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指南 > 执行问答
打印本页
规范+透明 上海执行“智能管家”的一体两面

da1.jpg

上海一中院召开规范透明执行办案软件启用仪式暨新闻发布会。龚史伟 摄  

当事人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如何了解执行进展到了哪一步?怎么才能联系到执行法官?自己的胜诉权益何时才能兑现?……这些问题如何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解决,一直是执行工作的难点。  

为更好地搭建当事人与执行法官之间的沟通桥梁,实现执行工作的透明化、公开化,推动执行工作向标准化、规范化、专业化、信息化发展,今年2月26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启用了该院自主研发的“规范透明执行办案软件”。如今软件已启用两个多月,运行状况如何?当事人、执行法官等又有什么样的使用体验?且跟随笔者来了解一番。  

从无到有:信息化助力执行规范透明 

坚持信息化思维,利用信息技术推动执行工作的便捷高效、规范透明,是上海一中院一直在努力的方向。2018年9月,上海一中院就启动了软件的研发工作。历时半年有余,多次打磨,这个沪上首个以执行规范透明为主题的软件于今年2月26日问世。  

启动仪式上,上海一中院院长黄祥青表示,软件以加强执行法官自我约束为起点,以着力解决执行当事人实际司法需求为方向,主动将执行过程全面透明化,接受监督,以公开倒逼执行,力促解决执行难工作实现更大突破。  

据了解,软件在执行当事人、执行法官和执行局局长之间搭建了一个良性沟通、有效互动、自我规范、监督管理的平台,形成三位一体的工作布局。  

对执行当事人而言,软件最大的特点是信息公开和有效沟通。如执行案件立案后,软件以短信形式主动告知执行流程的重要节点以及相应的期限;执行过程中,软件会在第一时间发送短信,告知当事人特别是申请执行人执行措施采取情况及结果;执行结案前,软件会征询申请执行人对执行的意见并及时反馈。这样,就充分保障申请执行人的知情权,促进申请执行人与执行法官的有效沟通,还可解决申请执行人“找法官难”的问题。  

对执行法官而言,软件更像是一个得力的智能小助手,帮助执行法官辅助办案和自我管理。软件结合办案流程中的关键节点和时间期限进行“智能推送”,辅助执行法官制定每周工作计划,并提醒其在某时间段内应完成的事项。  

对执行局局长而言,软件可助力实现重点监督、规范执行的目的。利用软件的专业化统计功能,执行局局长可查看每位执行法官的工作计划,实现对全局执行案件的整体掌握;执行局局长还可监控所有案件环节是否超期,对重点案件、当事人诉求等全程关注,进而适时督促、管控。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盛勇强表示,上海一中院研发的执行软件,在保障执行当事人,尤其是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大力加强内部管控,为一些执行领域长期存在的问题提供了解决之道。  

从有到用:实用便捷提升执行质效  

从无到有是零的突破,而从有到用,则是发挥软件效用的关键。  

为使软件充分发挥实效,上海一中院印制了软件使用宣传手册,在执行立案时向申请执行人免费发放并指导使用。笔者注意到,宣传册还放置在该院立案大厅、诉讼服务中心等场所,方便当事人自取,以让更多的执行当事人知晓和使用这一软件。与此同时,该院对全体执行干警进行了三次集中培训,执行局每周例会通报执行干警软件使用情况,督促执行干警自觉并熟练使用软件。此外,信息技术部门干警实时在线、随叫随到,解答执行干警关于软件运用的各种疑问,并开展各种点对点、手把手地培训。  

债权人王明就自己和债务人胡刚的民间借贷纠纷案至上海一中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立案结束后,王明就收到了一条短信,载明:“王明,为了加强执行公开服务,请登录【短信链接地址】查阅《金钱给付类执行案件流程告知书》。本条短信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过12368短信平台发送。”王明介绍,他通过点击短信中的链接,查看到了执行相关流程,如财产查控处理时间期限等,让自己对案件执行过程了然于心。  

几天后,执行法官张华松通过软件向王明发送了一条短信,“你在本院的案件,目前已办理的事项如下:我院已对被执行人胡刚名下的银行账户、股权等财产进行了网络查控和线下查控,财产查控结果信息将在法官审核后及时发送给你,若你有财产线索提供,请登录【短信链接地址】进行回复。”  

张华松表示,这条短信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是能让王明及时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增进王明对自己的信任,同时,王明根据短信链接提示,也能将新的财产线索第一时间向自己反馈,可以大大节省自己的时间成本。  

在张华松和王明的共同努力下,案件终于顺利执结,欠款直接打到王明银行账户上后,王明也收到了告知查收执行款项的短信。王明说,自己以前也有过申请执行经历,但这次的执行让自己印象深刻,软件发送短信非常及时、便民,让执行过程“看得见”、执行法官“找得到”。  

