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交流 > 执行案例
打印本页
多亮点、显成效、江西法院执行工作实现六个深刻变化

2345.jpg

1月3日上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全省法院执行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新华社、法制日报、央广网、凤凰网、中国江西网等近20家媒体记者参加了此次发布会。江西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邹中华通报了江西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和2019年执行工作情况。江西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回答了记者提问。江西高院执行局副局长罗志坚发布了执行10大典型案例。

01、“解困平台”帮助民营企业脱困案  

基本案情  

2013年5月,被执行人萍乡市华美电瓷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美电瓷)向申请执行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芦溪县支行(以下简称芦溪农行)申请借款1000万元,并以公司的土地和厂房作抵押。借款到期后,华美电瓷未按照约定还款。2015年5月,萍乡中院立案执行芦溪农行与华美电瓷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执行标的金额约为1100万元。  

执行情况  

执行过程中,华美电瓷原法定代表人袁新生为偿还债务,于2016年7月26日、2017年11月28日先后两次与芦溪农行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先后偿还银行320余万元。  

为维持企业正常生产,缓解流动资金短缺问题,华美电瓷采取高息民间借贷、引入合作方等方式,但因经营大环境及债务负担日渐加重,于2018年被迫停产。停产期间,华美电瓷的债权人纷纷提起诉讼。据统计,华美电瓷涉及执行案件15件,其中宜春法院2件,萍乡中院1件,安源法院1件,上栗法院1件,芦溪法院10件,标的金额共计3000万元。另外,还欠缴税费,有未起诉的私人借款高达数百万元。芦溪农行于2018年8月10日申请拍卖华美电瓷名下土地、厂房,收到申请后,案件合议庭进行多次讨论,一致认为华美电瓷目前共有五个生产车间,具备年生产8000万元各类电瓷产品的生产能力,该企业还能够救活,拍卖土地和厂房并非最佳处理方法。如强制拍卖可能会导致银行贷款收不回,企业解散,员工失业,其他债权无法兑现等问题出现,对企业、对社会来说,都会造成不良影响。  

2018年5月2日,为解决涉执企业的执行难问题,萍乡两级法院召开企业解困平台座谈会。同年5月21日,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萍乡市工商联印发《关于建立被执行人企业解困平台的实施意见》。华美电瓷随即向萍乡中院和萍乡市工商联提出了请求纳入解困平台重点帮扶对象的申请。拥有华美电瓷836万元债权的张某某知道华美电瓷上了解困平台后,主动以债转股、重新注资的形式对华美电瓷进行企业解困。经过各债权债务人多次协商,各方达成还款协议。最终,经多方努力,历时597天,该案扭转多输局面,迈步走向了互利共赢之路。华美电瓷于2019年7月23重新点火生产,如今的华美电瓷拥有52名员工,新增一条生产线,企业顺利通过了国家电网验收,下一步打算竞标国家电网有关项目。  

典型意义  

民营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司法的保障。执行实践中,有的被执行人企业虽然在经营中遇到困难,但仍具有发展前景,迫切需要通过招商、融资、并购重组、财产置换、债转股等方式走出困境。被执行人企业解困平台的建立,是人民法院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积极回应企业诉求,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创新举措,也是破解涉企业执行案件中财产变现难、处置方法手段单一等难题的有益探索。  

02、李某甲等3人涉黑恶势力刑事裁判 涉财产部分执行案  

基本案情  

江西省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的被告人李某甲等三人聚众斗殴一案(该案为涉黑恶势力犯罪专项案件),于2019年5月14日作出的(2019)赣0192刑初44号刑事判决书,判决李某甲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千元;判决李某乙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判处被告李某丙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该案于2019年10月21日移交立案执行。  

执行情况  

执行法院通过网络查控,没有发现上述被执行人名下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办案法官没有按照常规民事案件的思路执行,而是把提审被执行人和做家属的思想工作作为突破口。起初,家属的态度较为消极,认为人已经判刑了,付出了代价,缴纳罚金没有必要。  

