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正向激励与信用修复机制实践指南

2019年9月18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现场会,向全市法院推广镇海区人民法院自动履行正向激励机制和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信用修复机制。两大机制有何差别与关联?在全市推广后又如何具体实施?

两大机制异曲同工

相比较而言,镇海区法院的自动履行正向激励机制旨在将问题解决在“执行前”,要求当事人自觉履行在先;江北区法院的信用修复机制则重在将问题化解在“执行中”,允许当事人纠正失信行为,从而促进执行案件的根本解决。

虽然关注点不同,但两项机制都深入贯彻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的理念,通过正面引导的柔性方式鼓励促进当事人诚信履行裁判义务,不但有助于化解执行难题,回应人民群众司法新需求,还能有力推动社会信用体系的完善,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和推广价值。为此,宁波中院专门出台具有可操行的实施方案,使两项机制尽快落地生根。

推广正向激励机制——让自动履行者享有红利

宁波中院正式推广的自动履行正向激励机制强调立案、审判与执行多环节、多部门衔接配合,全方位引导督促当事人自动履行法律义务,从源头上控制案件进入执行程序。比如,立案时,法院应主动向当事人双方送达《自动履行告知书》;调解时,法官应全面细致评估债务人的履行诚意和履行能力,合理确定履行期限和履行金额;对于达成调解协议的案件,原则上应要求债务人当庭履行完毕,不能当庭履行的,应加强违约条款运用,并引导当事人注重担保条款运用。

根据该机制,自动履行的当事人,可依法予以适当减免案件受理费;经当事人申请,可出具《自动履行证明书》;探索建立将自动履行与提升信用评价挂钩机制,定期将诚信履行名单推送至市场管理、税务等部门和金融机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使自动履行的当事人获得相应的社会信用评价。

推广信用修复机制——让诚信履行者“造血再生”

宁波中院推广的信用修复机制是指,将被纳入以及已经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愿望,为提高其履行能力,可以正当事由向执行法院申请信用修复,经法院审查认为符合条件的,可暂停对其适用信用惩戒,包括暂不发布或在失信名单中屏蔽或删除失信信息、缩短失信惩戒期限、解除出入境限制、解除与提高履行能力相关的限制高消费等。

失信信用修复申请由失信被执行人向执行法院提出,需同时具备五大条件:经传唤于规定时间到达法院配合执行,严格遵守财产滚动申报规定,严格遵守限制消费令,配合人民法院处置现有财产,有部分履行行为及明确的履行计划。存在妨碍、抗拒执行,恶意规避执行等情形的,不得申请信用修复。

法院经审查,认为符合信用修复条件,应制作决定书,即时解除信用惩戒措施,并推送信息至信用平台;认为不符合条件的,应作出不同意决定书,被执行人6个月内不得再次申请。申请执行人对同意信用修复决定有异议,可向法院提出异议。法院将对信用修复者实行滚动式审查,发现不符合条件,立即恢复适用信用惩戒措施。

责任编辑:杨智源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