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评论
打印本页
树立正确执行政绩观

正确的政绩观引导,能够激励鞭策,奖优罚劣,调动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发破解执行难的动力与活力;缺乏正确的政绩观,则容易唯数据说话,滋生形式主义。    

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决战决胜之年,全国法院面临着由社科院、中国人民大学、全国律师协会、中国法学会、央视等组成的第三方机构的考核验收。考核涉及规范执行、阳光执行、执行管理、执行保障、执行绩效等5个方面230余项指标,是对被评估法院的一次全方位体检。考核是根“指挥棒”,一定意义上说,上面“考什么”,决定了下面“干什么”。“指挥棒”提供了方向性指引,但“怎么干”却是留待各地法院自主发挥,为顺利通过“基本解决执行难”验收,各地法院铆足干劲,奋勇拼搏。但也不排除个别法院为达目的,虚高指标。因此 “怎么干”必须要有一定的政绩观作引导。    

8月以来,第三方面考评机构已经进驻第一批受评的浙江、上海等10省市。在日益临近的考核压力下,立下军令状、签下责任书的人民法院和相关执行干警应当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正确的政绩观引导,能够激励鞭策,奖优罚劣,调动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发破解执行难的动力与活力;缺乏正确的政绩观,则容易唯数据说话,滋生形式主义。更为严重的是,可能会使得数据指标与实际工作之间脱节,数据不能反映实际,从而影响上级法院作出正确的决策部署。    

什么是正确的“执行工作政绩观”?笔者认为首要的是实事求是。各级法院每位执行干警都要尊重执行工作的规律,尊重客观事实,不能一味只看数据,为了“数据好看”耍小聪明,搞小动作。人为“调整”数据,尽管可以暂时让自己摆脱执行考核的压力,却开启了弄虚作假的风气,引发恶性竞争,执行工作偏离实际,在新一轮竞争中,可能到头来受害的还是自己。   

其次是要扭转“数据越靠前越好”的观念。不同于捕捞工人“一天收割1000斤扇贝比收割999斤扇贝”效率高,执行绩效考核的逻辑更加复杂,数据靠前与工作做得好之间不能画等号。执行绩效数据是对具体执行工作的抽象,归根结底受社会历史现实等诸多因素影响,数据好不好不能一刀切,以数据绝对值一概而论,应当综合实际情况,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以“终本率”为例,一个法院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占该院执行实施案件总量的比例在30%就一定比40%好吗?不一定。诚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案件越少,说明执行到位的案件越多,这固然好。但是,除了个别执行不力、消极执行等因素外,制约终本率的最终是债务人的偿债能力,或者说是某一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环境,这是法院单凭自身加大执行力度无法解决的。    

最后要把考核压力和考核指标看作“体检表”,而不是“成绩单”。看作成绩单是把自己与他人横向比较,容易有政绩冲动,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违背执行规律,对着虚高的数据沾沾自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看成体检表则不然,它更多的是自我纵向比较,有助于客观评价自身的发展变化,对自我各方面情况形成真实精准把握,为下步发扬优势、弥补缺陷提供可靠的基础数据。

责任编辑:史梓敬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