后来,考虑到服刑人员能够直接影响家属的态度,在监狱的配合下,执行法官多次提审三个被执行人,在与他们深入沟通后,三位被执行人对之前的犯罪行为表示忏悔,并表示一定会好好改造,说服家属主动缴纳罚金,承担自己的法律义务。此后,被执行人家属主动到法院履行罚金共一万五千元,此案成功执行到位。  

典型意义  

为加大“打网破伞”、“打财断血”力度,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院部署开展了涉黑恶势力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专项执行行动。涉黑恶势力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不同于一般的民事执行,敏感性强,财产查控难度大,通过常规的执行措施往往难以奏效。本案中,执行干警及时把握被执行人及其家属的心理波动情况,对被执行人及其家属形成有效触动,最终促使被执行人及其家属主动履行义务。  

03、王某民职务犯罪刑事裁判 涉财产部分执行案  

基本案情  

王某民受贿、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一案,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赣02刑初1号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判决书确定继续追缴:北京东森金碧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所得赃款2800万元;北京世弘伟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职工所分赃款3916.247192万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案号为(2018)赣02执104号。本案涉及北京东森金碧投资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关某森、左某生、吴某永、赵某平等68名被执行人,案件标的为6716万余元,金额较大,被执行人人员复杂,分散全国各地,执行难度较高。  

执行情况  

在执行过程中,景德镇中院执行局召开专题会议分析案情,并制定了周密的执行方案。根据既定方案,由执行局局长亲自带队多次前往北京,走访调查被执行人住所、原工作单位,顺利查找到大部分被执行人,向被执行人送达强制执行法律文书,并向他们说明利害关系,告知拒不履行判决的法律后果,敦促其积极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对不积极配合法院执行的,法院依法采取各项执行措施,用足罚款、拘留、限高、纳入失信、限制出境等执行措施。通过执行法官的释法说理,在强制执行的有力威慑下,该案68位被执行人(其中2位被执行人已去世)中的66位被执行人先后向法院缴纳执行款,共执行到位6693万元。  

典型意义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省高院开展职务犯罪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专项执行行动的要求,各级法院切实加大职务犯罪财产刑案件执行力度,持续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本案中,执行法院全面查控涉案财产,充分用足用好执行强制措施,对被执行人形成有效警示,从而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及时将赃款追缴到位上缴国库,彰显了司法权威,展现了人民法院依法惩治腐败的信心和决心。  

04、党委政府支持、三级法院协同 537件涉民生案件顺利执结  

基本案情  

因受供应商资金链断裂影响,江西佳沃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佳沃公司)从2018年4月开始停产,拖欠537名员工工资、经济补偿、社保、工伤赔偿等共计311万元。2019年3月底,赵某华等537名员工向渝水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2018年7月,该委员会裁决佳沃公司向员工支付工资、经济补偿、社保、工伤赔偿等款项共计311万元。裁决生效后,537名员工向渝水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  

渝水法院立案执行后,敏锐地发现该系列案件涉及人员多,部分员工多次到市、区政府有关部门上访反映情况,如处理不当,极有可能引发重大群体性事件。执行法官当即上门到佳沃公司及公司所在的渝水区袁河经济开发区,初步查明佳沃公司库存产品、生产设备均已被抵押,电池产品已先行被省高院另案查封。执行法官汇总了各方面的信息,在综合研判的基础上,确定了系列案件执行思路:即争取市区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省市区三级法院协同执行,通过快速处置库存电池产品来支付款项。  

渝水法院查明,佳沃公司库存电池产品被抵押给了渝水城区建设投资开发公司,执行法院一方面逐级向渝水区人民政府、市人民政府汇报,请求做好职工的情绪化解和稳控,并解除部分电池产品的抵押。市、区两级政府高度重视,市政府责成市信访局等部门与诉访员工建立信息沟通渠道,及时互通工作信息,做好员工的思想稳定工作;渝水城区建设投资开发公司系渝水区政府主管的经济实体,渝水区政府专门批复同意从抵押的电池产品中释放价值近400万元的电池产品由法院处置,用来支付职工工资、经济补偿及工伤赔偿等费用。另一方面,又因佳沃公司的电池产品已先行被省高院另案查封,渝水法院向市中院、省高院执行局报告,请求协同执行,并函请解除查封部分电池产品。省高院执行局对此高度重视,协调三级法院执行局开展统一执行专项核查行动,并解封了部分电池产品。在和各方充分沟通的基础上,执行法院提出了一项更加富有人性化的方案,建议袁河经济开发区用另案执行到位的款项(袁河经济开发区在渝水法院有可领取的标款600万元)垫付拖欠的工资311万元,先行解决537名员工欠薪的问题,垫付款再通过电池产品处置返还给袁河经济开发区。袁河经济开发区在向渝水区政府汇报后采纳了渝水法院的方案。8月下旬,垫付的311万元已向537名员工发放。  

