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1900余万职工债权全额清偿
北京破产法庭助力民营企业解困重生

da.jpg

图为万瑞飞鸿公司部分职工来到北京破产法庭,现场领取工资款。王伟 摄

导读

2019年8月7日,万瑞飞鸿(北京)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瑞飞鸿公司)的原职工终于在北京破产法庭领到了拖欠数年的工资。管理人通过现金或转账的方式共计向103名职工发放1900余万元,该案的职工债权全部实现现金清偿,39名公司原职工从全国各地来到现场,见证职工债权发放过程。此前,在北京破产法庭和破产管理人的大力推动下,万瑞飞鸿公司已建成近2000平方米的新生产基地,公司重返市场的准备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

从受理重整申请、批准重整计划到促成重整计划执行的阶段性成功,北京破产法庭始终坚持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导向,果断抓住稍纵即逝的拯救时机,创新机制,辨证施治,通过充分发挥破产重整制度对民营企业的及时保护、能动保护、实质保护作用,助力民营企业重新焕发勃勃生机,同时在破产重整中也实现了对民生权益的最大保障。

转折:民营企业重组迎来曙光

万瑞飞鸿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致力于循环系统介入治疗领域医疗器材研发生产的民营企业。作为北京市和中关村园区的“双料”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拥有14项国家专利技术。其中,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产品NOYA(“诺言”)药物洗脱心脏支架,采用先进的生物技术和设计工艺,具有优秀的临床效果和良好的市场前景,产品销售网络发达,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然而,与多数困境民营企业遭遇的发展问题一样,自2016年3月起,万瑞飞鸿公司由于内部管理问题以及市场经营方针出现偏差,公司资金链断裂,生产经营陷入危机,资产和银行账户被查封冻结,面临被债权人强制执行“瓜分”的局面。在企业深陷泥潭、生死攸关之际,债权人向北京破产法庭的前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申请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制度是破产法拯救功能的集中体现,对于仍然具有拯救价值的企业,如果能够通过破产重整制度加以挽救,避免破产,对债权人、债务人、股东、职工乃至关联企业等各方都是多赢的结果,都具有积极意义。无疑,万瑞飞鸿公司先进的研发技术、完备的生产工艺、严格审批的相关资质和发达的销售网络等多年积淀下来的有形以及无形资产,使其具有挽救价值。但是,公司也存在数额巨大的资金缺口、内部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近乎瘫痪的管理体系以及百废待兴的生产工作等各种问题。同时,万瑞飞鸿公司重整还面临着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很快失效的严峻形势,由于NOYA药物洗脱心脏支架注册证有效期截止到2021年,在续证之前公司必须完成3000例临床病例随访并提交总结报告,一旦错过续证有效期,产品将丧失上市资格。

显而易见,万瑞飞鸿公司的重整之路并不平坦,各种矛盾问题交织叠加、错综复杂,各方利益纷争暗流涌动、日趋激烈,但是合议庭认识到复兴契机对一个深陷困境企业的重要意义,破产重整可能是万瑞飞鸿公司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帮助和支持民营企业卸下包袱、重返市场,是破产重整制度的独特功能作用,也是破产法官的职责所在。在充分尊重市场判断的基础上,北京一中院于2018年8月13日裁定受理了债权人对万瑞飞鸿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这一天,万瑞飞鸿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永丰科技园里的3000多平方米的原厂房内虽然仍是寥无声息,但却悄然迎来了一线生机。

重整:撬动企业再生的唯一支点

既要针对万瑞飞鸿公司这家运行了十余年的民营企业沉淀下来的顽疾对症施治,更要力争实现万瑞飞鸿公司重整的终极目标——尽快恢复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合议庭成员在深入研究分析的基础上,形成上述审理思路,并就万瑞飞鸿公司的“症结”开出“综合诊疗方案”:

