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广西桂林:跨越25年 一个鞠躬泯“恩仇”

44.jpg

被执行人雷某某(左)向申请执行人申某鞠躬致歉。周浩摄  

一场车祸,涉案当事人都已离世;一个鞠躬,化解了两代人的恩怨。2020年3月6日,一起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的儿子,按照约定时间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一场跨世纪的和解,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让在场的执行法官也为之动容。  

一场事故:两个家庭蒙上阴影  

1994年2月24日,时年40岁的雷某像往常一样,驾驶着他的残疾三轮车准备去拉货。当车辆行驶至桂林市铁西加油站附近时,与突然横穿马路的申阿伯相撞,导致申阿伯倒地头部受伤。  

雷某马上拦了辆出租车,将申阿伯送往医院,但73岁的申阿伯还是因重型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认定,雷某无证驾驶,在此事故中负主要责任;申阿伯在横穿快车道时没有注意到快车道车辆动态,负次要责任。  

“父亲身体一向都很好,还经常锻炼。这样突然去世,给我们全家和亲戚朋友带来了很大的精神痛苦。”申阿伯去世后,他的儿子申某在悲痛之余将雷某起诉到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他认为雷某应该对父亲的死亡负全部责任,要求雷某赔偿申阿伯死亡补偿费、医疗费、丧葬费等共计21万余元。  

“我当时的车速很慢,并没有直接撞人。我看到申阿伯跑出来时赶忙刹车,但他的伞挂住了我的车,就倒在了地上,才酿成了悲剧。”对于申某的说法,雷某觉得自己不应该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自己之所以没有保护现场,是因为着急送申阿伯去医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后,雷某能及时送申阿伯去医院抢救治疗,还是尽了人道主义的。根据交警部门认定,雷某应赔偿申阿伯的经济损失。最后,法院判决雷某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6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因雷某家庭经济困难无力偿还赔付款,案件进入执行阶段。  

尽管雷某家经济状况窘迫,但执行法官对此案的执行工作始终没有放弃。“我们一直关注着被执行人雷某的动向及财产状况,通过不定期线上网络查控和线下传统调查的方式。”象山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周浩说。但遗憾的是,被执行人雷某身有残疾,离异后还要抚养小孩,没有固定收入,确实无力履行,案件也一度陷入僵局。  

一波三折:四任法官接力不放弃  

2014年,雷某达到退休年龄后,每个月有1600元的退休金。法官同时了解到,雷某退休后生活困难,且患有多种基础病。  

“不是我不想赔钱,现在有退休金了,我也愿意让你们扣划。”法官再次登门敦促雷某履行法定义务,雷某这样对法官说道。在与申请人申某沟通后,法院依法每月按时划扣雷某600元退休金作为赔付款。  

“我病情恶化,身体大不如以前了。”一年后,执行法官突然接到雷某电话,称他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医疗费用剧增,能不能不要扣划退休金了。  

经了解,雷某每天需要大量治疗费用,只靠微薄退休金度日的他捉襟见肘,法官只好暂时停止扣划赔付款。至此,法官总共扣划了9600元执行款。  

法官还了解到,在此期间雷某虽通过继承获得父辈遗留的一套70平方米拆迁安置房,但该房为其一家人安身立命之所,如果继续强制执行,被执行人的生存权会受到严重影响。  

“本以为可以继续执行的,出现这种情况就陷入了僵局。”上任执行法官龙韧向申某解释清楚后,获得了申某的理解,最后依法裁定终本执行,案件再度被推向未知。  

2018年底,雷某因病去世。2020年1月,申某向象山区法院提出申请,要求恢复执行处置雷某遗留房产。  

法院审查后认为,被执行人雷某死亡,发生法定继承法律事实,应追加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为本案被执行人,在被执行人的遗产范围内承担本案债务,并向被执行人儿子雷某某发出追加裁定和执行通知书。  

一个鞠躬:打开两代人心结  

“为什么要让我执行?我不能接受。”得知父亲去世后自己被追加为被执行人,雷某某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  

主办法官周浩了解到,雷某某家庭经济情况也不容乐观。雷某某育有一子,但不幸的是他的孩子身患先天性疾病,需要花钱治疗,生活困苦不堪。  

面对此景,法官也犯了难:一边是申请人迟迟兑现不了胜诉的权益,一边是被执行人凄苦的人生遭遇,此事该如何进行?为了妥善化解纠纷,周浩通过电话,从事实和法律的角度和雷某某反复进行思想沟通。  

“案发当时我还没成年,父亲因为没钱赔付,被拘留了几次,每次都是我骑着自行车去拘留所接他回家。他这一辈子没享过福,这次,再难我也要把父亲欠下的债还清。”与周浩推心置腹的一番谈话后,雷某某已是声泪俱下。  

周浩趁热打铁,组织申某和雷某某在线调解。最后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体谅到雷某某家庭经济困难,申某主动提出雷某只需付赔偿本金和部分迟延履行金即可。为表达诚意,雷某某向法院申请要与申请人申某见面,当面履行义务。  

“对不住,让你们等了这么久!”2020年3月6日,在象山区法院法官和其他人的见证下,雷某某将5000元赔付款当面交到申某手中,随后向其深深鞠了一躬。  

“终于可以给九泉之下的父亲一个交代了”。接过赔付款,申请人申某也不停擦拭着眼中的泪水,想到自己去世的父亲,心中也感到一丝安慰。  

3天后,雷某某按照约定将剩余的9000余元尾款转到了法院执行账户,法院随即将这笔执行款交给了申某。至此,发生在25年前的这场交通损害赔偿纠纷案终于得以执行完毕。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执行战”中,我们看到了法院执行的温度。  

“这个案件标的额虽然不大,但是关系老百姓的民生生活,作为法官应该一棒接着一棒干,切切实实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周浩说。

责任编辑:孙欣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