537名员工的欠薪问题解决后,渝水法院又开始为电池产品找起了买家。9月下旬,经过协议处理程序,江西江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购买了电池产品,支付了相应的款项。袁河经济开发区也收回了垫付款。至此,涉及到佳沃公司537名员工的537件执行案件,通过执行法官的不懈努力,终于全部执行完毕,537名下岗职工联名向执行法官致谢,该案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俱佳。  

典型意义  

涉众型民生案件一直是执行工作中的难点,如处理不好就有可能引发重大群体性事件。在本案中,执行法院从保民生、促稳定的角度,积极争取党委政府大力支持,充分发挥人民法院职能作用,高、中、基三级法院协同执行,以严谨规范的思路和扎实细致的工作实现破局,让537名员工的权益得到保护,为涉众型民生案件执行提供了一个成功样本。  

05、被执行人冒用他人身份证乘车 被行政、司法双拘留  

基本案情  

申请人王某与被执行人肖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2016年,经法院审理判决,被执行人肖某应支付申请人货款603200元及逾期利息。判决生效后,被执行人一直未履行义务。2016年11月份,申请人王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人员依法向肖某送达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并通过线上、线下查控手段对其财产状况进行调查,但其名下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经过执行法官多次上门执行,肖某陆续支付了部分款项,但就剩余款项的执行未能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2018年春节之后,被执行人肖某更换联系电话,离开常住地外出做生意,执行人员多次上门查找均未能拘传到位,案件一时陷入僵局。因被执行人未逃避执行,执行法院将被执行人肖某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2017年以来,吉安市青原区人民法院与吉安火车站铁路派出所建立联动布控被执行人协助执行工作机制,由青原区法院定期或不定期向吉安火车站铁路派出所集中推送被执行人名单及身份信息,由铁路派出所查询被执行人实时购票信息,并协助限制被执行人进站乘车。2019年春节前夕,执行人员将被执行人肖某的身份信息推送到吉安市火车站铁路派出所,对其乘车进站行为进行限制并请求公安机关协助采取司法拘留措施。春节之后,准备外出的肖某在火车站试图冒用他人身证乘车被火车站民警发现并传唤到派出所。最终,鉴于被执行人肖某存在冒用他人身份以及躲避执行、拒不申报财产等行为,吉安市火车站派出所、吉安市青原区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肖某分别作出行政拘留十日及司法拘留十五日的决定。肖某在法律的威慑下,履行了部分款项并就剩余的款项与申请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  

典型意义  

法律岂能儿戏?!任何有能力履行却试图躲避执行的“老赖”终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为解决执行工作中被执行人难找的问题,执行法院充分利用被执行人乘坐火车出行的区位优势,建立联动布控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工作机制,由铁路派出所查询被执行人实时购票信息,限制被执行人进站乘车并协助控制被执行人,严厉打击隐匿、躲避执行的被执行人,维护法律尊严、司法权威和社会稳定。  

06、执行调查显威力 深挖线索破难案  

基本案情  

原告曾某庚与被告广东天华石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华石业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新干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0日作出民事判决,判令天华石业公司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付曾某庚货款107.2927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1.4456万元。该民事判决于2018年3月27日发生法律效力。因天华石业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曾某庚于2018年4月10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当天受理。  

执行情况  

新干法院受理此案后及时向天华石业公司发出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但被执行人天华石业公司一直拒不履行。2018年7月9日,法院对天华石业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分别作出罚款20万元和5万元的决定。天华石业公司收到罚款决定书后,主动与申请执行人曾某庚协商付款事宜,并于2018年8月3日达成执行和解长期履行协议,约定2018年8月6日天华石业公司给付曾某庚货款10万元,以后每月30日之前给付6万元。但天华石业公司不守信用,仅于2018年8月10日通过公司财会人员个人账户支付曾某庚10万元。  