一是确立市场化、法治化重整路径。避开民营企业内部利益纠葛的“暗雷”,合议庭在受理后的第一时间即确立了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的审理思路,成立投资人招募评审委员会,最终以公开竞争的方式确定一家同为医疗领域的公司作为最优投资人。同时,由于医疗器材公司运营中涉及采购营销、市场维护及渠道拓展等专业工作,合议庭指导管理人吸收具备医药企业经管经验的专业人员进入团队,补强管理人知识结构和履职能力,形成团队复合管理结构,对公司的管理理念及管理模式进行系统性再建。

二是确立快速重整方案。鉴于万瑞飞鸿公司重整的时限性要求,合议庭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在依法保护各方权益的基础上,通过制定管理人工作进度表、确定临时债权额并赋予临时表决权、集中处理债权确认纠纷等,快速推进重整程序。

三是确立利益平衡保护机制。重整期间,近200家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数额逾5亿元,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对此,合议庭与管理人及时与各方利益主体进行深入沟通协调,并赋予权利主体充分的参与权和表决权,如重整计划草案因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故设立出资人组进行表决;确立小额债权分段清偿机制,草案规定对普通债权中金额在50万以下(包括50万)的部分进行全额现金清偿,超过50万元的部分清偿比例可达23.6%;听取职工诉求并制定对职工债权进行全额现金清偿的方案等。

最终,投资人在重整计划草案中承诺“投入不低于2000万元帮助万瑞飞鸿公司恢复生产,投入不低于4500万元运营资金,并提供总计不低于1.2亿元的现金用于偿债……”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这份重整计划草案承载了对万瑞飞鸿公司重生的所有希望。经过表决,债权人会议高票通过上述重整计划草案,其中担保债权组、税款债权组均为全票通过,职工债权组、普通债权组赞成率分别为91.52%、80.57%,出资人组赞成率为91.94%。2018年12月24日,北京一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终止重整程序,此时距离万瑞飞鸿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仅4个多月。职工、债务人、投资人、管理人分别向合议庭送来锦旗,盛赞合议庭“人民公仆”“扶危救亡”。

温度:来自柔性司法的关怀

利民之事丝发必兴。努力提供更好的司法保障和服务,增强各方主体,特别是民营企业、弱势群体的获得感和认同感,从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到北京破产法庭,这支专业的队伍始终秉持纯粹的初心,坚守司法为民的使命。重整计划批准后,他们并没有将重整计划的执行止于纸上,而是扎扎实实落实到民生权益的保护上,成为司法温度的传递者和民生权益的守护者。

万瑞飞鸿公司的职工债权具有人数多、金额大、拖欠时间长等特点,企业原有职工逾100名,但自2016年3月起,企业陆续开始拖欠职工工资等,管理人确认万瑞飞鸿公司欠付103名职工工资、社保等款项共计达19328510.4元,每名职工欠付数额从数千元至百万元不等,欠款时间普遍达到2至3年,其中51名职工曾经通过劳动仲裁等程序追讨欠款,31名职工申请强制执行,但因万瑞飞鸿公司严重亏损,职工维权并无结果。“在万瑞飞鸿公司破产清算条件下,职工债权的清偿率很低,但是破产重整能让职工债权实现全额清偿。可是职工普遍对重整计划的执行没有太高期望,今天的结果确实出乎他们的意料。”该案的承办法官刘彧在发放现场介绍说。

这次得到清偿的职工中有不少困难职工和老职工,他们的维权之路折射出危困企业中职工们的生存处境,也牵动着合议庭成员的心。陆女士和杨女士都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担负着赡养生病老人和抚养未成年子女的重担,曾经因为失业导致全家生活陷入困难,这次分别领到欠款76万元、31.5万元;刘晶、张静等四位员工,公司停薪时均处于孕期,本来更需要得到保障,却因公司停止经营失去工作,这次分别领到欠款8万元、17.6万元;还有数名从外地赶来的职工,不为数额多少,只为分享职工权益得到保护的喜悦……发放现场,职工们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表示,没想到公司破产了,还能补发工资,而且是一次性全额现金补发。职工代表对合议庭从案件审理到重整计划执行的每个阶段,体现出的专业、细致、耐心的工作作风表示衷心感谢,称赞合议庭“切切实实解决群众的民生问题,让群众切身感受到人民法院对群众利益的保护和救济”。

