作,最大限度防范了人情案、关系案的发生。

规范化是建立执行长效机制的关键。为解决执行难,中国曾开展过多次专项行动,但未走出执行难反复回潮的怪圈,究其原因是未建立执行长效机制。专项行动虽然对于清理历史积案、集中整治某一类案件有所成效,但是这种运动式执法未对法院的执行工作产生革命性影响,也未留下多少有价值的制度机制。执行长效机制的建立,必须紧紧围绕执行的“一性三化”,即强制性和规范化、信息化、阳光化,其中规范化是第一位的,执行强制性的提升、信息化的应用和执行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都必须以规范化为前提,没有规范化,其他都只能流于形式或昙花一现。

规范化与执行质效长期呈正相关。规范化评估着眼于执行过程,而执行质效是从结果对执行工作进行评估,两者应该具有正相关性。一般而言,执行过程规范到位,执行行为应为必为,执行力度必然会提升,长远来看,执行到位率等质效数据会向好。然而,执行质效还受经济形势等外部环境的影响,在经济下行态势下,即使执行力度加大,执行效果也未必理想。因此对于执行评估而言,执行质效指标只能作为评价执行工作的参考,而不能作为考核指标,否则,单纯强调结果导向,势必扭曲执行行为,带来数据注水造假。

通过规范化评估改善执行生态。随着执行规范的不断出台和执行案件的日益复杂化,执行规范化评估将促使法院领导对执行工作产生新认识,将规范化作为新时代法院执行工作的必然选择,逐步树立执行规范化理念,从而重视法院的执行工作,优化和保障法院的执行队伍。随着执行过程的公开透明和对执行过程的监督参与,案件当事人和人民群众也对执行工作有一定的理性认识和合理预期,对于法院穷尽执行措施、应为必为的案件,无论结果如何,能够给予一定程度的理解和接受。法院执行的规范化、标准化为社会客观评价法院的执行工作提供了衡量尺度,从而改善执行的外部环境。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