2018年12月13日,法院派出执行人员前往广东惠来县天华石业公司进行调查,在向工商部门调查时发现,工商登记材料中没有开户银行关于注册资金到账及金额的回函。执行人员对此高度警觉,立即前往《验资报告》上载明的开户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惠来县支行进行调查。经调查发现,天华石业公司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14日止没有在该行开户,也没有任何交易信息,《验资报告》上载明的天华石业公司在该行的开户信息和资金交易信息系虚假信息。法院还发现,天华石业公司于2011年3月6日在惠来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中国农业银行惠来县支行开立了公司账户,但天华石业公司账户进入资金后直接汇入天华石业公司财会人员和法定代表人账户中,并有一部分资金实行体外循环。2019年1月10日,法院依据申请依法追加股东洪某旦、洪某前、洪某霄为被执行人,在未实际出资2089万元的范围内对曾某庚的债款98.7383万元及利息承担给付责任。  

2019年1月30日,洪某前向新干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认为他已经在2011年2月28日缴纳了出资626.7万元,并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复制的银行缴款单,用以证明其已实际足额出资。法庭审判人员通过与惠来县邮政储蓄银行核实,洪某前提供的“银行缴款单”确系伪造。2019年3月18日庭审时,经质证,洪某前承认该“银行缴款单”系洪某旦等人伪造,当庭撤回了执行异议之诉。  

2019年4月16日,曾某庚与天华石业公司、洪某旦、洪某前、洪某霄又达成执行和解长期履行协议,协议约定四被执行人在2019年4月25日之前给付曾某庚货款40万元,余款60万元从2019年5月份开始每月给付5万元,直至付清。然而,被执行人又一次失信,洪某前、洪某霄只给付了曾某庚22万元,就再也不给。2019年5月,执行法院对洪某前等被执行人作出各罚款5万元的决定。  

2019年10月12日,新干法院再次派出执行人员前往广东惠来县执行,发现天华石业公司厂人去楼空。情况紧急,执行人员立马驱车前往被执行人洪某前、洪某霄、洪某旦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执行。经调查仅发现洪某前在晋江市英林镇英林村拥有集体土地使用权和该土地上建造有一栋七层的商住两用房屋,洪某前已将一到五楼出租到他人,租赁合同都是以被执行人妻子的名义与他人签订,租金都是支付到他人账户上。执行人员当机立断,立即到银行对未署名的三个可疑银行账户查询,发现该三账号都是洪某前儿子洪某奕(1996年6月1日出生,研究生刚毕业)账户,账户资金来源于洪某前妻子施某双,资金交往频繁、数额巨大。执行人员顺藤摸瓜,发现施某双银行账户资金大部分来自中信证券公司证券账户,经施某双确认,该证券账户持有人为被执行人洪某前,该账户至2019年10月21日止证券市值为118万元。执行人员立即发出协助扣划证券通知书,将本案应执行标的78万元予以扣划执行。至此,案件执行完毕。  

典型意义  

失信被执行人为逃避债务,总是千方百计隐匿资产,但再狡猾的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本案中,执行人员凭着娴熟的执行技巧,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及时发现被执行人虚假出资信息,依法果断追加股东为本案被执行人。在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时,穷追猛打,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最终查找到被执行人隐匿的财产,致使本案顺利执行到位。  

07、被执行人和法院“躲猫猫” 申请人提起刑事自述追责  

基本案情  

2016年6月,徐某骑行两轮电动车从余江县锦江镇老兰桥往锦江小学方向行驶,不慎碰撞到行人陈某,造成其腰椎爆裂性骨折,其损伤后遗症构成九级伤残。经交警部门责任认定,徐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余江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徐某赔偿医疗等费用共计6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徐某并未履行义务,陈某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  

