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执行攻坚:快马加鞭未下鞍
——2019年人民法院工作亮点回顾系列报道之三

    执行,意味着生效判决的兑现,事关人民群众对司法的信心和信任。“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人民法院对人民群众作出的庄严承诺。

    2019年3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宣布:“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自此,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迈入了新的历史阶段。

    在过去的一年里,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积极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成果,保持执行工作高水平运行,建立和完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努力向党中央提出的“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的工作目标稳步迈进。

    持续发力,绝不让“执行难”卷土重来

    “‘基本解决执行难’实现后,执行攻坚能否持续?会不会回到原来的状态?”2019年3月12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有记者尖锐提问。

    “我非常自信地告诉各位,肯定不会。”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向记者表示,目前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已经进入良性循环状态。

    何为“良性循环”?一批长期形成的历史积案被全面清理,让人民法院卸下沉重“包袱”,轻装前行;“1+2+N”执行信息化系统为法官日常工作提供便捷、高效的辅助支持;不断完善的信用惩戒制度已初步实现社会治理与法院执行工作的良性互动……

    一年来,人民法院继续坚持日常工作与专项执行相结合的工作机制,加大重点案件的执行力度,强化重点管理工作落实,推进人民法院执行工作保持高水平健康发展。

    ——对人民群众关心的案件加大执行力度。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重点督办130余件涉金融债权执行案件,截至2019年11月底,为金融债权人执行到位10亿元,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对涉党政机关、涉军、涉民生等特殊案件实行分类管理,形成常态化督办机制,促进党政机关带头履行生效裁判。完善涉民生案件优先立案、优先执行、执行款优先发放的“三优先”长效机制,开展涉民生案件专项执行活动,有效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对案款管理系统进行全面规范。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对全国法院“一案一账号”系统进行全面摸底调研,下发系统建设指导意见、机理图、流程图、技术规范等,并逐一进行验收,进一步加强对执行款物的管理和风险防控。

    ——对执行不规范行为进行严肃整治。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联合监察局自2019年9月底以来,分3批对12个省高院就14件执行案件启动“一案双查”,对不规范执行形成了有力震慑,起草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执行工作实行“一案双查”的规定》印发全国,“一案双查”机制在全国法院全面推开。

    完善机制,保障执行工作持续稳步推进

    要从长远上、根本上解决执行难问题,不但要“治标”,更要“治本”。

    近年来,在人民法院全力攻坚之下,执行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与人民群众的期待相比,还有哪些差距?还存在哪些制约执行工作长远发展的综合性、源头性问题?哪些机制亟需完善?

    2019年7月,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下发《关于加强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意见》,就加强执行难综合治理,深化执行联动机制建设,加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等作出重大部署。

    一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多个涉执行司法文件,积极推动执行长效机制落实落地,进一步健全完善综合治理执行难大格局。

    《最高人民法院平安建设考评办法(执行难综合治理及源头治理部分)》以扣分与加分相结合的方式,定期通报、动态管理,推动中央文件得到贯彻落实,让“系统治理、综合治理”可量化、可评价;《关于深入推进律师参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意见》,充分发挥律师对执行工作推动作用,不断完善专业人员深度参与执行工作机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进一步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的若干意见》,在突出执行强制性依然是执行工作主线的前提下,从合理选择执行财产、严格限定执行范围、灵活采取查封措施、优化财产变价流程、审慎进行信用惩戒、用好执行和解制度等方面对善意执行、文明执行提出明确具体要求;《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进一步完善执行转破产机制,分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

    2019年,在民事强制执行法立法方面亦有突破。为实现对执行程序的有效规范和全面指引,最高人民法院牵头起草的民事强制执行法草案,已于年内形成草案征求意见稿。

    探索创新,奋力向“切实解决执行难”目标迈进

    “雷霆出击,莫存侥幸;打击拒执,举报有赏。”2019年9月,杭州市民刷朋友圈时,可能会被这条来自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的“微信悬赏令”吸引。针对一位执行标的额达1.7亿余元的失信被执行人的线索,如群众举报有效,其“执行悬赏金”可高达886.76万元。

    申请执行人只需向保险公司缴纳一定金额保费,购买“悬赏保险”,便可申请悬赏征集执行案件线索,充分发挥了保险的经济杠杆作用,扭转了以往申请执行人长期被动等待的局面。

    这类“执行+保险”的创新,正是近年来各级人民法院不断创新优化执行手段、执行方式、执行措施,进一步拓宽财产查找渠道的一个缩影。

    执行不停步,改革无穷期。在法律框架内对执行机制进行的积极探索、严谨创新,也让人民法院向“切实解决执行难”迈进过程中,步履更加坚定、从容。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关于深化执行改革健全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的意见——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纲要(2019—2023)》。

    该意见是未来五年指导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科学发展的纲领性文件。10个方面的主要任务、53项具体工作,让关于“切实解决执行难”的具体行动路径逐渐清晰。

    新起点上再谋划,重整行装再出发,执行攻坚的道路上,人民法院从未止步。2020年,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将继续向着更高层次、更高标准、更高水平、更高质量不断前行。

责任编辑:孙欣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