“企业破产重整的红利不仅要惠及企业,更要惠及职工等弱势群体。在破产重整的司法理念构建和程序推进中,民生权益保障尤其是弱势群体的权益保障始终是合议庭重点关注的问题,破产审判不能简单地就案办案,它需要体现司法的温度、体现司法的关怀。”审判长郑伟华说。

“重整危企解困局,保护职工暖民心。”司法的脉脉温情和厚重的人文关怀,力透职工送来的这面火红色锦旗,跃然呈现。

守望:司法服务创新再出发

“生命所系,止于至善。”万瑞飞鸿公司原生产基地里悬挂的横幅上书写着这八个大字,然而对于一家保有高科技却深陷泥泞的民营企业来说,要践行这样的信念,已是勉为其难。

以司法服务创新,以创新驱动发展。在万瑞飞鸿公司破产重整案中,如何最大限度地释放企业科技价值,盘活企业优质资产,校准企业的发展方向,始终是合议庭关注的焦点。

万瑞飞鸿公司的核心资产是心脏支架的生产能力,因此让企业在保留运营价值的基础上,实现管理权和股权的顺利移交成为重整计划执行的关键。但因重整计划的执行不仅涉及多个职能部门,在公司股权变更、法定代表人变更等环节面临诸多障碍,而且涉及执行、破产等多个程序的有效衔接。加之,债权人、债务人、投资人、职工等各方利益主体诉求多元,在具体事务安排上存在较大分歧,导致重整计划在接管公司核心文件、保留企业核心科研资料以及新建生产基地等计划实施上一度陷入僵局。为此,郑伟华多次组织合议庭合议,逐一寻找破解瓶颈僵局的办法途径。

由于各种原因,管理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接管公司之前积累的病案资料,没有这些资料,公司续证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此,承办法官冒着凛冽的寒风,多次奔波往返万瑞飞鸿公司原生产基地,协调投资人、债务人以及管理人办理交接手续。终于,当装满生产许可证以及3000个病案等资料的三大卡车缓缓驶出原生产基地后,后续的病案回访工作和生产证续期工作得以顺利启动。在合议庭和管理人的共同努力下,企业原始厂房顺利腾退给产权人,新旧生产基地顺畅衔接,新的生产线以最快的速度开工建造。

目前,按照重整计划,2000万元恢复生产资金已经到位,第一笔偿债资金5000万元也已到位。破产管理人已向公司新的运营团队交接管理权限,并在北京破产法庭的指导下对重整计划的执行继续进行监督。万瑞飞鸿公司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的新生产基地已经建成,生产线开始试运行,企业已具备复产能力,NOYA心脏支架重回市场并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破产重整的积极效果不仅惠及债务人、债权人、投资人和职工,而且将在更广范围内惠及素未谋面的患者,实现法院和企业共同的初衷和希冀。

“根据北京市委、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印发加快科技创新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系列文件的通知》,当前,高精尖产业已经成为北京经济增长的‘领头羊’。根据北京市委、市政府为全市产业发展绘就的‘路线图’,医药健康是北京市重点发展的高精尖产业之一。”北京一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吴在存介绍说:“万瑞飞鸿公司不仅具备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而且生产经营方向符合北京市的产业政策,重整成功不仅体现了人民法院为依法化解民营企业债务负担,激发民营企业活力和创造力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而且也能为提升北京地区高技术产业增加值贡献一份力量。”

山穷水尽时,柳暗花明处。正如今年1月,吴在存在北京破产法庭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北京破产法庭成立后,要灵活采取多种重整模式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创造力,切实发挥重整制度对破产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债务负担化解、产业层次提升和市场空间拓展方面的积极作用,保护企业家创新创业积极性。”北京破产法庭将不断探索创新,勇于担当作为,努力诠释新时代破产审判工作者的初心和使命,为营造首都法治化营商环境贡献司法智慧和力量!

责任编辑:董星雨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