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交流 > 执行经验
打印本页
深度触网 司法拍卖的浙江经验

这两天,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实施处副处长冯秀成,正忙着跟税务、不动产登记等部门沟通协调,酝酿着一份新文件——《浙江不动产网络司法拍卖工作指引》。

冯秀成说:“有个别法院片面追求执行时效,就把一切税费都让竞买人来承担。我们马上要出台不动产司法网拍的工作指引,就不动产的调查执行法院应该尽到哪些责任,税费的承担方式,等等问题给它明确下来。”

冯秀成说,这份指引对拍前调查、税费负担方式、处置参考价格确定方式都有规定,有望新年后出台,将对全国不动产司法拍卖起到标准规范作用,“有的竞拍人可能是拿了一辈子的积蓄来竞拍法院处置的不动产,我们法院呢有责任将这些网拍的资产状况调查得更全面更仔细,我们想通过这一系列的规范,使我们的司法网拍更加公正阳光。”

今年7岁的司法网拍诞生于浙江。法院把被执行人的财产放到网上,用竞拍方式公开处置。

2012年7月,宁波北仑法院把一辆宝马轿车放到了网上拍卖,引来20多万人围观。经过两天共53次竞价,吉林的姚先生以33万元拍下了车子,成为中国司法网拍的第一位尝鲜者。他说:“19万9,起拍价嘛。我当时就开了四五个网页吧,我一直在刷新。然后在最后一秒钟我出了一手价。有一点小紧张,挺刺激的。”

微信图片_20191230172316.jpg

有购车意向的竞买人到现场看样

过去,司法拍卖一般委托给拍卖公司操作,拍卖公司可以按照成交价向买卖双方分别收取佣金。这不仅加重了被执行人的负担,更让债权人权益受损,导致执行难。

冯秀成说:“‘槌子一响,黄金万两’。一件标的额1000万元的执行物品,拍卖机构根据拍卖法规定最高可以得到100万元的拍卖佣金,那法院把这个拍卖机会给谁就等于把这个佣金给了谁,这里头就很容易产生权力寻租的空间和司法腐败的情况。”

2012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与淘宝网达成合作,零佣金的阿里司法拍卖系统上线,北仑和鄞州两家法院率先在淘宝上免费“开网店”。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吕宇说:“可以说颠覆性的,你在自己家里在网上你报名就可以了,全社会都在监督。从技术上切除了串拍的这种土壤,包括利益输送的可能性。”

很快,浙江各地法院陆续加入了网拍行列,各自摸索创新,为司法网拍打补丁。

2013年,温州的莫女士看中了温州鹿城法院拍卖的一套商品房,却无法在短期内支付上百万元的房款。对此,鹿城法院在全国率先搭建了司法网拍按揭贷款平台,莫女士向法院交纳30%首付款,银行把余款划到法院指定账户。随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推出了“一键贷款”服务。

2016年,杭州江干法院引入第三方机构,协助制作拍品的视频、图文说明。江干法院执行法官金涛说,这样一来,法官可以更专注于拍卖本身,买家也能更好地了解拍品,“他们有专门的400电话24小时接受咨询,还利用无人机航拍、VR全景等尖端科技,让意向竞买人在家就能俯瞰标的物周边全貌,完成室内、室外全景看样。标的物了解清楚了,竞买人就更能放心大胆地下手了。”

在最早试水司法网拍的宁波,所有司法拍卖都已经上了网。北仑农商银行资产保全部总经理王芳芳,就曾以申请执行人的身份经历了多次司法网拍。她说:“把这个抵押物的价值最大地释放出来。就是有可能,你这个拍卖的价格,可以覆盖了这个债务,剩余多余的价值还可以返还给借款人,双方的利益共同得到保障。”

微信图片_20191230172320.jpg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主页截图)

如果说传统的司法拍卖是1.0时代,司法网拍是2.0时代,那么直播的司法网拍就是进入了3.0时代。今年“双12”,浙江的法院首次尝试了用直播的方式来做网络司法拍卖,成交量惊人。

