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评论
打印本页
“执行不能”不等于“执行难”

 针对执行难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庄严承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这让人民群众对“执行难”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对执行工作有了更深切的期盼。但与此同时,由于群众对“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认识不足,容易落入“执行万能”的误区,以致部分群众质疑司法权威,导致司法公信力受损。那么“执行难”与“执行不能”到底有什么区别呢?这里我们听听法官的解释。

“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区别

“判我胜诉了,为什么执行不来钱?”“他没财产是他的事,法院得负责给我把钱兑现了!”多年来,一些群众认为案件一到法院,法院就应负责到底,就要确保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百分之百地实现,否则就是执行不力、就是“执行难”。

生效法律文书必须得到执行,是法院执行工作的职责所在。但“必须得到执行”其实并不等同于“能够完全执行”。人民法院执行的案件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针对的就是这类执行案件;二是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也就是“执行不能”的案件。

这也即是“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的主要区别。“执行难”指判决、裁定、仲裁裁决、调解书等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本身具有履行还款义务的能力,但因种种原因无法执行的情形。原因包括,被执行人故意转移、隐匿财产,导致法院查控困难;被执行人下落不明,难以找到;有关部门不配合,导致执行工作难以顺利开展等情形。“执行不能”则指在案件的执行过程中,由于被执行人客观上确实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规定,经过人民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及相应的强制执行措施后,没有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仅发现部分财产并执行完毕,或者被执行人有财产但无法处置,申请执行人的全部或部分债权不能得到实现的案件,法院根据法律规定对案件进行暂时性的结案处理。在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后,仍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申请人也提供不出新的财产线索,则应认定为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完成一系列程序并向申请执行人告知案件的执行情况、采取的财产调查措施、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依据及法律后果等,听取申请执行人对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意见,并记录入卷。之后,才能将案件进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结案,也就是将案件认定为“执行不能”。 

终结执行或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以后,当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时,申请执行人申请恢复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恢复执行,并且该申请不受时间的限制。对于终结本次执行案件,在 5 年内,执行法院每 6 个月就会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一次被执行人的财产,符合恢复执行条件的,执行法院也会依职权主动恢复执行。

作为执行人,法官将尽己所能,但无法保证起死回生。案件能否执行到位,表象取决于执行法官是否尽力,但归根到底取决于被执行人有无履行能力。只要其有履行能力,执行的各种强制措施总有一款是管用的;但如果被执行人是真的缺乏履行能力,再多、再严厉的措施也不会换来期待的结果。

对于社会上很多群众将“执行难”与“执行不能”混为一谈,我们认为,如果把被执行人完全丧失履行能力的情形都视为“执行难”,将会造成人民法院不能承受之重,也不利于执行工作的良性发展。如果法院在“执行不能”案件上耗费过多的精力,就会让那些真正的“执行难”案件无法及时被执行,进而加剧“执行难”题。希望人民群众正确认识执行工作,科学理性认识“执行难”与“执行不能”,理解法院、理解法官,给予法院执行工作更多的耐心、信任和支持。也只有当整个社会都能正确自觉地区分“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执行难”才能真正不再难。

以案说法:什么是执行不能

财产无法实质处置 执行不能

案情简介:申请执行人程某向被执行人杜某借款69万元,经北辰区法院审理后,杜某应向程某返还上述借款,但到期后杜某未能返还,程某向北辰区法院申请执行。经查询,杜某名下无银行存款,其名下登记了小汽车一辆,但已经多次查封,北辰区法院进行了轮候查封,且该车辆目前并不能找到,无法实际处置,导致案件未能执行。同时承办法官已将被执行人杜某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限制其高消费。

法官点评:本案中,被执行人杜某除车辆外无其他任何财产可供执行,且作为其唯一财产的登记于其名下的车辆已经被多家法院查封,同时该车辆的具体处所亦无法确定,所以不能实际处置该查封的车辆,申请执行人的财产权益暂时无法实现。

被执行人被判刑 无力退赔

案情简介:被执行人王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北辰区法院的该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同时判决被执行人退赔申请执行人刘某37万元,刘某向北辰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向被执行人发出了执行通知、限制消费令,责令被执行人报告财产,法院多次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存款、车辆及其他交通运输工具、不动产、有价证券等财产情况进行查询,被执行人王某名下无存款、车辆、公司、股权、证券等财产,且被执行人正在监狱服刑。此案不具备执行条件。

法官点评:本案为刑事案件导致的附带民事赔偿纠纷,被执行人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其家人亦无能力为其支付37万元的退赔款,该案无法得到有效执行。

无财产执行 司法救助雪中送炭

案情简介:申请执行人刘某被驾驶农用三轮车的被执行人李某挂倒摔伤,造成颅脑损伤,先后进行两次手术。北辰区法院判决李某赔偿刘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67.4万元。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因被执行人李某患有多种疾病,已无劳动能力,无力赔偿,经多方查询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其家庭生活困难,案件无法执行。

法官点评:该案中执行法官多次对被执行人李某名下的银行存款、车辆、证券、房产等信息进行查询,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财产线索,申请人也未提供相关线索。执行法官多次前往被执行人户籍所在地调查,查明其确实家庭生活困难,没有执行条件。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将被执行人李某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并对其限制高消费。该案被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同时,针对申请执行人生活困难的现状,依照最高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意见》和《天津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标准》的相关规定,北辰区法院已经给予其相应的司法救助,缓解其生活压力。


责任编辑:宗平舒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