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人员通过网络查控,未查询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此后,根据申请人陈某提供的线索,执行人员来到其上班的锦江镇某公司,向其送达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如实报告财产并积极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但徐某态度强硬,主观上认为其没有过错,拒绝履行,也拒绝和解。鉴于徐某拒不履行的行为,法院依法对作出罚款决定,并向该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徐某工资予以扣留。然而,被执行人徐某在当月就辞职了。执行人员到其家中多次寻找未果,不知去向。案件陷入了僵局。  

2018年7月,陈某以被执行人徐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请求追究徐某刑事责任。法院立案后,对徐某作出逮捕决定。同时,鹰潭市公安局余江分局将其列入网上追逃。天网恢恢,经过一年多的追捕,公安民警终于在徐某出租屋内将其抓获。在强大的法律威慑下,徐某终于低下了头,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表示因为不懂法才抱有侥幸逃避心理。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申请人陈某与被执行人徐某达成了和解协议且立即履行。陈某考虑被执行人徐某家庭情况,同意撤回刑事自诉,且自愿放弃部分执行款,双方最终握手言和。  

典型意义  

在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法律义务,情节严重的,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目前,拒执罪除公诉模式外,自诉模式为当事人维护自身权益提供了更广阔的渠道。本案中,当事人通过刑事自诉程序依法追究被执行人的刑事责任,人民法院立案部门、刑事审判部门和执行部门协调一致,迅速立案、依法逮捕,有效促使被执行人偿还欠款,切实保障了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08、变更法定代表人规避限高 被司法拘留终还款  

基本案情  

2018年4月8日,江西卓越电力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卓越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新艳代表公司与江西双盈电气有限公司(下称双盈公司)达成民事调解协议,承诺分期支付工程款404496元,法院据此制作民事调解书。调解书生效后,卓越公司并未按期履行。2019年6月6日,双盈公司向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同日,湾里法院立案执行。2019年10月17日,该案执行完毕。  

执行情况  

湾里法院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卓越公司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督促卓越公司主动履行债务,但卓越公司拒不清偿债务。财产调查结束后,法院也未发现卓越公司有可供执行财产,案件陷入僵局。2019年7月12日,鉴于卓越公司拒不履行债务,湾里法院将卓越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并对其发出限制高消费令。杨新艳因系卓越公司法定代表人,受到了限制消费令的实际影响,出行受阻。  

2019年8月12日,卓越公司及杨新艳分别向法院递交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证明材料,要求法院变更卓越公司法定代表人,即要求消除限制消费令对杨新艳个人的影响。经查,卓越公司确于2018年8月5日将法定代表人杨新艳变更为王德兰。通过深入调查,执行法官发现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王德兰系杨新艳配偶的奶奶,且是一名年近八旬的家庭妇女,乘坐飞机、高铁的需求不大。案件合议庭法官综合本案民事调解协议系杨新艳代表公司签订,后又于执行期间在法院限制其高消费后变更高龄亲属为法定代表人等事实,一致认定杨新艳及卓越公司拒不履行债务,存在规避执行,逃避法律责任的情节,遂决定对杨艳新司法拘留十五日。被拘留后,杨新艳主动承认错误,并与申请执行人双盈公司达成和解,且履行完毕和解协议,湾里法院遂决定提前解除对杨新艳司法拘留强制措施。2019年10月17日,该案执行完毕。  

典型意义  

实践中,存在利用公司有限责任制逃避债务、侵害债权人利益的现象,破坏了诚实信用的营商环境。本案执行法院通过深入调查,综合研判案情,对妄图通过以变更法定代表人、转让股权等方式规避执行、逃避法律责任的涉案人员果断采取司法拘留措施,促使该案成功执结。该案的执行,有力地打击了规避执行行为,倡导了诚信理念,维护了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09、寓联动于监督 法检合力促执行  

基本案情  

武汉常安置业公司(以下简称常安公司)与江西优创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创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经过一审二审,法院生效判决判定:一、常安公司支付优创公司工程款296882.19元;二、优创公司在常安公司支付完上述工程款后对面积69.8064平方米的非钢化玻璃自行承担费用调换为合同约定玻璃。民事判决书生效后,双方当事人均未自动履行生效判决,然后双方当事人都向抚州市东乡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情况  

