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执行新闻
打印本页
云南红河:昔日好友成冤家 执行调解促言和
昔日好友成冤家 执行调解促言和

2019年2月18日,在红河州红河县人民法院执行干警的调解下,申请执行人杨某与被执行人郭某光义务帮工人受害赔偿纠纷一案顺利执结,昔日的好友成为冤家后双方终于互相体谅,握手言和。

1_01.JPG

2014年12月,钱某范翻建自家房屋时,雇佣同村好友杨某以每日100元的工钱到施工现场搬运碎石、沙子等建筑材料,同村的好友郭某光因长期从事建筑、搅拌机浇灌工作,也以每平方米10元的工时费加入到了钱某范的房屋建筑行列。

12月6日,郭某光将搅拌机运到施工现场,为了找到适合的施工支撑点,在郭某光的指挥下,钱某范叫了杨某及其他施工人员准备将搅拌机拖到下一个平台,杨某在搅拌机前面用双手托住搅拌机,其他人员从后面用尼龙绳拖住搅拌机,当搅拌机被拖行至下坡路段时,尼龙绳突然断裂,搅拌机撞倒杨某并从杨某身上碾压而过,造成杨某8级伤残,损失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2.7万余元。

事故发生后,钱某范为杨某垫付了医疗费1.4万余元,郭某光垫付了1.8万元。此后,钱某范与郭某光互相推脱,不再支付任何费用,杨某只能将昔日的好友钱某范及郭某光告上法庭。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红河州中院,在州中院的主持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钱某范及郭某光扣除各自垫付的医疗费外,由钱某范赔偿杨某各项损失费3.95万余元,并自愿放弃申请执行权利;由郭某光赔偿杨某各项损失费4.5825万元,2017年12月底前赔偿2万元,2018年12月底前赔偿2万元,2019年6月30日前赔偿5825元。郭某光赔偿了2017年的2万元后,一直以无还款能力为由拖欠剩余的赔偿款,杨某遂向红河县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2_01.JPG

立案后,执行干警多次做被执行人郭某光的工作,希望能够主动履行赔偿义务,被执行人郭某光积极配合,东借西筹赔了1万元,但对剩余的款项就一直拖着不还,申请执行人杨某多次来县法院催办,执行干警决定再去做被执行人的工作,执行干警了解到杨某与郭某光案发前都是同村发小,平时生活中你来我往,关系很不错,但由于杨某受伤后,高额的费用支出给双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关系一度疏远。

3_01.JPG

2019年2月18日,执行干警将申请执行人杨某和被执行人郭某光请到镇政府办公室。这次,执行干警不做当事人更多的工作,而是要求双方自行协商赔偿事宜。被执行人郭某光表示,上一次赔偿的1万元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剩余的赔偿款实在无力按期赔偿了,请求延期偿还。

申请执行人杨某将收到的赔偿款的后续治疗支出、生活困难情况、子女抚养、父母赡养等问题一五一十地讲给被执行人听,希望郭某光想办法赔偿,双方你一言我一语,似乎是在讲述各自的故事。此时,执行干警说道:“你们原来是那么好的朋友,今天遇到这样的事,双方都不希望发生,但事情既然出了就要解决问题,大家都多一点相互理解,多一点担当精神。”此时,双方相互对望了一眼,也许就是这一眼让昔日的好友回想起了许多往事。被执行人郭某光表示再想想办法,到亲戚家再去跑跑。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被执行人郭某光带着欢愉的表情回到了镇办公室,一进来就说:“借到了,借到了,全部赔偿款都可以还上了。”郭某光除了2018年应赔偿的1万元外,2019年6月30日才需赔偿的5825元也一起筹齐了。看着满头大汗的郭某光,申请执行人杨某表示自愿免除825元赔偿款,双方当事人紧握双手,含泪相视,昔日的情谊尽在不言中。

朋友之间的情谊是千金难买的,俗话说上唇也有咬着下唇的时候,朋友之间出现一些矛盾纠纷属正常现象,有了矛盾就要想办法去解决,朋友之间要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包容,面对困难要共同担当,共同解决。

责任编辑:杨曌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