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深度报道
打印本页
为困难家庭驱走阴霾
——广西柳州法院实施执行“暖心”救助工程纪实

近日,兰某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城县人民法院领到了10万元执行救助金。她紧紧地握着执行法官的手,连声道谢。至此,兰某梅申请执行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而这仅仅是广西柳州法院实施执行“暖心”救助工程的普通一幕。从2016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柳州市两级法院共对541名申请执行人进行执行救助,累计救助金额达593.71万元,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规范定位“精准救助”

8月15日,身患糖尿病的龙某伸出颤抖的手,接过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送到家里的6200元执行救助金。

“公司一直拖欠着我的工资,法院也查不到财产,一家老小几口人都靠着低保过日子,这笔救助金真是及时雨呀!”龙某说完,不禁热泪盈眶。

近年来,涉民生、涉小标的、涉特困群体的“执行不能”案件当事人成为柳州法院的主要救助对象。“6200元、5000元……救助金额虽然不多,但是如何让有限的资金用在最需要的受助对象上,实现精准救助,是柳州市两级法院在实践中不断思考和完善的问题。”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贾震说。

据介绍,柳州法院在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刑事附带民事人身损害赔偿、工伤医疗赔偿、追索劳动报酬、赡养费、抚养费等案件中,主动甄别梳理被执行人确无履行能力或履行能力不足,申请执行人生活又极其困难的情况;积极引导符合救助条件的申请执行人提出启动申请;建立执行救助案件台账,实地核查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街道、乡镇出具的家庭经济困难证明;再经由合议庭合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是否为申请执行人报请司法救助。通过主动甄别、积极引导、建立台账、认真核查、层层把关,确保了执行救助的精准公正和有序推进。

联动补位“执行不能”

1994年1月21日,宾某东与桂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签订了古亭山开发区个体园第三区第54号土地转让合同,并即时给付了地价款。然而,1998年1月,该建筑工程公司却违约将这块土地重复转让给他人,以致造成多年来宾某东有地却无法使用。

宾某东将其告上法庭。经城中区法院判决,桂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返还土地使用权转让款1.97万元及从1998年1月逾期返还产生的利息损失,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9.4183万元。

然而,广西桂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迟迟不履行生效判决。经执行法官多方调查、走访、协调,该建筑工程公司在银行无存款,也无不动产、车辆等登记信息,无财产可供执行。与宾某东因一样的纠纷、且“执行不能”、并陷入生活窘境的还有陈某怀。

这两起土地使用权转让纠纷执行案件都陷入了僵局,城中区法院转换思维、另寻他路。近日,宾某东、陈某怀的妻子都接到了执行法官电话传来的好消息:“你们的救助金有着落啦!”目前,城中区法院为宾某东、陈某怀分别报请的执行救助金11.3883万元、11.39万元均已通过城中区政法委审核。

目前,柳州市两级法院均已成立了由院长挂帅的执行救助领导小组,通过主动汇报执行救助工作和个案情况,引入政府相关部门的力量支持,推动形成“法院+政府部门”联动救助的模式,让“纸上判决”实实在在落地。

长远进位“全面造血”

最近,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陈少强为申请执行人刘某芬送上了5400元执行救助金。

“娃儿的读书有了保障,这真是帮了大忙!”刘某芬高兴地说。

原来,刘某芬与徐某萍经法院调解,达成自愿离婚意愿,并协定儿子小江跟随父亲刘某芬生活,徐某萍每月支付450元抚养费,直至儿子年满18岁为止。可是,调解书生效后,徐某萍一直未履行给付义务。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执行法官通过各种调查渠道,发现徐某萍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外出务工、至今下落不明。

经法院了解,刘某芬患有慢性疾病,只能靠给周边村庄打零工,勉强维持日常生活开支,而平时吃药、儿子小江在小学读书的费用已让这个家庭生活极其困难。因此,融水法院积极为刘某芬向政法委申请发放救助金。法官陈少强还主动联系刘某芬对口精准帮扶的扶贫队员杨扬,与其共同协作配合,力争协调当地村委、乡镇政府和民政局、卫生局,为刘某芬办理低保或慢病医疗保险。

2017年以来,融水法院建立司法救助与政府精准扶贫帮扶联动机制,对符合困难申请条件的执行人,与扶贫队员携手,积极协调有关单位、部门、企业,为其提供生活、生产以及工作上的支持,逐步形成执行救助一点、民政救助一点、社会救助一点的多元化救助格局。

责任编辑:任喆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