执行立案后,东乡法院立即传唤当事人,督促双方各自履行义务,做到案结事了。但双方在如何履行各自义务存在分歧,尤其履行更换合同规定的玻璃存在巨大争议,第一次调解双方不欢而散。之后,常安公司在执行过程中把判决书确定的工程款汇入法院账户,同时要求优创公司履行判决书确定的更换玻璃义务,但优创公司坚持先领取工程款才同意履行判决义务,执行案子陷入僵局,双方的利益得不到落实。  

不久,优创公司以法院收到执行款后未立即支付给自己,向人民检察院提出执行监督申请。东乡区检察院民刑监督科在了解案情后,与执行案件办案人员深入研究了该案件的前因后果,及案件双方的争议焦点、案件执行的难点等问题,最后本着节约司法资源、高效公正地办理案件、妥善处置双方当事人置气的原则,法院与检察院一致认为该案适宜用和解的方式解决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于是在法院与检察院的共同主持下,推动双方当事人进行了第二次和解,通过情与法的结合,在坚持法律程序的基础上,积极引导双方当事人本着诚实守信、立志高远的经营理念,最终促使双方当事人当场达成和解协议,成功解决了双方当事人互为被执行人的两起执行案件。  

典型意义  

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执行活动实行法律监督。本案中,面对当事人的诉求,检察机关和执行机构没有机械办案,而是采取通力合作的方式,共同促进当事人达成和解,最终成功化解矛盾。法、检两家加强联动,既使得检察院的监督职能得到有效延伸,也使得法院节约了司法资源,提高了司法效率,真正做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10、从100万赔偿到40万和解 一个互谅互让的执行故事  

基本案情  

2018年2月,王某平驾车回家途中与吴某华发生交通事故,致吴某华一级伤残,交警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王某平负全责,吴某华遂将王某平诉至法院。经吉安县法院判决,王某平需赔付吴某华赔偿款合集近100万元。  

执行情况  

被执行人王某平,母亲因伤致残,王某平有四位姐姐,两位姐姐不幸患有残疾,家境贫寒的王某平早早外出务工。2015年,王某平父亲又被确诊癌症,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王某平见状,决定回家务工照料父母,并拿出多年积蓄购买了一辆汽车关照家用。困于经济原因,王某平只购买了交强险。  

判决后,近100万的赔偿款对于王某平而言无疑是天文数字。虽然王某平为此一人身兼五份工作积极偿还,但案件还是陷入了客观执行不能的僵局,而身为家庭顶梁柱的吴某华在暂时丧失劳动能力后,其家庭生活亦陷入困难。  

2019农历新年前夕,吉安县法院执行人员主动联合当地民警、乡镇及村委会干部,将吴某华及其亲属带至王某平家中,在亲眼目睹了王某平的家徒四壁后,村委会干部随即向吴某华讲述了王某平身兼外卖、保险、销售、货运和零工五份工作,只为尽可能偿还欠款的事实后,吴某华自愿将赔款数额和解降低至王某平能够承担的范围。王某平的两位姐姐经过法官调解,也表示愿意借钱给王某平,促其最大限度履清赔款义务,最终王某平共筹集赔偿款40万元。吴某华见状表示“大家都有苦难和不易,今天在法官们的帮助下,我解开了心结,看见王某平的赔偿决心和实际困难,我愿意尊重现实,接受法官的调解,为我们彻底解决问题”,接受了王某平一次性支付的赔偿款40万元。至此,一场客观执行不能案件终于在法官的调解和当事人的互相理解体谅下,得到了妥善圆满地解决。  

典型意义  

在“切实解决执行难”的背景下,对于客观上“执行不能”的案件,如何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对执行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本案中,执行法官积极汇聚各方合力、加强释法明理,让申请执行人认识到被执行人的积极赔付意愿和客观困难,同时向被执行人明确其赔付义务并积极筹谋划策筹集赔款,最终促使执行申请人自愿将赔偿金额降低至被执行人能够承担的最大程度,并让被执行人尽最大可能履行赔付义务,实现让当事人相互理解体谅、“各让一步”达成和解,一件执行难案最终得以解决。

责任编辑:孙欣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