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上海一中院通过软件对220余件案件当事人发送了共计1400余条短信。借助便捷实用的软件,有效实现了执行的公开、透明,加强了执行当事人对执行工作的信赖程度。  

执行法官王胜军笑称,软件是他身边得力的小助手,帮助他把在办的众多案件进行科学的分类整合。只要点击软件,就可以看到自己在办案件列表,依据软件提示制定每周执行计划并做出合理安排,既节省时间又能有效兼顾多项任务。  

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局长汤兵生介绍,软件对执行干警外出执行的集约管理功能,避免了不同的执行干警重复赶往同一城市或区域执行,有效地节约了人力资源,提升了执行质效。  

从用到优:优化升级助推更好执行  

在上海一中院信息管理中心,负责信息技术工作的办公室副主任金辉和她的团队正在讨论软件的后续优化问题。金辉介绍,软件的成功,通常都是三分建设,七分应用,执行软件也不例外。目前软件只是1.0版,近期大家在不断收集意见,进行软件优化,以不断推出新版本,让软件更好地为执行服务。  

每周一下午是执行局、信息技术部门等部门联席例会的时间。会前,执行局会把执行当事人、执行干警在软件应用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软件完善建议进行收集。会上,两部门共同研讨软件现存问题,并就解决方法进行多角度论证。技术人员最晚在下周例会时将软件的完善情况逐一反馈,根据“用户”使用体验及时对软件优化升级,提升“用户”使用满意度。  

据介绍,软件上线最初,执行法官发现部分短信发送不成功,经过技术人员一一排查,主要原因是当事人、代理人手机号码缺失或有误。针对这一问题,执行局、信息技术部门与立案庭进行沟通,提出在立案过程中,将当事人手机号作为必输项,以减少后期短信发送号码缺失的问题。经过多部门合力,最终从增加原审手机号一键导入、人工录入手机号、手机号校验和提醒三方面对短信发送不成功这一问题进行了全面改进。此外,针对短信收发时间因多个执行系统对接导致的延迟问题,经积极协调,最终确保短信发送1小时内当事人即可收到。  

除此之外,上海一中院针对软件的使用情况还广泛收集执行当事人和代理人的意见。律师陈清收到短信后,得知申请执行人的执行款项已到账。陈清表示,这种短信方式特别好,让他及时了解执行情况,但他认为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如可以在短信中直接告诉执行到位的具体金额,这样他就能第一时间了解到执行的详细结果,而不是非得通知当事人去银行或登录手机银行查询才能得知。针对这一反馈,信息技术部门及时改进和优化,目前该类短信内容已作调整。  

软件上线两个月有余,目前,上海一中院还在不断完善软件各项功能,如新增执行信访录入功能等。软件还将继续完善优化财产处置流程、执行法规库检索功能等。  

“我们将持续关注软件运用,不断优化升级,以推动执行工作更加规范、透明,在提升执行当事人获得感和满意度的同时提升执行工作质效。”上海一中院副院长汤黎明表示。  

(文中所提当事人均为化名)  

即问即答  

问:如何解决当事人“找法官难”的问题?  

答:由于执行工作的特殊性,执行法官经常在外工作,因此客观上的确存在当事人“找法官难”的问题。执行当事人可通过软件发送的短信链接,点击下拉菜单,将执行相关问题向执行法官反馈,如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等,执行法官在收到提示后,即便在外出差,也可第一时间通过手机登录软件,回复当事人,形成双方及时有效的沟通互动。  

问:如何保证当事人使用的便捷性?  

答:在当下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和微信的使用已十分普及。软件设计利用手机短信、微信平台主动告知当事人执行进展和结果。当事人通过手机随时随地了解案件情况,并向法官提供财产线索等。  

问:案多人少背景下,是否会增加执行法官工作量?  

答:软件充分运用数据分析技术提供智能辅助办案功能,根据不同类型执行案件的特点,结合法律规定的执行流程和执行措施,自动向执行法官推送执行工作计划、紧急事项预警、集约办案建议等;软件为执行法官提供电脑端和手机端两种使用平台,方便执行法官操作。此外,软件自动发送被执行人失信、限高等情况至当事人,尽量减少执行法官工作量。  

问:有哪些举措促进软件应用?  

答:一方面,继续注重对执行干警的培训和使用反馈,并做好软件的优化升级;另一方面,加强对执行干警的软件使用考核,督促其使用,确保执行干警会用、多用、按要求使用软件。此外,通过媒体宣传、自媒体推送、宣传册发放等,向社会公众推广软件,使公众了解、使用软件,倒逼执行干警熟练使用软件。

责任编辑:董星雨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