“海景房是第一个拍品,强烈推荐……”

2019年12月12号,宁波两名制服笔挺的法官在淘宝上开直播“带货”,海景房等53件拍品都是法院查封扣押的财物。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决处处长金首是当时“带货”的其中一位法官。她说:“青岛海景房是一个知识产权纠纷的案件,被执行人要赔偿1000多万吧。然后我们就把他的两处房子(进行处置),一处在北京我们已经卖掉了,还有一处在青岛。”

“5、4、3、2、1,成交!……”

根据规定,海景房的起拍价打了5.6折,不限购。经过64轮竞价,最终被青岛的刘先生收入囊中。他说:“面积是122平方,451万。这个房子的市值应该是在600万左右。客厅是朝东看海的。这种形式是很新颖的,比较公开透明,我们比较喜欢这样的。”

直播中,金首和同事精心挑选了8件拍品做重点推介。除了海景房,还有手机靓号、奔驰轿车,甚至一大片“森林”。她说:“其实我卖的是树木,它有1088株,那么后来我们就把它称之为‘森林’了。被执行人是一个苗木公司,那么他钱还不出了,他在那地方有一片树木,那么我们就给他拍卖掉。”

一个多小时的直播,成交了42件拍品,金额破亿。金首也被网友们封为“带货女王”:“(当时就)说我们比李佳琦强多了,我们带的不只是货,更是阳光执行的理念,规范执行的机制,还有公平、公正、司法的初心。”

3.jpg

(宁波中院“双12”直播司法拍卖)

从2012年截止到今年11月,浙江全省法院司法网拍累计成交3550多亿元,为当事人省下了数十亿元佣金。零佣金、公开透明、受众面广的司法网拍,也被各地借鉴,从浙江走向全国。

2015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工作的意见》,明确了司法网拍的原则、方式和程序等。2016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又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进一步规范司法网拍行为。

司法网拍的拍品,也从传统的土地、房产、车辆不断拓展。比如,波音747客机、10万吨级油轮、高速公路收费权、知名企业的股权、一条日本柴犬、三百多只梅花鹿,等等。

现在,全国有3400多家法院入驻了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覆盖率超90%。阿里拍卖总经理卢维兴说:“现在司法网拍的平台越来越完善了,特别是对那些不遵守规则的用户,我们也是会设置黑名单,包括他们如果是恶意竞拍的话,我们会罚没他的保证金。”

4.jpg

(工作人员查看网络司法网拍情况)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浙江首创的司法网拍,把互联网的思维贯彻到了法院的执行当中,充分体现了司法为民的理念,“浙江是我国司法实践机制和规则创新最活跃的地方,这些创新,很多的灵感都是从最基层、从老百姓的这个感受当中来。我们也特别期待浙江探索和创新的这样的一个范例,能够在更宽更广的范围之内,为整个中国的司法改革,贡献他们的力量。”

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范柏乃则认为,司法网拍破解了执行难的最后一公里,把整个流程放在阳光下,是社会治理方式方法的彻底转变,“互联网+法院+拍卖+执行,我们讲的是最后一公里这一级打通了。原来这个地方暗箱操作投诉,老百姓意见都很大了,现在实现了零投诉了。公平性、透明性都是大大地提高了,相当于治理的方式改变了,所以说推动了我们整个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浙江对于司法网拍的探索还远远没有结束。除了《不动产网络司法拍卖工作指引》即将出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实施处副处长冯秀成说,很多地方还在进行司法网拍领域的“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跑”的探索,“我们法院也要为买受人在不动产登记等方面服务好,比如最近宁波的宁海县法院,就与当地的自然资源规划局、税务局等机关合作,实现了司法拍卖不动产登记的零次跑,也就是买受人从签署拍卖成交确认书,到最后拿到不动产权属登记证书,一次都不用跑。司法网拍不只是让你拍得明白,也要让你拍得安心。”

责任编辑:孙欣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